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简言之,会有很多拥有财产(cái chǎn)(cái chǎn)的老百姓在物权法之下期盼爆发内部和对外的战争(Warfare)吗?
替军公教人员加薪3%,主要(main)是希望(xī wàng)透过加薪,带动民间响应,促进消费,提高经济(jīng jì)发展;同时,经由加薪动作,鼓舞军公教士气,让行政推动更符合人民需要
有民进党议认为,2018年只要柯文哲不要(压嘛碟)太过分,民进党、柯文哲再次合作(hé zuò)的可能(would)性很高
桃园机场公司宣布13日晚间宣布,因应桃园机场部分航班取消或延时,机场捷运A1台北车站(chē zhàn)预办登机作业,将于13日18时10分起暂停服务(fú wù)
他认为集中权力还是比较有利于经济(jīng jì)建设(jiàn shè);对他而言,如果不能继续发展经济,其他(other)都是空想、空谈的
,其中有一个声音一直怂恿她做,最后获判4年有期徒刑,并终生被登录在性罪犯名册
徐永明表示,国民党从反共、亲共到舔共,百年大党风骨早就然无存,一边想拉拢台湾(中国台湾省)人选票(ticket),另一边却死抱北京大腿不放
目前已针对新北市、基隆市、台北市、桃园市、新竹县、苗栗县发布大雨特报
小说 > 都市异能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正文 第4934章 豁出去了

第4934章 豁出去了


    (注意(zhù yì)言论,小心讨论(tǎo lùn),避免和谐,谢谢了!冰天雪地**拜谢!)

    滚出来!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怒吼声,直接让健康先生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随即,更多的怒吼声传来。

    “滚出来!”

    “滚出来!”

    “滚出来!”

    ......

    外面上千万人毫不迟疑的怒吼。不管是谁,只要是林风的敌人,那就是他们的敌人。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或许不会为林风抛头颅,洒热血,但是(dàn shì)为林风呐喊助威,却是可以( kě yǐ)的。何况这里那么多人,所谓法不责众,他们不相信(xiāng xìn),法律会一次性制裁上千万人。

    何况,还有林风顶在前面,他们不怕。难得他们也热血一次,他们自然(zì rán)要追随到底。

    “滚出来!”

    众人继续怒吼。

    声音无比的愤怒,无比的嘹亮,整个帝都,不,包括(bāo kuò)四周的天-津,河北燕-郊等地都听得清清楚楚,对于林风的大胆,所有(suǒ yǒu)人都是吓的不轻。

    虽然林风号称中国(China)最成功(chéng gōng)的商人,中国(China)偶像,这一次举臂一呼,有上千万人支持(support),但是(dàn shì)民不与官斗,你斗的过官么?何况还不是小官,还是大官,最大(largest)的官。你能和他斗?而且(ér qiě),还直接当众让其滚出来,这是作死的节奏么!

    “我的乖乖,他胆子可真大啊!”两位先生自然(zì rán)也听到了。老实说,他们都被这怒吼声给吓了个踉跄,这胆子也太大了吧。还没人敢这样(then)喝斥他,还让其滚出来。这可比当初,那三杯酒要来的更为恶劣的多。

    “我看这一次。你还真要做出决断了!”暖先生沉声说。

    席先生点点头。他明白,这一次,恐怕到了他必须做出一个了断的时候(shí hou)了。他必须做出一个决定,一个可能(would)会直接改变国家未来的决定。

    “我去见他们!”

    暖先生目送其离去,随即长吁一声。小林啊,这一次,你闹这么大。他为你付出的可是非常之大的。但愿日后你能让中国真正的富强!

    “砰!”健康先生直接将手中的茶杯砸在地上。

    被人喊滚出来,他心性再好,那也忍不住。这要还能忍,那就是缩头乌龟了。

    “派个人去,让他进来!”健康先生咬牙切齿说。

    此刻,另外一个地方。

    “这小子果真是够胆色,难怪这些年能够闹的日本(rì běn)灰头土脸。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rén cái)出啊!”众多军方大佬感(gǎn)慨说。

    “哼!他这分明就是粗俗不堪。污言秽语。这样(then)的人,居然也能成为(chéng wéi)中国偶像,简直是时代的退步,社会的倒退!”虚大佬不屑说。

    不过众人却没有理他。现在情况到了这一步,局势是越来越微妙了。林风这边叫板了,健康先生会怎么做呢?

    他派人去请林风进来谈,林风会进来么?

