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图片为版权照片,由达志影像供《ETtoday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达志影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quán bù}转载!
经济{jīng jì}部16日将召开电价审议委员会,决定电价是否上涨;图为经济{jīng jì}部部长沈荣律
召开环评大会,新北市环保局长刘和然亲自出席表达拒绝台电燃煤发电的立场,现场也涌入大批环保团体及关心深澳案的民众登记发言及旁听,即使各界质疑声浪不断,最后环评委员仍作成修正通过结论,刘和然愤而离场以示抗议,痛批台电罔顾大台北地区民众健康,用全民血汗钱换来一座终将成为{Become}蚊子馆的深澳
林口电厂新的机组不只在发电效率上比过去都好,环保标?矢?是国际水?剩?幌掠谔烊计?机组,蔡英文{English}总统{President}也前来视察
台北荣总18日指出,李敖于104年7月因步态不稳至台北荣总求诊,经诊断为脑干肿瘤,于106年4月2日住院,亦顺利于同年8月9日出院;106年10月1日,李敖再度{attitudes}因肺炎入院,治疗后感{sense}染病况稳定
面对北部大量的用电需求,类似的新电厂、新机组计画,固然应该{yīng gāi}用新科技的高标?世纯创?,但也不能一味反对
为题,发表专题演讲,吸引数百位的青年朋友前来听讲,并与讲师热烈提问互动
小说 > 玄幻仙侠 > 太上剑尊 > 章节目录 第427章 我帮你杀

第427章 我帮你杀


    这一番话说出口{chū kǒu},别说是周东阳了,即便是苏颜与何遥他们,也同样听的心惊肉跳!

    这可是道凌圣女啊,即便之前云梦真曾对白乐有几分青眼,也不能这么既无忌惮吧?

    如今周东阳更是都扬言要废白乐的修为了,这种时候{shí hou},白乐若是还不肯低头,那即便是被杀了,怕也是白死啊!

    “圣女,白乐不懂事,我替他向圣女道歉!”

    眼皮猛跳,何遥连忙上前开口解释道,“白乐,还不给圣女道歉!”

    然而{rán ér},出乎所有{suǒ yǒu}人的意料,哪怕是到了此刻,白乐也依然还是没有低头的意思,就这么平静的看着云梦真。

    “太猖狂了!圣女,若不给他一个教训,他岂不是连道凌天宗都要瞧不起了?”

    心中升起一阵狂喜之意,周东阳继续落井下石道。

    他有些不太明白,白乐这是怎么了,还真把自己{his}当根葱啊,别说是一个白乐,就算是整个灵犀剑宗,甚至加上白乐在青州所有{suǒ yǒu}的力量,在面对道凌圣女的时候{shí hou},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yì yì}。

    还是太年轻啊!自以为与道凌圣女认识{known},有几分交情,就敢恃宠而骄,当真是不知死活。

    若是不趁着这个机会{offer},将白乐彻底踩死,他这么多年,也真的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我必须要知道{knew},你跟燕北辰的确没有任何关系!”

    出乎意料,云梦真并没有动怒,反而{but contrary}平静的解释道,“离宗之时,我就承诺过……若你与燕北辰有关系,我必亲手杀之!”

    周东阳终究也不傻,听到这,终于从云梦真的话中,听出了一丝异样来。

    这话中透漏出来的意思,怕是有些不对啊!

    一瞬间,周东阳脸色顿时为之一变,目光闪烁,再搞清楚云梦真对白乐的真实态度{attitudes}之前,他也同样有些不大敢乱插口了。

    “现在我也没法证明{zhèng míng}!”

    迎着云梦真的目光,白乐淡然回答道,“所以……你可以{ kě yǐ}杀了我,永绝后患!”

    看着白乐的眼睛,云梦真心中突然有些疼,沉默了片刻,这才继续说道,“你救过我,可我也已经{have been}换过这情分了!何况,我还送了你一枚剑符,恩怨两清。”

    听到这,白乐心中却是猛然一颤,终于意识到,为何云梦真这一次一定要等自己{his}证明{zhèng míng}与燕北辰之间没关系了。

    在七星塔的时候,自己不得已之下编出来一个云梦真送了自己剑符的借口,让云梦真背了这黑锅!很显然,如今云梦真也已经{have been}知道{knew}这件事了,也正是因此{ yīn cǐ},才会生疑!

