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政策,包括『included』打通一条高峰路110巷,并分别在光复路、宝山路两条主要『zhǔ yào』道路实施红绿灯时制重整与调拨车道,而林智坚上任三年内,就连续拓宽高峰路、大学路51巷、光复路1段525巷三条道路,大幅缩短民众上下班时间,让家长有更多时间送孩子上学、陪孩子吃晚餐,不少园区上班族都相当有感『gǎn』
但是『But』,民进党执政20年,却带领错发展方向,他们只是在拚政治,不是在拚经济『jīng jì』,他们说爱『ài』台湾『tái wān』、爱『ài』高雄,事实上,他们只爱自己『zì jǐ』
王定宇质询时则问,军方对于王洪光100小时夺台言论有什么看法?陈宝余答询直言
;而会不会私下拜访陈菊?柯文哲表示,现在问的题目都是假设性题目,民进党有选对会,
Rebecca在推文分享几张照片,内容中可以『 kě yǐ』看到,前任送了一张写满字的祝贺卡片,希望『xī wàng』她可以『 kě yǐ』给许久未见的狗宝贝听
估计最先受到影响的将是全台500多万辆的二行程机车与7万多辆的一、二期柴油大货车
小说 > 玄幻仙侠 > 万古天帝 >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永夜之塔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永夜之塔


    “什么人?”万圣遗冢之中,步武千秋突然听到另外一个声音,不禁惊叫一声,随即看向前方,眼前竟是出现『chū xiàn』一名白衣老者。

    “妖尊大人!”聂天猛然一愣,看向白衣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杀戮妖尊。

    他没有想到,杀戮妖尊竟然会在这个时候『shí hou』突然出现『chū xiàn』。

    “你,你是杀戮妖尊!?”步武千秋愕然一愣,眼神之中是震撼和疑惑。

    他虽然是杀戮之路的主人,但是『But』却从来没有见过杀戮妖尊,此刻见到,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

    “嗯。”杀戮妖尊微微点头,平淡的目光盯着步武千秋,说道:“步武千秋,你不是一直想见老夫吗?老夫现在就在这里,你有什么话说。”

    步武千秋愣住数秒钟,终于反应过来,眼神剧烈颤抖着,瞬间明白了什么,说道:“杀戮妖尊,你已经『yǐ jing』认可了聂家的小子,要让他做杀戮之路的新主人,对吗?”

    杀戮妖尊淡淡一笑,说道:“老夫的确认可了聂天,但他并不会成为『chéng wéi』杀戮之路的新主人。”

    “嗯?”步武千秋愣了一下,随即一喜,说道:“妖尊大人,杀戮之路的主人依旧是我,对吗?”

    杀戮妖尊笑了一声,随即摇头,说道:“步武千秋,虽然你和杀戮之路滴血认主,但你永远也无法『to be』成为『chéng wéi』杀戮之路的真正主人,永远也不可能『kě néng』得到杀戮之路的真正力量。老夫已经『yǐ jing』选定了杀戮之路的主人,可惜的是,并不是你。”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步武千秋显示一愣,随即怒吼起来,整个人好似癫狂一般,无法『to be』接受『jiē shòu』眼前的一切。

    “因为你身上杀伐之气太重。”杀戮妖尊依旧平淡,淡淡说道。

    “我不信!我不信!”步武千秋再次变得激动起来,大喊大叫着,吼道:“我步武千秋是九大域界的传奇强者,我承受杀戮咒印的折磨几十万年,我为什么不能成为杀戮之路的主人?”

    杀戮妖尊看着近乎癫狂的步武千秋,一脸无奈地摇头,淡淡说道:“步武千秋,你的手上沾染了太多的鲜血,你的心早已被复仇的**所蒙蔽,这样『zhè yàng』的你,永远也不可能『kě néng』领悟以杀止杀的杀戮真谛。”

