返回目录
说完后,安妮转身就走,费莱尼紧追在后,下一秒,安妮被绊倒在地,头部撞上一颗石头,血流如注当场死亡
一旁围观的里长好奇的问我们怎么不拍了,一得知情况,就立马决定吆喝全体居民,一块帮女主角加油,让她有信心
后来才知道<zhī dao>,因为这群临时演员演得太逼真,完全<wán quán>没有这种特效演出现场容易出现的尴尬感<gǎn>,反而<fǎn ér>让这位对岸来的女演员却步,深怕自己<his>做得没他们好
除了金宣子父亲的尸体火化,警方与检方苦劝其余4名家属开棺验尸,这在1980年代的韩国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终于在其他<qí tā>3名受害者尸体验出氢化钾
所以说阿~沟通才是一切的根本阿,这个小哥的故事当然是博君一笑,更重要的是故事背后值得学习和借镜的地方
TBS电视台的综艺节目上,主持人在镜头面前掀开布幕,邀现场来宾和观众一起<yī qǐ>来看灵异照片,只见照片中有三位男生,他们在夜晚时,站在栏杆前拍照,但定睛一看,中间这位男子脚后方,似乎有一颗惨白的鬼头啊!
在23年后的今天,这件事对日本人民还是留下了伤害,很多人仍处于沙林毒气的恐惧之中,宗教本意是安抚人心,让人们在迷失方向之余能有一个心灵上的慰藉和寄,但竟然成为恐怖份子的掩护!真让人感<gǎn>到心寒
小说 > 都市异能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二卷 游戏帝国 第3705章 改变中国从改变意识开始

第3705章 改变中国从改变意识开始


    要死,大家一起<yī qǐ>死!

    127名饮食行业老板双眼喷着火,林风要让他们倾家荡产,还让他们坐牢,这是要他们死,既然要他们死,那他们也要林风死。就算林风不死,也要让林风脱层皮,也要让林风不好受。总之,他们要拼的一身剐,将林风给拉下马。

    当然,如果可以<can>,最好还是和林风和解。毕竟,如果可以<can>,他们可不想赔光倾家荡产,还在监狱里蹲上个几年。他们愿意和林风和解,哪怕让他们付出一点代价,甚至再让他们去亲自给林风赔礼道歉,他们都可以接受。但眼下这个结果,是他们绝对不能接受的。

    “怎么办,你们说,林风他会和我们和解么?”众多老板团聚在一起,揪心着讨论<tǎo lùn>着,不知道<zhī dao>林风面对眼下这个局面会怎样。

    “不知道啊,不过眼下这大多数老百姓都认为我们的处罚太过严苛了,认为我们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死,不至于让我们倾家荡产,而且<ér qiě>现在有很多人开始相信林风想要从中中饱私囊,想要从中赚取足够的利益。而且<ér qiě>这个舆论,越来越甚,我相信随着<Along with>时间过去,林风的麻烦会越来越大。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考虑和我们和解。当然,到时我们给他一个台阶下,主动去向他承认错误,到时赔偿一点钱,就了事了。”一名负责<Responsible>这次联盟事宜的老板冷笑。

    “不错,法不责众。他林风想要和全天下的商家斗,那是自取灭亡。他再厉害<Fierce>,也不可能<kě néng>和全天下人斗!他现在不过是意气用事,想要赚名声,拿我们来当他的垫脚石,可是他却弄错了一点,拿我们当垫脚石可以,但是也要小心咯着脚!”又一名老板冷声说。

    众多老板纷纷点头。他们均相信。现在他们这些老板联合起来,林风再牛也不行。

    “那上面会不会出手?如果有行政干预,我们该怎么办?”一个老板提出一个让所有<all>人心忧的话题。

    林风和中南海的关系如何<how>,那是众所共知的。两位先生和林风关系极为融洽,这种时候<shí hou>,万一上面有行政手段下来干预,怎么办?他们就算再强,面对国家机器。那也只有引颈待戮的份。毕竟国家机器的强大,那是任何个人都无法<to be>抗衡的。

    “大家不用担心< dān xīn>这点。所谓法不责众,林风想要发疯,但是那些先生可不会。他们必须考虑一点,那就是如果处罚了我们,那引发了全国商家的大罢工。引发社会的混乱,国家承受的了这个后果么?所以,国家不会跟着林风一样乱来。”刚才那名老板联盟负责<Responsible>人说。