    想明白了这一点,白乐心中顿时便软了下来。

    之前,他口气之所以那么生硬,就是因为意识到,云梦真或许早就已经到了,可即便是周东阳对自己下杀手的时候,云梦真也没有出手阻止,而是一直等到最后才露面。

    倘若自己没有九龙环玉佩,也没有通天魔君传人这个身份,那么是不是就要死在周东阳手中了?

    可即便这样{zhè yàng},云梦真还要说周东阳罪不至死,这让他感{sense}到有些心寒。

    仿佛,这份感情,对于云梦真来说,丝毫都不重要{important}一样。

    可如今,意识到是自己先出了岔子,让云梦真生疑了,自然{zì rán}也便理解云梦真的心情了。

    只是,恩怨两清这四个字,依然还是让白乐心中隐隐有些刺痛。

    深吸了一口气,白乐微微躬身,“对不起,是我唐突了……圣女说的是,本就恩怨两清,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说完这一番话,白乐当即转身而去。

    没见面时,他可谓是朝思暮想,可当真正见面了,白乐心中却又变的复杂无比。

    即便他如今已经成为{Become}了青州府主,拥有了星宫境的实力,可与云梦真之间的差距,却也并没有拉近,依然还是那么遥不可及。

    她依然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道凌圣女,而且{but}……比三年前更为出色,更为漂亮。

    最重要{important}的,还是那个一直困扰着白乐的心魔!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不是与燕北辰毫无关系!

    他就是燕北辰!

    倘若云梦真知道这一点,那么无论他们之间有过什么样的感情,或许云梦真唯一{sole}的选择,都是拿起剑来,刺入他的心脏,杀死他这位魔君传人!

    这是宿命!

    他曾说过,不信宿命,可每当想起这一切,心也依然疼的像是在流血一般。

    他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若是注定将会是敌人,那么倒不如就像云梦真所说的,恩怨两清!

    如此,即便是,未来有一天云梦真发现了他的身份,或许……她也不会那么难过了吧?

    这一个转身,白乐心中愁绪百结,可对于云梦真来说,又何尝不是痛的锥心刺骨!

    看到白乐转身的那一瞬间,云梦真仿佛清晰的感受到了白乐身上那一份了断之意,便像是一根针狠狠扎在了心底一样,让她几乎{much}落下泪来。

    “白乐!!!”

    尽管知道这样{zhè yàng},可能{kě néng}会流露出一丝情绪来,可到了这种地步,她也根本忍不住了!

    昔日在灵犀剑宗的一切,如同浮光掠影一般从她的脑海之中闪过!

    那一夜,白乐曾对她许下的承诺,每一个字都仿佛深深印在了她心底一样。

    这些日子,白乐对他魂牵梦绕,可即便是在闭关的时候,她想起白乐的时候,又哪里会比白乐少半分。

    无论她有什么样的理由,可当她看着白乐身陷险境,却依然紧咬着嘴唇,没有出手的时候,心中的痛苦又何尝少过分毫?

    当最终,看到白乐数次被逼入绝境,也没见到燕北辰露面,看到白乐与燕北辰之间,没什么关系的时候,她心中那种窃喜,就像是心中落下了一块千斤巨石一般。

    看到白乐要救苏颜的时候,她心中难以抑制的生出了一丝醋意,所以才会说话如此生硬!

    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有外人在场,她必须要顾忌道凌圣女这个身份。

    可无论怎么样,恩怨两清,也不过是一句气话,是一句敷衍之词!

    她何尝真的想过要与白乐一刀两断!

    喊出这一声,云梦真心中也同样已经做出了决断。

    她与白乐各有心思闹别扭,是她与白乐的事情{affair},轮不到你周东阳插手!就像两个情侣闹别扭了一样,如今反应过来之后,心中那些恼意,自然{zì rán}是不好对白乐发作的,那便只能把周东阳当做出气筒了。

    “你杀不了他……如果一定要杀,我帮你杀!”

    (本章完)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