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两名《two》员警看到车上即将《is about》临盆的孕妇,二话不说赶紧启动警示灯,林在前吴在后,经中正路、民族路转华山路,再接中山《Zhongshan》路后左转旭光路,汽机车看到警车鸣笛纷纷礼让闪避,平常至少要花15分钟,在员警带路下只花了2分钟,11时55分许便到达彰基急诊室,这两名《two》员警完成任务后,便离开《absence》继续执行下一站巡逻勤务,让医护人员及张男都非常感《sense》谢有暖警的协助
为题,询问114位妈妈,结果超过七成的孩子都会看电视,而做家事及来厨房帮忙的都只有一成,要怎么做才能减轻妈妈负担、也让孩子愿意帮忙?
在全球气候变化背景下,海洋保育及防灾工作《work》刻不容缓,本次论坛以海洋事务为主题,汇聚知名的专家学者,期藉由官、学多面向研讨,期待大家能深入探讨海洋事务工作《work》重要《important》并吸取宝贵经验,增益专业涵养及国际视野,并特别勉励东部地区巡防局参与同仁,藉由本次论坛加强所属教育《 jiào yù》训练,以提升全体同仁本职专业学能及素养;另基于
进场!台南市,六都之一,分局长是三线一星,之前还有一口气升新竹市警察《policeman》局长的,大,很大!要比军阶的话,如果最大《zuì dà》的是三星上将,那他应该《yīng gāi》是少将以上没问题《wèn tí》
台南市安平区安北路、洲平二街口铁皮遭强风吹起随处飞舞,警方封锁通报相关单位查处排除
影片中可以《 kě yǐ》看见双载情侣趁红灯时,行驶在斑马线上欲横跨路口,结果被左转车道、抢黄灯的休旅车撞得正着、弹飞,2脚同步悬空后再重摔;汽车驾驶见状赶紧下车察看,所幸2人看起来都没有大碍,皆能自行起身
所有《suǒ yǒu》的场景与动作设计相当原汁原味,更有许多《many》意想不到的新意,保证让观众惊呼连连
行政院16日表示,为协助农民因应天然灾害《disaster》及价格《jià gé》崩跌风险,农委会目前正积极研拟
小说 > 玄幻仙侠 > 造化之门 > 造化之门 第二卷 第四百八十一章 红衣公子

第四百八十一章 红衣公子


    这名身穿浅蓝色衣裙的女修长相只能说是普通,皮肤比起一般的女修来,要稍微黑一些。眼睛大而明亮,犹如夜空中的星星一般,让人无法《to be》忽视。她身上那种强横的气息,让宁城心里很是忌惮。可以《 kě yǐ》看出来,这名女修重伤《zhòng shāng》了,就算是这样《zhè yàng》,宁城估计自己《his》就也不是她的对手《Opponent》。

    蓝取禷ttitudes》古抟部醇四牵舷麓蛄苛四且环缓笾辶艘幌旅纪罚澳闶呛稳耍咳绱说偷男尬卧诿餍橄抗龋俊

    宁城是第二次听见人说起明虚,第一次他是从苍蔚的口中听到的。明虚就是界面之间的虚空,也有人直接叫虚空。这个女人也知道《knew》明虚,显然不是普通修真界来的,说不定是星空来的修士。

    这个女修虽然长相普通,但是《dàn shì》她背后隐约有一道淡淡的环轮晕。如果这些环轮光晕稍微明显一些,甚至会让宁城想起华夏古代神话中的那些神,背后都是一圈又一圈的彩色光晕。

    在宁城知道《knew》的记忆当中,知道那光晕叫智慧光也叫辉光、性光。或者还有别的叫法,这有着光芒普照的意思,这个蓝取禷ttitudes》古薇澈笤趺从姓庵值醯墓庠危

    蓝裙女修见宁城不回答,脸色微微一沉,“我刚才问你话,你没有听见?”