    众多老板虽然资产远远无法<to be>和林风相比,但是却都是在社会上混了许久的人,这方面的经验却是异常丰富的。仔细想来,国家应该不会这样逼迫他们。毕竟,国家所需要的是稳定繁荣,而不是惊涛骇浪的社会。

    “那那些商家呢,他们会不会临阵退缩?”有老板又问。

    “呵呵。不用担心< dān xīn>,这个还真不用担心。唇亡齿寒,林风能够这样对付我们,就可以这样对付他们。所以,他们为了自己<his>,为了未来自己不会被人这样卸磨杀驴,那他们就一定会进行自救。所以,他们这些会成为我们最坚实的后盾。”负责人说,“所以。我们现在就景观事态变化。看林风妥协不妥协。如果他要真不妥协, 我们就豁出去和他同归于尽。”

    众多老板点头。同归于尽。如果林风真要不死不休,他们也就拼了。他们活不了,也不让林风好过。

    此时,中南海,两位先生也是一阵头疼。这次他们也是失策了,没有想到这次地沟油事件,会闹出那么大风波来。这个着实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还真没想到,林风会捅出这么大篓子来。帮助食客索赔2340亿元,还让他们坐牢12年。这个的确很解气,但是这会造成社会动荡。

    “怎么办?现在这些饭店老板摆明了要和林风同归于尽。他们这些家伙,死不足惜,但是小林要是在这件事上,名誉扫地,那就真的不划算了。”

    “哎,是啊,小林的声誉和国际信用度<attitudes>,是他如今最大<zuì dà>的价值。他旗下任何一家公司的市值都远远无法和他的信用度<attitudes>相比。如果因为这件事而让他名誉受损,那就不仅<not only>仅是小林一人的损失,还是我们整个中国的损失。”

    “那怎么办?让小林和这些家伙和解?”

    “和解,恐怕小林是不干的。这小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初你授权给他,让他管理<guǎn lǐ>足协,结果他一去,差点没将足协给拆了,所有<all>足协领导从上到下,都被他给撸到底,一个不剩。这家伙现在要肯和这些老板和解,那我明天跳着去上班!”

    “呵呵,这倒是。这家伙的性子可是真拗。我们还真拿他没办法。可是那些老板那边也不好对付啊,仅仅这些老板,还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但是全国的商家联合起来,那就有点麻烦了。万一惹来社会动荡,就不好了。现在许多<xǔ duō>国家可是巴不得我们动荡,好趁机来分裂我们中国!”

    “恩,所以,我们上面也不好动用什么行政手段。不然反而<fǎn ér>不好。”

    “那怎么办?这件事继续发酵下去,祸害更大。最后一拍两散,社会动荡,林风信誉度也彻底完蛋,那就是最坏的结果了。”

    “恩,还是去看看小林有什么办法吧。这件事,他惹出来的,我们不方便出手,就看他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吧!”

    两位先生一通电话打到林风那。结果电话通了,两位先生就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以及林风哄孩子的声音。

    这个...这家伙居然闲到去带孩子?他不是这么闲吧!两位先生脑门子都有点发黑。他们在这都急的不行,林风居然去带孩子,这个不是那句叫个啥——皇帝不急太监急么!

    “小林啊,你在家带孩子?”两位先生憋着一肚子气问。

    “恩啊,带孩子呢!您老可不知道,这带孩子虽然很烦,但也挺有意思的,看着小家伙在自己怀里睡去。实在是这天底下最大<zuì dà>的乐趣。”林风哈哈笑说。

    “小林啊,我可从来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带孩子。好了,不说孩子了,现在说说这场官司。现在越闹越大了,已经涉及到你个人信誉度了,如果一旦谣言扩散到让外界相信,是你在幕后操纵一切,重罚这些饮食餐饮老板。重罚他们来中饱私囊,为了你自己的‘风城’,那你个人的最大价值可就彻底完了。你有什么应对措施没有?”两位先生赶紧的进入主题,不再这孩子问题<wèn tí>上和林风继续闲扯。孩子,的确是上天赐予人类的天使,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聊孩子的时候<shí hou>。

