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洪秀柱表示,政权变天不是一夕之间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而是国民党对民众的期许麻?w导致,呼吁蓝营支持『zhī chí』者化悲愤为力量,走出悲伤,一起『yī qǐ』讨论『discussion』国民党的未来,
据《韩联社》报导,有不具名的消息人士指出,金英哲被任命为分管对韩工作『work』的中央书记兼统战部部长后,或许已经『yǐ jing』卸取篴ttitudes』巫懿文辈空觳熳芫志殖ひ恢埃涣碛蟹治鋈衔鹩⒄苋艚犹娼鹧ㄖ拔瘢鋈瓮痴讲坎砍ぜ娣止芏院ぷ鳌簑ork』的中央书记,标?I着他已经『yǐ jing』成为『Become』对韩事务总负责『fù zé』人,而军人出身的人士担任中央书记要职实属罕见
,真的走了好多路,连皮鞋鞋跟都坏了,而选后这几天也密切关注两岸局势发展,希望『hope』台海能保持和平、理性与交流
继前一天对立院副院长洪秀柱提问后,22日杨伟中转向前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劈头就问他
虽然很多议题大家看法不同,但部份则有共识,例如18岁公民权,这次如果不是中国『zhōng guó』国民党阻挠,前几天除了选总统『zǒng tǒng』、立委,还会有一张宪法的公投票『ticket』可以『 kě yǐ』投
导致立法院在错误资讯的基础上,无法『to be』进一步?袢∮行У拇胧詈缶谷幻皇拢?趺从姓饷椿拿?的制度『attitudes』?
京都市目前温度约为3度,而金阁寺在网站上也有即时影像可供参考,有要前往的民众不妨先查看一下目前的状态,不过无论是艳阳高照还是白雪皑皑,能够亲眼欣赏风景都是一种幸福的体验
小说 > 玄幻仙侠 > 造化之门 > 造化之门 造化之门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一笔横财

第三十八章 一笔横财


    业道人虽然披头散发,可是眼里的激动却难以遏制住。www.pinwenba.com/read/704/他疯狂了一般从宁城身边窜了出去,根本就没有注意『危险信号』躲在一边的宁城和安依。

    浓厚的灵气从他背后的布包中散逸出来,这种灵气宁城太熟悉了,就是灵石的灵气。宁城早已等候业道人多时,业道人出来,他几乎『jī hū』是在第一时间就带起安依跟了上去。

    此时宁城再也顾不得真气的损耗,神念直接落在业道人的身上。在这之前,宁城还真的没有将业道人放在眼里。可是当他的神念在业道人身上扫了一下后,心里立即就是一紧。

    眼前的这个业道人哪里是什么聚气三层,这分明是一个聚气七层的家伙。此人不知道『knew』从什么地方来的,竟然有一套如此强大的隐匿功法,让宁城之前根本就没有看出来他是聚气七层。

    聚气七层已经是聚气后期了,这家伙隐匿的实在是太深了点。

    知道『knew』业道人是聚气七层后,宁城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淡定了,他肯定一旦业道人从这雾霾中走出去,第一时间就会发现他。此时业道人之所以没有注意『危险信号』到他,一个是业道人无法『to be』神念外放,还有一个就是业道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人专门等着他。

    不能让这家伙带路了,宁城毫不犹豫的取出飞剑法器,突然加快速度一步上前,手中的飞剑带起一道剑光扫了出去。

    兰沙岛业道人来过十数次了,他很清楚这里虽说看起来很可怕,其实只要精通阵法,掌握不被恶灵盯上的办法就行了。当然,前提条件是不要『bù yào』进入那红墙院,也不要『bù yào』去红墙院子的后面。

    但是『dàn shì』业道人在这兰沙岛中再自信『zì xìn』,也是极为小心的,加上他的修为又远超宁城。宁城的飞剑剑芒刚刚扫出去,他就觉察到了,同时身形一扭。

    “噗……”的一道血光闪过,业道人竟然躲过了被宁城腰斩的命运。宁城的飞剑将他的腰部直接劈开一半,并没有要去他的命,只是让他重伤『zhòng shāng』。

    安依和宁城一起『yī qǐ』这么久,又在海上护住宁城数天,比起刚刚出来的时候『shí hou』要老练许多『xǔ duō』。几乎『jī hū』是在宁城动手的下一刻,她已经洒出去三道风刃,同时解开了宁城系在她手腕上的细线。

    业道人险险躲过宁城的致命剑芒,却被安依的几道风刃结结实实的轰中。不过这几道风刃只是让业道人伤上加伤,依然没有要了他的命。

    业道人踉跄了数步这才停了下来,此时宁城才发现,他和业道人已经从雾霾中走出,又到了一条蜿蜒小道。至于这条小道是不是来时的那条,宁城没有在意『zài yì』。他猜测业道人既然从这里走,那就说明这条小道就是出路。

    “是你……”业道人强行运气要止住伤势,回头却看见了提着飞剑的宁城。

    宁城更是不答话,手中的飞剑再次带起一道剑芒,同时又是几道火刃飞了出去。打铁要趁热,业道人已经聚气七层,一旦等这家伙缓过气来,他和安依两人绝对不好受。

    业道人脸色苍白,他看见宁城一个字都不说就继续动手之时,就已经明白,宁城是必杀他无疑,废话没有任何意义『meanings』。几乎是在这同时,他已经拔出了一柄弯刀。对着宁城再次过来的剑芒就横扫了过去。

    他很不甘心,至于宁城要杀他,他当然明白。之前在那兽车上,如果宁城敢不同意他的组队提议,他会立即以秘密不能外泄为由动手杀了宁城。

    他不甘心的是,他在来兰沙岛之前,刚刚晋级聚气七层。这次又得到了大量极为珍贵的灵石,晋级凝真境对他来说只是时间问题『wèn tí』而已。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却被宁城伏击了。

    他不明白宁城是怎么能在兰沙岛安然无恙的,这里有幻阵和真实的恶灵,还有一些凶煞魂兵。不知道这里面阵法线路的具体状况,哪怕是筑元修士来了『lai l』,也不一定能讨好。宁城就算是知道这里的线路图,又如何『how』能躲在这里许多『xǔ duō』天来埋伏他,不被恶灵发现的?