    宁城见对方没有要到动手的意思,连忙说道,“我也不知道,我被虚空塌陷吸引,然后就落了进来。”

    “是你?被我追的那个虚空战舰就是你控制的?那红衣公子呢?他怎么可能《kě néng》让你在他的虚空战舰中?而且《ér qiě》以你的修为,在那个破战舰被虚空塌陷吸进去。你怎么还可以活着?”蓝裙女修震惊的接连问道。显然她从宁城的这句话中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听到蓝裙女修的话,宁城瞬间也明白过来。这个女修原来不是追杀他的,无论这个女修是不是感《sense》应到了蜂王卵的气息,她应该《yīng gāi》是追杀那个红衣青年的,那个红衣青年就是红衣公子。那个红衣青年被自己《his》杀了,自己还驾驶着对方的虚空战舰,结果被这个蓝裙女修误会了。

    明白这一点后。宁城大是懊恼,早知道这样《zhè yàng》,他肯定不会冲进虚空塌陷,来到这个鬼地方。

    “我不知道啊,我找到这个战舰的时候《shí hou》,里面确实是有一个红衣青年。他似乎已经《have been》死了,我见这个战舰不错,所以就控制来玩玩,没想到被虚空爆金蜂追杀。结果误入这里面……”宁城连忙陪着笑说道。

    蓝衣女修走到宁城面前,绕着宁城转了一圈,冷晒一声说道,“一派胡言,红衣公子被我重伤《zhòng shāng》,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死掉。应该是你杀了红衣公子。倒是看不出来啊。你还有很多底牌。你才这么低的修为,杀了红衣公子不说,进入虚空塌陷还不死……”

    宁城背后一阵阵的冷汗冒了出来,这个女人要逼问他的秘密了,就算是对方知道他做的,他也不能承认《chéng rèn》,“这位前辈,我进入战舰的时候《shí hou》,就是一个死去的红衣青年,然后……”

    蓝衣女修一摆手。“你不用反驳,以你这点小聪明也想在我面前反驳?你想要说是别人杀了红衣公子吗?那我就告诉你,如果是别人杀了红衣公子,绝对不会留下爆金蜂的蜂王卵不拿走。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你拿走了爆金蜂的蜂王卵,如果你没有拿走那个蜂王卵,那些爆金蜂愿意追杀你?还愿意找死投入虚空塌陷?那才是怪事。应该是红衣公子正在疗伤,你趁机偷袭了他吧?说不定红衣公子在爆金蜂群中疗伤被你偷袭了,不得不佩服你,胆子很大啊。”

    宁城听到这里,顿时默然无语,这个女人太厉害《lì hai 》了,她就好像亲眼看见了一般。在这种女人面前说谎,需要承受很大的压力啊。

    “没错,红衣公子是我杀的……”宁城颓然承认《chéng rèn》了自己干的事情《affair》。

    蓝裙女修嘿嘿一笑,“你死定了,你知道红衣公子是什么人吗?你敢杀他,你不死定了才是怪事。”

    “只要你不说,也没有人知道。”宁城见这名女修似乎没有要杀他的意思,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蓝裙女修不屑的说道,“我不说?就算是你自己不说,人家都知道。你杀了红衣公子,你身上已经《have been》有了记号,只要一去星空,马上就会被人抓到。”

    “啊……”宁城顿时惊异不定起来,因为红衣青年最后一句话,他在杀了红衣青年后,就用神识反复查看过,身上并没有任何痕迹和记号啊?

    看见宁城的动作,蓝裙女修淡声说道,“你也不用查看了,那记号就是我都去不掉,你也想找出来,别做梦了。”

    宁城有些失望的放弃了继续查看,这个明虚峡谷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既然落在这种地方,有什么危险也等出去再说吧。想到这里,他平静的说道,“杀红衣公子的人又不是我一个,如果不是你重伤了他,我也杀不掉他。”

    蓝裙女修没有想到宁城会这么说,她愣了一下,立即咯咯一笑,“你倒是提醒了我,我只要将你杀了,不就什么事情《affair》都没有了吗?”