    “呵呵。这既然都是谣言,需要我回应么!”林风耸耸肩,“谣言永远就是谣言,根本就不足于信。如果你过于去在乎,反而会将自己的智商拉低到和对手一样的程度。”

    两位先生皱眉。林风也太淡定了吧。这家伙,是这么好说话的人么?是这么好脾气的人么?对方这次可都在戳他脊梁骨了。

    “小林啊,你可不要跟我们打马虎眼,说说,你究竟准备怎么办?”两位先生决定打破沙锅问到底。非要问出一个结果来不可。

    “呵呵,怎么办?就这样办啊,他们不是要上诉么,等法院来审理啊。如果继续判定他们有罪,他们还能怎么说?至于国外的言论,相信在国外的公民都非常清楚,饮食安全<safest>带来的危害。这样的重罚,根本就不算重。只是在国内,一直没有引起重视罢了。”林风轻笑。“所以。这些饭店老板的一些言论,只有在国内才能博取一些同情。在国外,就他们做的这些事,就算让他们穷到十辈子去讨米,都活该!”

    两位先生恍然。的确,国外对于饮食安全<safest>这方面,向来都是极为重视的。不说西方,就是中国一衣带水的近邻日本,他们曾经最有名的牛奶品牌,就因为有一天早上一小批次的牛奶质量略微出了点问题<wèn tí>,导致了一名,只有一名肠胃不算太好的老婆婆喝了后拉肚子,去医院住了一天。最终结果就导致这个曾经在日本家喻户晓的牛奶品牌,最终破产。

    因为这是给人吃的东西,吃到肚里的东西,一旦出了问题,就是人命关天。而日本法律上对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shì qing>,是最为重视的。这就是为何日本pm2.5指数,达到30后,城市<chéng shì>气象台就会警告所有市民,出入要佩戴口罩,防止空气污染。相反,在国内,不爆表没人关心。

    在西方法律,人权一直都是他们最为关注的。而饮食安全方面,更是重中之重。所以,就这127名饭店老板使用如此低劣的地沟油制造食品<shí pǐn>,重罚本就理所当然。因此<therefore>,国内这边罚的再重,那无论国外媒体如何<how>歪曲事实,西方的公民也是不会轻易相信的。所以,西方媒体也没有太过重视的报道这件事。他们之前,也是太过紧张。

    “不过如果你要挪用公款,将这笔赔偿款用来填补你‘风城’的费用,那西方媒体可不会放过你。”两位先生提醒说。他们心中也隐隐有点担忧。他们当然相信林风不会私吞这笔钱,但是林风缺钱也是事实。他们担心林风会从中将这笔钱挪用一段时间。而不管你挪用多长时间,哪怕一分钟,只要过了你的账户,那就有罪。在西方,关于原则和底线是分的很清楚的。犯罪就是犯罪!

    “呵呵,这笔钱本来就是用来赔偿给那些食客,既然钱都是给他们用的。那与我何干?”林风轻笑。

    “那就好!”两位先生长吁一口气。

    “那小林啊,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你要明白,我们可是很看好你的,不希望在这种小事上,你会犯错,栽跟头!”两位先生询问。

    “恩?”林风想了想,眼睛一亮,“真要是啊帮忙,那还是真有一件事拜托您两位老人家。帮我上个节目,不过这节目还不太好上,所以呢。需要您两位帮帮忙!”

    上个节目?两位先生点点头。不管林风想上什么节目,他们开个口就是。他们也希望林风通过电视来澄清事实。毕竟,这次整治地沟油,打击不法分子,初衷绝对是好的。哪怕闹的这么大,几乎<jī hū>造成社会动荡,两位先生也是最多感到头疼,为林风担忧。而没有怪罪林风闹这么大,是个祸害!

    因为,林风出发点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所有老百姓!

