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下了台Ella遇到熟的记者<journalists>,会主动打招呼;就算遇到新面孔也会热情的问候,访问<fǎng wèn>结束<End>她俏皮拿起水杯敬大家,
玛格罗比Margot Robbie曾在日舞影展的派对上,被目击和亚历山大斯卡加德 Alexander Skarsgard当众亲吻,互动亲密的模样,貌似情侣般
记者<journalists>询问多位看过试片的台湾<tái wān>电影<movie>人表示,侯孝贤导演的《聂隐娘》没有过多的飞檐走壁或是刀枪比拚的画面,但是<But>每一个角色都充满
导演侯孝贤新片《刺客聂隐娘》夺得坎城影展最佳导演大奖,9日首度<attitudes>在台湾<tái wān>媒体前面露面,带着剧组一同出席记者会,日前有观众在坎城影展看完《聂隐娘》,用
漫画中小丑和小丑女之间并没有那么多感<gǎn>人的剧情,反而<fǎn ér>都是暴力、背叛,像是片中女方自己<zì jǐ>跳进化学池中,原着却是被他给推下去,充斥着
附身在考古学家琼穆恩身上,当她受到控制后一心报复政府单位,于是召唤了被囚禁在容器里的哥哥,2人一起<yī qǐ>摧毁了卫星和军事<jūn shì>基础设施,但是<But>理由十分薄弱
从首张曝光的小丑官方照片中几乎<much>具备校糶ǎn>〕蟾糜械脑兀躺罚仙痔祝渖弦豢诟盅烙牒齑剑由仙硖宀悸糖嘤肷迦说姆杩裱凵瘢唤觯糱ù jǐn>让人感到不寒而,也预告继杰克尼克逊、希斯莱杰后,又一位疯狂角色即将<jí jiāng>诞生
小说 > 古代言情 > 春闺梦里人 > 第172章 当个新郎官?

第172章 当个新郎官?


    朱玉润咯咯笑了两声,眼睛弯成了月牙,还伸舌头舔了舔嘴唇,咽了口水道:“他呀,长得很好看很好看,一身青色绣竹的袍子,笑起来外面的雨都要停了。好看的眼睛,好看的鼻子,好看的嘴巴。”

    季曼正准备<zhǔn bèi>在脑子里描绘一下模样,听见这个描述,嘴角抽了抽:“好看的眼睛鼻子嘴巴是怎么样的好看?”

    朱玉润捧着脸,一双眸子里泛着光:“就是很好看啦,我也说不出来。”

    季曼:“……”

    “可惜他不会娶我,不然我也不会天天被人骂了。”朱玉润叹了口气,嘟着嘴巴道:“肚子大起来啦,不嫁不行,你不举正好,我还想着有一天他想通了会接我回去<get back>,所以要为他守身!”

    就算她不举,但是这朱小姐一旦嫁人,谁还愿意娶她?怀了身子人家都不肯娶,更别说嫁过人了。朱玉润是碰见怎么个男人,会这样<zhè yàng>狠心?

    “好歹是侍郎家的女儿,你爹不去找那男人负责<Responsible>?”

    朱玉润又笑了,左右看看,红着脸道:“我不知道<zhī dao>他姓甚名谁,也不知道<zhī dao>他家住何处呀。”

    季曼傻了,看向她的肚子:“那这个?”

    “半年前我跟着哥哥去游山玩水,路过一小镇,恰逢大雨,与哥哥走散啦。我走到一家客栈,经过一扇门的时候<When>就看见门里那人俊美非常,实在忍不住,就半夜去找他了。”

    朱玉润语气很是平常地道:“那人还好凶,中了迷药还能睁着眼死死瞪着我,第二天大概是有事,走得匆匆忙忙,都忘记带走我了。”

    季曼下巴砸地上了。

    这意思是,这位大小姐路过人家房门看见一位英俊公子,春心萌动之下就直接给人下迷药将人强上了?

