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该调查没有包括<included>受地震海啸等灾害<zāi hài>影响严重的东北地区,因此<therefore>实际就业率可能<would>更低。
日本<rì běn>文部科学<Science>省和厚生劳动省5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春天毕业的日本<rì běn>大学生<xué sheng>的就业率为91.1%,与去年同比下降0.7%,这是自1997年开始<appeared>统计以来的最低值。
日前在东京还出现<There>百名留学生<xué sheng>拼抢三职位的场面。
天同证券分析师认为,主流热点波动牵动投资者敏感<sense>神经,大盘震荡之中连创新高的逼空行情再现,行情短线走势依然乐观,操作上还应积极把握主流板块龙头股。
小说 > 都市异能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二卷 游戏帝国 第八百三十五章 表演时间

第八百三十五章 表演时间


    第八百三十五章表演时间

    “被告,你是否承诺斯威夫特夫妇指控你非法挟持泰勒-斯威夫特,并限制其人身自由的指控?”法官问。

    所有<suǒ yǒu>人再次看向林风。刚才林风出乎意外的认罪,实在令所有<suǒ yǒu>人吃惊。那么现在呢?林风会认罪么?

    “法官阁下,我代表我当世人不认罪。”汤姆起身说。这要是认罪,那就是重罪了,是一定会判刑的。虽然刑期不会太重,但对林风的声誉和事业都会是一个打击。沉重的打击!

    当然,根据刚才的事态发展,汤姆也知道<zhī dao>对方来者不善,加上这几天艾薇儿也没有联系<lián xì>到泰勒-斯威夫特本人,充分说明这件事的幕后黑手能量不小,而且<but>就是针对林风而来。但汤姆也有绝对的把握来面对这一危局,因为他最为擅长的便是交叉盘问。他仔细翻阅过泰勒-斯威夫特的详细资料,对于这种在小城镇出身的女孩<girl>,其直爽、率真、单纯是这种小城镇女孩<girl>的特点。

    如果她受到什么人的“胁迫”或者唆使,或许她会一时发表一些违心的言论,但对付这种小丫头,汤姆只要采取几个交叉盘问就能击破她的谎言。对于自己<his>的盘问技巧,汤姆有绝对的信心!

    不多时,法官宣布证人出场。这个案子其实很简单,就在于泰勒-斯威夫特对林风的指控。只要泰勒-斯威夫特指控林风,一口咬定林风有非常限制她自由,那林风就有罪。相反,泰勒-斯威夫特不指控,林风就无罪。

    不过首先还是照惯例盘问了泰勒-斯威夫特的父母<Parental>,俩人自然<natural>声泪俱下的指控泰勒-斯威夫特是多么充满正义感<sense>的好女孩,并指责林风因为恼恨泰勒-斯威夫特破坏了他的完美爱<love>情宣言而记恨泰勒-斯威夫特,进而做出一些违法的行为,比如禁锢泰勒-斯威夫特,想要报复她,甚至猥亵泰勒-斯威夫特。

    斯威夫特的这番表演当场引来一阵嗡嗡议论声。不少人看向林风的眼神都不同了。虽然当时有照片证明<zhèng míng>是泰勒-斯威夫特自己<his>这找的林风,但也有录像证明<zhèng míng>,的确是林风将泰勒-斯威夫特带走的。而且<but>更为关键的是,斯威夫特夫妇指控林风非常挟持并禁锢他们女儿人身自由,没有要求任何经济<jīng jì>赔偿,没有,一点都没有。

    根据以往的类似案件记录<jì lù>,但凡是诬告的,都会以惊人的经济<jīng jì>索赔为前提。但现在,斯威夫特夫妇不要<bù yào>钱,一分钱的不要<bù yào>,只要求法庭严惩林风,还他们女儿泰勒-斯威夫特一个公道。按照逻辑,仅仅是逻辑和惯例分析,斯威夫特夫妇的控告是真的。

    之后,真正的主角出场了。

    嗡!——当泰勒-斯威夫特出场时,所有人惊讶的叫了一声。林风看去,眉头微微一皱。在第一次见泰勒-斯威夫特时,这个小女孩充满了朝气,身上穿戴整洁,一头金发的长发令人印象格外深刻。可如今,泰勒-斯威夫特蓬头垢面,整个人显得极为憔悴,一头耀眼的金发也失去了光泽,仿佛遭受人略带一般。

    汤姆在一旁看的眉头直皱。泰勒-斯威夫特这种扮相出场,显然就是在取得陪审团的同情心。林风是世界<shì jiè>首富,泰勒-斯威夫特是一名单纯、天真可爱<love>的小女孩,如今林风衣着光鲜,微笑示人,而泰勒-斯威夫特却衣衫褴褛,精神不振,任谁看了都会同情泰勒-斯威夫特,会先入为主的认为林风有罪!