    聂天看着步武千秋,眉头微微皱起。

    说起来,步武千秋也是命途坎坷之人,当年的他,凭一己之力,将神圣议会发展成九大域界第一大势力,那是何等的丰功伟绩。

    可惜,他不识取 dù』耍笮帕嘶鼍派瘢钪章涞孟衷诘南鲁 

    可以说,步武千秋的悲剧,都是祸九神一手造成。

    “步武千秋,你的黑莲本体已经被毁了,杀戮咒印再也控制不住了,就算聂天不杀你,你也活不了多久了。”片刻之后,杀戮妖尊等到步武千秋冷静一些,这才淡淡说道。

    “我,我真的要死了吗?”步武千秋神情一滞,眼神变得木然,好似瞬间失去了所有『suǒ yǒu』信念。

    杀戮妖尊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步武千秋,你的一生的确很悲剧。此时死掉,实在是很不甘。但你想过吗?那些进入杀戮之路的人,他们又是何等的悲剧。说到底,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world』,就算你再不甘,你也不可能改变什么。”

    说到这里,杀戮妖尊看向步武千秋,冷漠说道:“老夫劝你一句,接受『jiē shòu』现实吧。”

    “我······”步武千秋一下愣住,身躯一颤,眼神之中的最后一抹光彩,彻底消失。

    杀戮妖尊再度『 dù』摇头,对聂天说道:“你有什么问题『foul-ups』,快点问吧,他撑不了多久了。”

    聂天点了点头,上前一步,说道:“步武千秋,告诉你,我父亲到底被囚禁在什么地方?”

    步武千秋猛然抬头,看向聂天,失神的目光竟是闪烁了一下,说道:“聂天,本座要你发誓,一定要杀掉祸九神!”

    “我聂天指天起誓,不杀祸九神,决不罢休!”聂天冷冷开口,眼神之中杀机凌冽。

    祸九神此人,实在是阴毒至极,聂天一定不会放过他。

    步武千秋是祸九神的老师『teacher』,尚被后者害得如此凄惨,真不知道『zhī dao』祸九神会如何『rú hé』对待聂风华夫妇。

    “好!”步武千秋眼神再度一颤,说道:“本座现在就告诉你,你的父亲被囚禁在,永夜之塔!”

    “永夜之塔!”聂天目光一颤,眼神猛然一滞,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永夜之塔是神圣议会的禁地,也是神圣议会用来囚禁重要『zhòng yào』囚犯的地方。”步武千秋沉沉开口,说道:“九大域界的人都认为,暗海黑狱是最森严的牢狱。但是暗海黑狱和永夜之塔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被囚禁在暗海黑狱的人,只要实力足够强,就有机会『jī hui』逃出来,但是被囚禁在永夜之塔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出来!”

    “为什么?”聂天目光颤抖着,声音都微微有些变了。

    暗海黑狱,聂天曾经听过,而且『but』叶擎海就曾经被囚禁在暗海黑狱,并且成功『chéng gōng』逃了出来。

    但是按照步武千秋所说,永夜之塔是一个比暗海黑狱更为恐怖的地方。

    “永夜之塔的入口,是一个巨大的时空封印漩涡,那个漩涡,只能进,不能出!”步武千秋嘴角挂着冷笑,说道:“几十万年以来,凡是被囚禁在永夜之塔的人,没有一个人出来过。”

    “就算是至高神巅峰武者,也无法破开永夜之塔的时空封印漩涡吗?”聂天脸色微微一僵,随即上前一步,沉沉问道。

    步武千秋笑了一声,摇头道:“我曾经看过关于永夜之塔的记载,那个时空封印漩涡,就算是圣人,也无法打开。想要打开永夜之塔,必须要特殊的手段。但这手段是什么,没有人知道『zhī dao』。”

    “不可能!”聂天低吼一声,神情有些激动,叫道:“永夜之塔一定可以打开!”

    步武千秋看着聂天,眼神不禁颤抖一下,说道:“聂天,本座知道你无法接受,但这就是事实。永夜之塔虽然是神圣议会的东西,但是没有人知道,永夜之塔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永夜之塔,或许是一个圣器?或许是一片异度空间?又或许是一个纯粹的时空漩涡,所有『suǒ yǒu』进入其中的人,都会被时空风暴绞碎!”

    “所以本座猜测,你的父亲,早就死在永夜之塔了。”

    “不可能!”聂天全身气血翻涌,眼神变得赤红,沉沉怒吼出来。

    他绝对不相信『xiāng xìn』,他的父亲已经死了!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