    这么放荡不羁,谁敢带走你啊!

    季曼抹了把脸,干笑道:“既然是游山玩水遇见的,那自然<natural>不好再找了。只是朱小姐,在下是住在陌玉侯府的,还没有自己<zì jǐ>的宅子,嫁过来恐怕会委屈了你。而且<but>…我是真的不方便娶亲。”

    “没关系啦!”朱玉润豪迈地挥挥手:“我不会嫌弃你不举的,就是给肚子里的孩子找个爹罢了。我被骂没关系,小孩子生出来还被骂,多惨啊。”

    季曼沉默,娶女人这种事,她是真的有点心虚……

    “对了,爹爹说你那里开了米行的。”朱玉润眯着眼睛看着她道:“只要你肯当我孩子的爹,爹爹会给你很多好处,你要什么路子爹爹都有,不会让你亏本。”

    季曼眼眸亮了亮。

    坦白说同情也的确是蛮同情朱小姐,可是她这身份实在不适合淌浑水。不过要是有动力的话,她还是可以< kě yǐ>铤而走险的。

    思考了一会儿,季曼道:“那我们来定个契约如何<how>?我能娶你,但是不能一辈子和你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你要是找到了孩子他亲爹,那咱们就和离。要是一直找不到,那季夫人的名头给你,咱们各过各的,也保不齐我哪天会突然失踪…”

    “你想多啦!”朱小姐笑着摇头:“我没想坑你一辈子的,等孩子生下来满了周岁,你给他个名字咱们就能和离。”

    季曼突然觉得<felt>这么通情达理的女人竟然没人要真是太没天理了。

    “既然要成亲,那我还是回去<get back>同侯爷商议一番。”季曼道:“还要教导世子,住得远也不方便,看看侯府附近有没有什么宅子。”

    “你同意了?”朱玉润眼眸一亮,高兴地拍手道:“那我也回去跟爹爹商量嫁妆,一定不会亏待了你!”

    季曼心情有些复杂,第一次要当新郎,觉得<felt>有点紧张,点了点头就下了船回侯府。

    她想过自己想得到一些东西,一定会付出什么代价,但是没想到一来要她做的,就是把自己给卖了。季曼有些哭笑不得,幸好朱小姐虽然看起来有些另类,但是还是挺可爱<ài>的,就当互帮互助了。

    回去侯府,季曼又去逗弄了一会儿好好,抱着他问丫鬟:“侯爷呢?”

    “侯爷那会子去了凌寒院,不知道现在在何处。”丫鬟答。

    季曼点点头,看着睁着眼睛望着她的好好,又舍不得放下,干脆就抱着往凌寒院的方向走。

    柳寒云正皱眉看着宁钰轩,他已经<yǐ jing>半个月没有在谁的屋里歇过了。今日好不容易做了饭菜请他来坐一坐,结果侯爷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侯爷可是有什么心事?”柳寒云轻声问:“最近都没怎么见着您。”

    宁钰轩颔首,顺手抱起一边的曦儿,抿唇道:“朝里有事要忙。”

    可是他明明在府里的时间很多,还经常往好好那里跑,怎么就没空来看看曦儿?柳寒云垂了眸子道:“曦儿已经<yǐ jing>会念短诗了,侯爷都不来听听。”

    “嗯?什么短诗?”宁钰轩抱着孩子微微挑眉:“曦儿,念来听听?”

    曦儿羞怯地看他一眼,别开头不说话。柳寒云有些急,轻轻扯了扯曦儿的小手:“念啊!”