    事情<shì qing>麻烦了!——汤姆暗自警惕。原本他准备<zhǔn bèi>用交叉盘问来对付泰勒-斯威夫特以及她的父母<Parental>。但看刚才斯威夫特夫妇声泪俱下的表演,汤姆猜想对方针对自己的交叉盘问肯定有所准备<zhǔn bèi>,而且对于成年人,尤其经过“特训”的成年人,交叉盘问并不那么有效。至于对泰勒-斯威夫特,凭借现在这副扮相,到时无论汤姆问了什么,泰勒-斯威夫特只要一哭,就可以< kě yǐ>拖过去。如果汤姆逼问的太紧,反而<fǎn ér>会适得其反,引来陪审团的不满。

    怎么办?——汤姆看了眼身旁的罗恩,寻求意见<remark>。但罗恩也一时没有办法,对方这次准备充足,谋定而后动,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各位,这就是我的当事人。在三天前,大家应该<yīng gāi>都通过报纸或者电视知道<zhī dao>,她是如何<rú hé>的富有朝气,充满了活力和小女孩的天真浪漫,如今却一脸憔悴,一脸惶恐,这到底是为什么?原因只有一个,由于<Meanwhile>被告的非法虐待,让我的当事人心灵受了极大的伤害,导致我的当事人无法<to be>从这噩梦当中清醒过来。今天,我站在这里,就是要将这个凶手绳之于法。”纽约联邦法院最好的检控官义正言辞的厉喝。

    12名陪审员看看一脸憔悴的泰勒-斯威夫特,再看看光鲜的林风,眉头微微一皱。而陪审团眉头这微微一皱,立刻<gogo>被摄像机所捕获。所有人都可以< kě yǐ>清楚的知道陪审团对林风产生了不悦的态度<attitudes>。而这点不悦,将关系到陪审团对林风的最终审判。

    做的好!——布什总统<zǒng tǒng>心情大悦,得意的又弹了一个爆米花进入嘴中。吧嗒吧嗒嚼着,说不出的得意。这次他可是点名纽约联邦法院最为有名的检控官负责<Responsible>这个案子,目的就只有一个,让林风入狱。不管多久,哪怕只有那么一天,布什也会觉得<felt>开心。

    布什开心了,林风这边却眉头直皱。

    “抗议!法官阁下,我抗议检控官误导陪审团对我当事人的看法!”汤姆立刻<gogo>起身抗议。

    “抗议有效!检控官就注意<zhù yì>你的言辞!”法官点头说。

    “是,法官阁下!”检控官微微一笑。刚才这番话已经<yǐ jing>对陪审团造成影响了,已经<yǐ jing>达到他的目的了。

    检控官整整衣襟。

    “请问泰勒小姐,你当天为什么去找被告,也就是如今的世界<shì jiè>首富,一贯有惊人之举,经常践踏法律,甚至敢在当街殴打记者<jì zhě>的林风。”检控官问话之间极为巧妙的将林风塑造成为<Become>一个仗势欺人,有点钱就可以目中无人的混蛋。

    “抗议,法官阁下,我抗议检控官对我当事人的无端指责!”汤姆立刻气愤站了起来。要让检控官这样<zhè yàng>控诉下去,不用等他交叉盘问证人,林风已经输了。

    “检控官,请注意<zhù yì>你的言辞!”法官再次提醒说。

    检控官一笑,刚才的言论已经再次对陪审团造成了影响。足以抵消刚才林风那番举动给陪审团所带来的好感。

    “泰勒小姐,请问你能回答我刚才的问话么?”检控官极为轻柔的问。

    但泰勒-斯威夫特却一惊,人愣了半天。泰勒-斯威夫特这个表情更加让陪审团对其产生同情,对林风产生痛恨。多好的一个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啊,就这样<zhè yàng>被林风给祸害了。那么激灵的一个女孩,现在目光呆滞,看了就令人心痛。

    汤姆眉头一皱!事情<shì qing>已经开始<appeared>超出他的预计。

    演的好!——布什总统<zǒng tǒng>看了更乐!这次手下办事办的好,值得重用。

    “谁经手的这次案件,以后要重用!”布什转身吩咐说。说完,扔了一颗爆米花,咕咚灌下一大口啤酒。

    爽!通透!——布什很久没有这么爽过了。感觉<gǎn jué>今天比看好莱坞大片都要爽,比看着自己的飞机<fēi jī>轰炸伊拉克都要爽!

    泰勒-斯威夫特望了望林风,又看了看远处坐着的父母,咬着嘴唇,一脸的犹豫和忐忑。

    “我...我...我....”泰勒-斯威夫特不由自主的看了眼林风,又赶紧错开头。这个举动,更让陪审团同情。

    汤姆眉头紧锁。这下可真难办了!

    “我本来是去找林风,要他偿还我们小镇的萤火虫,后来,后来...”泰勒-斯威夫特就堵在这,说不下去了。

    “后来是否被告将你挟持进了希尔顿酒店<hotel>,限制你的人身自由,甚至对你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检控官原本语气还比较和善,但最后却一声比一声严厉,仿佛恐吓犯人一般。

    泰勒-斯威夫特吓了一跳,惊恐的看着检控官,本能的点点头。

    现场一片哗然!泰勒-斯威夫特的证词无疑是致命的!