    “林先生,有请你进去说话!”警卫员跑出来邀请说。

    所有(suǒ yǒu)人望向林风,想要看林风会如何(rú hé)选择。

    “让他出来!”林风却是立刻(gogo)回绝,“他既然绑了我。显然我有罪,这里有那么多人,那就让他出来,当着这天下人的面,来评论(píng lùn)评论(píng lùn),我究竟哪儿有罪!我究竟错在哪!错了我道歉,有罪。我认罚。”

    警卫员一脸大汗。

    “林先生,这...”

    “健康先生,滚出来!你既然敢绑我,难道还不敢见人么!”林风是直接拉开嗓门大吼。

    所有人都呆了。什么!林风是被健康先生给绑过来的?天啊,那位居然绑架林风。这也太过分了吧!他可是领导人啊,怎么可以( kě yǐ)做出这种知法犯法的事来!顿时,所有人都开始(kāi shǐ)怒吼起来。

    “滚出来见人!滚出来见人!滚出来见人!”所有人怒吼起来。

    噗!健康先生听闻林风的怒吼声,再听到这四周传来的人群的怒吼声,几乎(jī hū)气的吐血。他突然有种被悲哀的感(gǎn)觉,自己(zì jǐ)居然没有办法对付这个小混账。自己(zì jǐ)这边派人出去,根本就无法(to be)制止上千万人的**。更何况,他要派人去驱赶,那反而(fǎn ér)正中林风的计谋,到时,他会被林风直接来个‘玄武门事变’给除掉。

    可是现在林风在外面叫板,他能不理会么?这要不理会,他以后就没颜面再在这里立足了,他的仕途也就等于直接断了。可以说,他现在是进退两难。该死的,那些人还没有讨论(tǎo lùn)出一个结果么!

    “你说我有罪,我现在来了(老弟),负荆请罪来了(老弟),有胆出来对峙!”林风继续大喝。

    混账!健康先生满脸铁青,他被林风气的浑身直哆嗦,但是他现在该怎么办?他该怎么办?他虽然久经沙场,但是此刻面对这个局面,却不知该如何(rú hé)是好。

    “现在任由他在这外面谩骂,不行啊!那样,会认为我们心虚,不敢见人!到时,反而(fǎn ér)会影响那边的决断!”几位先生一脸焦急。

    动用警察(jǐng chá),应付这千万人的示威是没用的。警察(jǐng chá)根本就无法(to be)应付这么多人。只能出动军队。但是出动军队,那需要各方授权。尤其在这么大事件中,想要动用军队,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还没那么大权利,可以随意调动军队。何况,现在军方本就开开会,讨论这件事。而他目前得到的消息却是,那边也难以做出判断。至少对于这件事上,有人支持(support)自己,也有人支持林风。

    他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他居然无法对付一个商人。古往今来,中国都是重农轻商,在中国,商人自古以来都是最没有地位(dì wèi)的。但是不曾想,他却对付不了一个商人。这是他从来不曾想过的。或许,从他派人去抓林风,就是错了。

    不,我没错。错就错在,那群废物。居然都到了京城了,却让他逃脱了。简直是废物!健康先生一脸怨怒。如果林风被抓住,直接押送到这里来,那么一切都再也没有悬念。失去林风的‘狼牙’,就如同无头苍蝇一般,根本就发挥不了任何作用。而且(ér qiě),林风的‘第二财团’也会在短短时间内。因为失去林风。而遭到瓦解。甚至于说,他们可以将林风的‘第二财团’窃为己有。

    毕竟,‘第二财团’就是完全(wán quán)建立在林风的基础上。林风是‘第二财团’的灵魂,没有了林风,‘第二财团’什么也不是。可是,抓林风,人抓住了。却让他逃出来了,而且林风非但没有选择逃跑,反而是直接铤而走险,选择了逼宫。当然,逼宫也就罢了, 这不过是兵行险招,无奈之举。通常来说,最后都会被逮捕,被缉拿,被铲除。

    哪怕林风有‘狼牙’保护。也没用。‘狼牙’再厉害(lì hai ),也无法和数百万的正规军相提并论。但是,坏就坏在林风居然在短短时间内,蛊惑了那么多人来‘勤王’,这就棘手了。

    如果说,百人游行,随便出动一两个辖区的民警都能解决(jiě jué)。千人游行。需要出动全城警力。万人游行,那需要出动武警来镇压。但是这不是万人,这是千万人。你怎么对付?你根本对付不了。人太多,太多了。这点才是让他束手无策的关键原因。

    当然,这不过最多是让他丢脸而已。实际上来说,他是可以和林风前后算账的。他现在就在这忍着,什么也不做。一旦林风这边先动手,那他就没道理了。到时军队就有一万个理由去缉拿林风,毕竟林风一旦有人冲进‘红房子’,那就是造反了。任林风有多少理由,都不行。至于名声之类,以后再慢慢恢复。