    挂了电话之后,林风继续逗弄着林家麒。这小家伙,实在挺有趣的。眼睛大大的,眉毛也粗粗的,看上去有点凶,而且身上肉肉的,真是可爱<ài>。

    “啊,麟儿,你这家伙,居然又尿你爸爸一身尿,啊。孩子他妈,快来换尿布!”林风 突然大叫一声,手忙脚乱。林家麒刚刚尿了他一身,虽然对于照顾小孩子,林风还是觉得挺有意思,但是真要让林风照顾,哪怕身为爸爸,这本来就是林风的职责,但依然感到头疼。这种事。还是女人更擅长一点。男人。还真不行。当然,不排除某些奶爸格外厉害<Fierce>。但至少林风不行。

    一阵手忙脚乱。众女看着林风在那惊慌失措,哈哈大笑。

    “对,小弟,给我尿他,哼哼,居然不给我零花钱,尿他!”林佑熙坐在一旁,哼唧说。

    几天前,林佑熙在学校<xué xiào>,又和那些富二代同学闹了起来。结果她人小鬼大,一个人耍了整个年级的男生。一个五岁的丫头,居然向所有年级的男生发出单挑的邀请。结果这些男生去了,她却请来了自己的保镖‘蝎子’(之前绑架林佑熙的女绑匪之一,后来成为林佑熙的保镖),让‘蝎子’恐吓了这些小男生一顿。想想,‘蝎子’乃是国际上有名的雇佣兵,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生死战斗,发怒起来,就算不动手,也吓死人。

    结果,一个年级的男生都被吓哭了,随后林佑熙过去,以女皇的姿态让这些男生为她效忠,宣誓以后永远臣服她,拥护她做女王。早已被吓坏的众多小男生,哪还敢反抗。这之后,林佑熙在学校<xué xiào>出行,身后就跟着一票<ticket>男生,活脱脱一个幼年版的武则天。

    这事,传到林风耳朵里,让林风哭笑不得。这小小年纪,就搞帮派,还当女王,玩征服。本来林风打算找林佑熙谈谈这事,毕竟这学校自己开的,她在这学校作威作福,这些学生<xué sheng>家长看在自己面子上都不好意思来学校闹。可这些家长不说,林风自然<natural>要教育<education>一下自己的孩子。结果还没等林风开口,林佑熙就开口了,张口找林风要500万!说要筹建社团,要买统一服装,买各种道具,还要买统一座驾,她要当女王。

    听闻这个匪夷所思的想法,林风只能说——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这么小就要当女王,厉害。

    所以,林风的答案是,“要当女王可以,自己赚钱去!”因此<therefore>,林佑熙可是将林风给恨上了。现在她好不容易收服了这些小弟,可这些小弟出入都是各穿各的衣服,这叫什么事。什么叫社团,那就要穿统一的服装,统一的行头,统一的座驾。可这些都要钱,而这些钱对林风来说,小钱,可偏偏不给她。所以,林佑熙已经好几天不跟林风说话了。此刻看见林家麒尿林风一身,心中可是乐呵了。

    好一阵忙乱之后,李智友给林家麒换来尿布,将孩子接了过去。

    “林,你那么厉害,还以为你无所不能,看来在给孩子换尿布上,你还是不行。”众女打趣说,“这方面,你还是要去进修一下哦。”

    林风无奈耸耸肩。这个自己的确不在行啊,没办法。术有专攻,自己还真不是带孩子的料。

    “林大哥,那你现在的事怎么样了,外面闹的好凶,‘神徒’好像都不行了,在舆论方面,节节败退!”李智友哄好林家麒过来,关心问。

    众女皆是关心。这件事,还真不容小视,万一林风要是在这上面栽跟头,那就太糟糕了。这也是为何,艾薇儿她们工作在美国,却没有离开<lí kāi>的原因。她们担心林风。

    “呵呵,没事,一群跳梁小丑而已。现在就让他们多蹦踧一下,看看他们还能出多大丑!”林风笑说。

    “可是,现在很多老百姓都开始为这些饭店老板说话了,而且还认为你在中饱私囊,这些人也不想想,你怎么会中饱私囊!”众女气愤说。

    “百姓,百姓,不就是被愚弄的么。中国自古以来就喜欢愚民政策。而饮食安全意识方面,需要他们觉醒。就等他们多闹一阵子,最后再给他们当头棒喝,让他们觉醒吧!”林风叹了口气。

    中国人,最缺的就是法律保护意识。当然,更缺的是,给他们一个可以法律保护自己的权利。而林风就是想要从这方面着手,来培养国民的法律意识。改变中国,绝不是经济<economic>就能改变。而是意识!来自人民的意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ticket>、月票,您的支持<support>,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