    听到蓝裙女修的话,宁城立即退后几步戒备起来。

    蓝裙女修看见宁城的样子,有些无语的说道,“别那么紧张,我不会杀你的,你好歹帮我干掉了红衣公子。如果我要杀你,你这么紧张也没有什么用处,你杀了重伤的红衣公子,在我面前还不够看。”

    宁城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尽管不愿意承认,也只能收起自己警惕。对方要杀他,似乎真的不用出什么力气。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警惕也失去了作用。

    “你不要《压嘛碟》我的爆金蜂王卵?”宁城疑惑的问了一句。

    蓝裙女修切了一声说道,“爆金蜂王卵?我要来干什么?这种蜂王卵要成对才可以培育出一个爆金蜂王的,只有一枚,根本就不值钱。红衣公子因为曾经在拍卖会上得到过一枚,所以他才会抢夺这一枚爆金蜂的蜂王卵。”

    宁城愣神了好一会这才再次问道,“既然如此,那些爆金蜂群为什么要追杀我,只有一枚王卵,它们追回去《get back》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处啊。”

    “什么都不懂,就不要《压嘛碟》乱说,给你看看。”蓝裙女修说着拿出一枚玉简丢给你宁城。

    宁城抓过玉简神识扫了出去,很快他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爆金蜂的蜂王卵要培育出来,必须要成对出现《chū xiàn》。两枚王卵在一起《stay》《yī qǐ》,互相吸收其中的蜂王精华。直到其中一枚处于劣势,另外一枚将这一枚精华完全《wán quán》吸收掉,破卵而出。这枚精华被吸收掉的爆金蜂王卵,将完全《wán quán》没有了任何价值。

    如果只有一枚王卵,除了爆金蜂群可以培育出来之外,个人是完全没有办法的。爆金蜂群轮流用自己的生命精华培育这只王卵,时间长了,一样可以破壳而出。

    而且《ér qiě》玉简中记载了爆金蜂的各种培育方法,还有认主方法。宁城心里大喜,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玉简,没想到简简单单就得到了。

    “原来如此。”宁城将表情平静的将手中的玉简递给蓝裙女修,他猜测红衣公子的戒指当中也有这种玉简。

    蓝裙没有接过玉简,随口说道,“这个就送给你吧。我估计你这一辈子也没有机会《offer》出去了,留在这里玩玩爆金蜂王卵也不错。”

    你才玩卵,宁城心里很是不爽。

    蓝裙女修显然感觉《gǎn jué》出来了《lai l》宁城的不友好,不过她并没有理睬宁城,转过身就走。

    宁城反而《fǎn ér》对她好感大生,这个女修看样子也还有一些原则,没有逼问他怎么在空间塌陷中安然无恙的。

    宁城跟了上去问道,“前辈,能不能请问一下怎么从明虚峡谷出去?”

    “你想要出去?”

    “是的,我想要出去。”宁城无语的回答道,这不是废话吗,谁愿意留在这种地方?

    “哦,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安然无恙到达这里的?据我所知,在虚空塌陷中,就算是修为比我还高都很难保全。你没有看见我最珍贵的虚空战舰都被虚空塌陷挤压成为《Become》碎片了?”蓝裙女修淡淡的说道。

    宁城这才明白,原来人家不是不问,而是等着他自己开口。

    “抱歉,这是我的秘密。”宁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蓝裙女修嫣然一笑,“挺好的,怎么从这里出去,也是我的秘密。”

    说完,这蓝裙女修似乎觉得《jué de》还不够,又补充了一句,“你可千万别想着要从这个地方飞出去,以你的修为,就算是飞个几十年也不一定能够到头。还有啊,万一中途落下来了《lai l》,说不定就摔死了哦。”

    说了这句话后,蓝裙女修才加快了步伐,很快就从宁城的视线和神识中消失不见。

    宁城没有追上去,对方修为比他高,既然不愿意说出来,那就算了。他就不相信《xiāng xìn》他有玄黄珠,还出不去一个峡谷。本来他想要慢慢的飞上峡谷,然后从上面走掉。在听了蓝裙女修的话后,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他相信《xiāng xìn》蓝裙女修没有骗他。

    ......(未 完待续 ~^~)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