    但是林风这边却什么也没有动。上千万人,自发组织起来的游行队伍,却极为安静,都只看林风行事,这就让他无法一直等待下去。何况,另外一边的投票(ticket)结果也让他很是焦虑。毕竟,他知道(knew),还有一个人现在还没发力呢。他可是一直最为欣赏林风的人,他背后的关系网大着呢。如果他彻底站在林风这边,自己可就真的麻烦了,或许这一次,自己还会输。

    “他已经(have been)出门了。恐怕是要做出最后的表决了!”有先生说。

    “什么!”健康先生眉头一紧。他最怕的就是这,看来他做出了最终决定。而不用说,他肯定站在林风这边,“阻止他!”

    “什么?”众多先生惊呼。

    “必须阻止他,不然我们就输定了。既然他做出了选择,要站在林风这边,那么就是逼我们走最后一步了。那么就看看谁能够笑到最后了!”

    “可是这样,事情(affair)就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不是生就是死了!”

    “我们现在还有退路么?林风这小子,已经(have been)将我们逼到绝路上了。出去和他对峙?他的口才,你们谁认为自己可以辩驳的了他?与其出去受其侮辱,不如我们抢先动手。只要解决(jiě jué)他,那么林风就如同无根的浮萍,我们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可是...”众多先生还在犹豫。

    他们不知道(knew),怎么事情(affair)就会突然到了这么恶劣的地步。原本不是林风的事么,这个碍手碍脚的小子,断他们财路。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李世民和李建成争皇位了呢?这变化也太快了吧。他们有点接受(jiē shòu)不了。

    “你们还在犹豫么?不要(压嘛碟)忘记了,狡兔死,走狗烹!何况,他的理念一向和我们不和,他要上位,我们都没有好果子吃!所以,要么现在搏一把,要么,我们最后被他们联合起来玩死!而且,这一次,不仅(not only)仅是我们,恐怕连我们的后代,都会很麻烦。不要忘记了,上一次,张翰他们可是被林风逼着喊叔了!年轻一代,还有人是林风的对手(Opponent)么?连我们都被其逼的这么难堪!”健康咬牙切齿。

    “可是这样,太冒险了。这是完全(wán quán)赌上一切啊!”有先生依然在犹豫,“不如我们选择直接动用狙击手狙杀林风,你看如何?”

    “林风是一定要死。既然选择动手,那么我们就绝不会留下后患。一次性解决所有麻烦!”满脸的狰狞,满脸的暴怒,他已经决定豁出去一切了,这都是林风给逼的,是林风将他逼到了这绝境。

    众多先生面面相觑。

    “你们决定怎么做?”

    “听你的。的确,我们和他理念不合,而林风这边又是最大(largest)的麻烦,我们的后代都被他欺凌到蹬鼻子上脸,就差没伸过脸去给他打了。我们这一次,愿意和你一起(with)赌上一把!”

    几位先生有了决断。既然事已至此,那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搏一把,海阔天空。输了,那自然只能丢牌认输。

    “一,找最好的狙击手,杀了林风。我要他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二,派人去拦阻他,如果他执意不肯,就不要客气!算了,我亲自过去。”

    “三,联络虚将军,告诉他我们的计划(plan),随时准备(ready to)动手!”

    ......

    计划(plan)开始(kāi shǐ)执行。此刻,林风依然在外面叫板,这些话,虽然听了总是让人吐血,但是此刻他的心境却完全不同了。既然已经准备(ready to)掀开底牌,准备大干一场了。林风在他眼中,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只要解决了那人,林风也就是他老佛爷手中的孙猴子,还不是任由他摆布!

    “老板,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啊!”李锐皱眉说。

    林风也是点头。这情况有点不对,里面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自己的叫骂,可以说,任谁都受不了,泥人都得给自己气出三分火来。何况,他要一直在里面龟缩着不出来,那就证明(zhèng míng)他心虚,证明(zhèng míng)他理亏。最后,天亮了,整个世界(world)都苏醒过来,他会更麻烦。何况,以林风的了解,他人健健康康,脾气自然也是极为火爆,他不像是一个被自己骂不还口的人。

    这家伙究竟在干嘛?他想要干嘛?林风寻思着,莫名的感觉(gǎn jué)到有点心惊肉跳。

    眼皮也开始突然跳动起来。就林风的个人经验来说,这是有不好事情要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该死的,究竟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什么事!这是怎么了?林风眉头紧锁,开始寻思着这一切,想要找寻出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心宁不安。

    (今天三更结束(End)!谢谢大家支持了!)(未 完待续 ~^~)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