    “砰!”有人拍案而起。

    “她瞎说,那天晚上我们大家都在,根本就没有人限制她人身自由!反而<fǎn ér>是她限制我们人身自由!”艾薇儿听了,气的当场咆哮起来,“泰勒,我没想到你这么一个小女孩也会说谎!你太令我失望了!我原本以为你在音乐<music>上是很有天分的,很有才华的...”

    艾薇儿咆哮声中,被法警给带了出去。

    泰勒-斯威夫特看着艾薇儿骂骂咧咧的被法警请了出去,泰勒-斯威夫特咬咬嘴唇,一脸犹豫。今天她这出场仪容,还有那些话,都是她父亲教她说的。他父亲说林风为富不仁,只有这样才能惩戒他,让他不得不赔偿小镇的那些萤火虫。并且还说,会有唱片公司与其签约,重点培养她,让她成为<Become>一名最优秀的乡村女歌手。

    泰勒-斯威夫特倒不是看中唱片公司的签约,而是希望<xī wàng>好好惩戒林风,让其赔偿萤火虫。从小在宾夕法尼亚州小镇长大的泰勒-斯威夫特,对萤火虫有着一种特别的感觉<gǎn jué>。很多时候<shí hou>,她创作的灵感都来自这些可爱的小精灵,结果这些小精灵现在都被林风给抓走了,再也看不见了,这是泰勒-斯威夫特最为气愤的事。

    (泰勒-斯威夫特)刚才被隔离了,并不知道林风已经愿意赔偿萤火虫。)

    不过看着艾薇儿一脸气愤的样子,泰勒-斯威夫特开始犹豫了。虽然她想要让林风赔偿萤火虫,但也不想以这种方式,她觉得<felt>这种方式是骗人,是诈欺。但看看父母远处一脸鼓励的眼神,泰勒-斯威夫特又比较犹豫。

    “好了,辩方律师请盘问证人。”法官问。

    就在汤姆准备盘问证人之时之时,林风突然开口了。

    “法官阁下,我想自辩!”林风微微一笑。

    全球皆惊!

    林风要求自辩?这...这也太离谱了点。现在几乎<jī hū>连普通公民都知道林风现在形势不利,现在应该<yīng gāi>是相信<xiāng xìn>专业律师的时候<shí hou>,但林风偏偏选择自辩。虽然这并不是没有先例,但依然太过夸张了点,太过不可思议了点!

    林大哥!——李智友远在上海一声惊呼。

    小佑熙,你一定要保佑你爸爸!——黄美熙也一脸担忧。

    正在拍摄电影<diàn yǐng>的杰西卡-阿尔巴也收听了审判直播,听闻这个消息,也是当场愣住。

    林风旗下众多公司的员工也齐齐愣住。虽然他们的董事长屡创奇迹,但他们的老板毕竟是人,不是神,不可能<would>什么都懂,什么都会,这样迟早会出事的。如今,林风这样,恐怕就会出大事。一旦林风真的因为选择自辩而导致深陷牢笼,那对林风所有公司都是一个致命打击。

    这太冒险了!

    瞬间,林风旗下公司的股票<gǔ piào><ticket>齐齐下跌1个百分点,林风的个人资产瞬间缩水8亿美元<měi yuán>。一个决定,便损失8亿美元<měi yuán>,这个代价委实有点大。如果因为这个决定,而导致更大的麻烦,损失恐怕将远远不止8亿美元。

    “林!”罗恩拉了一下林风。

    “放心,我有分寸!”林风微笑的轻轻拍了拍罗恩的手。

    自辩!哈,你真当你是林肯么?——布什总统一脸不屑的冷笑,不过林风选择自辩也好,这样会“死”的更快,那样他才有好戏看。

    “再来份爆米花,和一打啤酒!”布什吩咐说。

    万众瞩目之下,林风一脸轻松的走到泰勒-斯威夫特面前。三个证人,斯威夫特夫妇根本就不重要<important>,重要<important>的是泰勒-斯威夫特的供词。而根据林风观测,泰勒-斯威夫特还是有良心的。只要人有良心,便是最容易突破的突破口!

    林风走到泰勒-斯威夫特面前,微微一笑。然后转头看了看镜头,嘴型做出两个单词——show-time(表演时间)!

    布什这次终于没再忍住,命人翻译。看到翻译结果,布什总统一把将纸捏的咯吱作响。

    表演时间?!我看你怎么表演!——布什愤恨的将手中的纸扔了出去。不过尴尬的是,没有扔到废纸篓里,而是撞在墙上弹到地上,滚了几圈。一旁的随从一看布什的脸色,也不敢去捡,只好任由纸团静静的躺在那。

    这时,林风开口了!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