    扁扁嘴,曦儿就是不张口,还挣扎了起来。宁钰轩只得将他放下,刚松开手,就见季曼抱着好好来了<lai l>。

    今儿早上刚学过诗歌,好好一看见陌玉侯就扭着小身板要下去。季曼放下他,就看见一团棉花糖一样的小东西飞快地扑到陌玉侯的怀里,仰着小脸分外讨好地看着他,要是背后有尾巴,季曼觉得这小子肯定甩得跟雨刷一样。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好好啥也没说,上来就背了新学的诗,一脸“你快夸奖我啊”的表情望着宁钰轩。

    陌玉侯轻笑,一把将他捞起来:“又会了一首新的啊。”

    柳寒云的脸色有些难看,曦儿怯怯地抱着她的腿站着。季曼走进来,先跟她行了礼:“夫人。”

    点了点头,柳寒云看着他道:“这个时辰,怎么抱着世子过来了<lai l>?”

    该用晚膳了,季曼看了看天色,干笑道:“在下有事要同侯爷商议,故而冒昧前来。”

    “商议事情<shì qing>,带着世子干什么?”柳寒云语气有些不好,抿了抿唇才又柔和了一些:“万一磕着碰着,总是不好。”

    季曼抬头看了她一眼,柳寒云如今是正室夫人,虽然没什么背景,但是这一身打扮起来,气势还是很足的,跟以前的清淡有些不一样,她已经变得稳重而懂事了。

    “是在下的疏忽。”季曼拱了拱手。

    宁钰轩抬眼看了看她,抱着好好站起来道:“有什么事,就回去商议吧。”

    “是。”季曼点头。

    柳寒云的反应比她想象中的大,本以为还是以前那个与她亲近温和不争的人,结果今日她看着好好和她的眼神里,多了太多的东西,也明显有些不悦。难不成有了孩子的女人,都是会脱胎换骨的?

    季曼跟着宁钰轩走出去,觉得背后有点扎得疼。

    “你要说什么事情<shì qing>?”宁钰轩问。

    季曼一边走一边小声道:“我想成亲了。”

    陌玉侯的步子停了下来,眼神里满是迷茫:“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我要成亲。”季曼抬眼看着他道:“已经答应要娶朱家小姐了,现在是想跟侯爷商议,在何处置办房子,才好每天来给好好上课。”

    宁钰轩很久都没反应过来,等明白季曼说的是什么意思之后,他的脸色才变了:“你以为成亲是儿戏?你这样<zhè yàng>的…怎么同人家成亲?”

    “都已经说好了,只是给她孩子个名分,又不是真要洞房。”季曼道:“我不是来征求侯爷同意的,只是来告诉侯爷一声罢了。”

    宁钰轩眼神凉了,抿着唇睨着她:“不需要我同意?”

    “为什么需要你同意?我又没卖身给侯府。”季曼道。

    嗤笑一声,宁钰轩抱着好好走近她一步,俯视着她道:“你在侯府也有些日子了,我待你如何<how>,你不知道?成亲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说不需要我同意,只是告知一声?”

    季曼皱眉:“侯爷,你与我之间唯一<wéi yī>的联系<links>只有一个好好,还有其他<other>东西么?”

    好好眨巴着眼睛,无辜地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

    宁钰轩深吸了两口气,显然是被气得不轻,笑了两声道:“好,好,你爱<ài>如何便如何吧,同我没什么关系。”

    “如何是什么?”好好茫然地看着自家爹爹:“好好不爱如何。”

    两个人都愣了愣,季曼没忍住,轻笑了出来。宁钰轩的脸色却没一点好转,抱着好好转身就走。

    “哎,侯爷,还没商量好我要住哪里。”季曼连忙喊了一声。

    宁钰轩没理她,步子跨得极大,转瞬就走得没了影子。

    季曼愁了,最近资金紧缺,要买房子什么的还是有点困难啊,更何况京城这地方的宅子,也真是比现代北京便宜不到哪里去。

    天色不早,今儿就先回房休息了,季曼始终坚信,船到桥头自然<natural>直。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When>,遍寻好好不到,只有钱管家对她鞠躬道:“夫子,侯爷说世子今日不必上课。”【品文吧 - 为您精选好看的小说 www.pinwenba.com】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