    “当”的一声,剑芒四溅,宁城倒退出数步,不过宁城并没有半分停留,手中的飞剑再次化成了一道剑芒。

    “你竟然也是法器……”此时业道人才『rén cái』醒悟过来,宁城用的是一件品质不错的法器。

    他之前虽然重伤『zhòng shāng』,却并没有惊慌,他聚气七层修为,哪怕是重伤,也可以『 kě yǐ』凭借手中的法器将宁城和安依斩杀。现在宁城也是法器,甚至比他的法器还要好一些的时候『shí hou』,业道人眼里有了一些惊慌。因为他还感『sense』觉到了,宁城的修为似乎根本就不止聚气四层。

    此时安依的数道风刃再次飞了过来,业道人不得不躲避安依的风刃,同时宁城的剑芒又一次落下。

    业道人想要再次轰出手中的弯刀法器,他刚刚聚起真气,腰间就是一阵剧痛,刚才他还没有止住血的伤口又是一道血雾喷出。弯刀的速度立即就慢了一拍,而此时宁城的剑芒已然落下。

    飞剑剑芒将业道人从肩膀到腰部斜着劈成了两半,业道人极为不甘的倒了下去。

    宁城喘了口气,第一时间就冲上去,将业道人背后的包裹捡起丢进储物袋中,又是一团火球将业道人烧成飞灰,这才对安依说道,“安依,我们赶紧走,我估计曼戈城的人也要来了『lai l』。”

    两人沿着弯曲的小路一路疾奔,只是半个时辰不到,两人就再次看见了海边的礁石。这里并不是之前两人进入兰沙岛的地方,而是另外一边。

    一艘并不是很大的木船停在岛边,宁城心里一喜,这艘船肯定是业道人他们的。在船头还有一堆海兽的材料,这些材料想必也是业道人留下来的。宁城很是不明白,业道人好歹也是一个聚气后期修士,怎么会将这种普通的海兽材料放在眼里的?

    这些海兽材料,宁城也没有丢掉,只是将材料推到了一边,然后迅速开船离开『absence』了兰沙岛。

    半柱香后,宁城和安依控制着木船早已将兰沙岛丢在了身后。

    直到此时安依才吁了口气说道,“宁大哥,我在那个岛上心里压抑的慌,总是有一种极为不好的感『sense』觉。”

    宁城点点头,“我和你一样,我总是觉得『jué de』这个岛肯定不是这么简单。将来等我们修为高的时候,可以再来看看。安依,你的那个玉佩应该『yīng gāi』也是一件不错的法宝,你要小心收藏了,不要随便被别人发现。”

    安依嗯了一声,“我知道的。”

    再次回到海里,宁城第一时间就是将储物袋里面的布包拿出来,他要看看自己『his』的战利品。

    打开布包,一片白晃晃的灵石让宁城惊喜万分。这一小堆灵石,至少有四五百块。而且『ér qiě』还和他之前得到的灵石一摸一样,只是有部分灵石已经缺边少脚的。不过这根本不影响修炼。

    “安依,我们发财了,这是真正的横财啊。”宁城是眉开眼笑。他最缺少的就是灵石,这里有将近五百灵石,如果他一百枚灵石晋级一层,说不定他都可以修炼到聚气圆满了。宁城也知道,一百枚灵石晋级一层,那只是他心里的美好愿望而已。就算是他没有修炼到后面,也可以猜出自己『his』修炼需要的灵石应该『yīng gāi』是越来越多的。

    宁城正想分配灵石,安依拦住了他的动作说道,“宁大哥,你上次给我的灵石我还没有用完。而且『ér qiě』你修炼需要的灵石更多,等我用完了,再问你要好了。”

    宁城一想也是,反正安依一直都跟着他的,放在谁身上都是一样。

    将灵石全部『all』收起来后,宁城在布包的底部发现了一个玉盒。玉盒一打开,一道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

    “金蝉果……”宁城和安依同时惊声叫了出来。

    在宁城手中的玉盒中,躺着一枚青色的果子,这个果子还有两个翅膀形状,只是那翅膀形状带着一丝金边。难怪叫金蝉果,宁城赶紧将玉盒盖了起来。

    “那个业道人果然是口无遮拦,那混蛋说什么很多的金蝉果,现在我就看见这一枚。”宁城将金蝉果收起来后,心里倒是庆幸没有上那家伙的当。

    这次出海虽然仓促之间,宁城心里却很是满意,至少他的收获不错。唯一『wéi yī』有些遗憾的是,没有办法救下他有些好感的冯飞章。他知道以他这点能力,能逃出兰沙岛就是运气了,想要再救下冯飞章,他的实力根本就差的远。

    高兴过后,宁城和安依很快就纠结起来,他们迷路了。在这无边无际的海域当中,两人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去。曼戈海域常年都是阴沉沉的一片天空,毫无方向标识。

    又是数天时间过去,宁城心里有些焦急了。他不但没有找到曼戈海域的边缘,连一个小岛也没有找到。

    “宁大哥,有船过来了。”安依心里倒是没有宁城这么着急,反而『fǎn ér』比宁城先看见了一艘海船,那海船正向他们所在的方向驶来。

    (第二章送上,顺便求推荐票『ticket』,朋友们晚安!)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