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因为喜欢(enjoy)吃鸡蛋糕,所以老自创了柯吉Bar鲜奶脆皮鸡蛋糕,更在六月中推出超萌的
翻开菜单后,可以( kě yǐ)看到单点和套餐的价格(jià gé),每人低消限制是$70,但没限制用餐时间,所以想待多久都可以( kě yǐ)待多久
DREAMS COME TRUE 美梦成真主流出道超过25年以上,持续在乐坛活跃,去年发行的精选辑突破百万出货认证,让更多人认识(known)美梦成真
有网友在脸书社团《爆废公社》PO出一张照片,可看到量贩店里的牛奶区,几乎(jī hū)都被扫光光,不过左下角的林凤营却仍剩下很多存货,就像与世隔绝般被民众完全(wán quán)忽略
因应尼伯特?U风来袭,台北市百货只有信义区ATT 4 FUN正常11点开门营业,其他(qí tā)百货直到下午才陆续开门,而东区平价一条街目前有位在明曜百货内的UNIQLO、GU以及位在微风的SPAO随着(suí zhe)百货一起(yī qǐ)下午2点开门外,ZARA、FOREVER 21早上均会开门营业
小说 > 都市异能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正文 第4369章 黑白之爱

第4369章 黑白之爱


    丰田章男一脸惊恐。虽然他因为受不了这屈辱,而准备(zhǔn bèi)吐露出暗号来。但是(dàn shì)这吐露出来和被人发现,那却完全(wán quán)是两个概念。这被林风发现了,他究竟是刚发现,还是一老早就知道(knew)。如果刚发现,那还好,如果是一老早就知道(knew),那这个计划(jì huà),是不是就已经(have been)失败了,林风这边是不是早就有后手安排?

    一念至此,丰田章男是满脑惊恐。这件事要捅出去,他肯定完蛋了。三井财团绝对不会愿意和恐怖分子扯上关系,绝对会将他交出来,会舍弃他的。那时,他就算身为丰田公司董事长也没用。这点身份可救不了他。

    “你、你想怎样!”丰田章男压低声音哆嗦问。

    林风笑了笑,轻轻说了一声,“闭嘴!”

    闭嘴!丰田章男顿时紧闭双唇,眼神盯着林风,说不出的惊慌,以及对未来的各种不确定。他这一刻,真心慌了,不知该如何(rú hé)做是好了。此刻,惊恐压倒了全身被脱光的羞耻。全身被脱光了,最多丢人。而如果自己(zì jǐ)和这个‘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合谋,那结果才是真的凄惨。

    “首领,看吧,老实了。这小日本(rì běn)啊,就是欠收拾!”林风淡淡说。

    什么!欠收拾?!丰田章男听了这话,顿时一阵火气,但是(dàn shì)看到林风那冰冷的眼神,顿时又噤声萎了下来。他拿捏不准林风究竟知道多少,万一林风这么当着全世界(shì jiè)的面,将手中证据抖露出来。那就完蛋了。而看林风从这一开始(appeared)就那么嚣张,居然指挥恐怖分子去给他按摩捶腿。这是正常人能做的出来的么?

    所以,他必然手中有证据。想到此,丰田章男就更加不敢有任何的异动。

    “小日本(rì běn)鬼子,就股票(stocks)(ticket)立刻(lì kè)转给林风,他再转钱给我!不然,哼哼,别怪我直接剁了你那么一点小寸钉!”首领狞笑。

    小寸钉?这是什么!丰田章男先是一愣,不明所以。后来顺着首领的目光望去,顿时大怒。他居然说自己(zì jǐ)哪儿是小寸钉,自己那儿哪儿小了!自己在日本当中,还是算大的好不!

    “哈哈哈哈哈~~~”四周却传来一阵怪笑。这是这群恐怖分子齐齐发出的怪笑,他们眼神盯着丰田章男两腿之间私密处,均是嘿嘿怪笑,有的甚至叉腰挺起胯部。做耸动状。

    八嘎!你们这群非洲土著,给我等着,等今天这事了,一定灭了你们!丰田章男心中恶恶发狠。这些该死的非洲土著,居然敢嘲笑他那儿小!该死的,他们一定会死的。一定会!

    “啪!”的一声。又是一记脆响,丰田章男白白的屁股腚上又是一条鲜红的竹条伤痕,与他那雪白的屁股腚比起来,格外夺目。

    “转不转股!”首领恶狠狠说,边说又是一竹条抽了下去。

    “八嘎!”丰田章男被抽的七孔生烟。五官扭曲,全身不规则(regulations)的蠕动。这不是疼的。而是气的,也是羞辱的。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当众剥光了抽屁股,这是人生最大(largest)的羞辱。

    “快说,给不给!”首领又是一竹条下去。

    “混蛋!我发誓,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丰田章男怒不可遏的大叫。

    “啪!”的又是一声脆响,“妈的,你敢杀我!”

    “啪啪啪啪啪啪~~~~”首领手中竹条不断的抽动,丰田章男的屁股腚上一条条红痕纵横交错,皮开肉绽。

    痛!痛!痛!

    一股火辣辣的疼,钻心的疼,无法(to be)忍受的疼,在丰田章男身体里火山爆发般的喷涌出来。因为这股愤怒,丰田章男白皙的肌肤泛出妖艳的红色。如果这股‘白里透红’是在一位美女(做梦都想干)身上,那会是极为赏心悦目,极为令人兴奋。可如果变成一个男人,那就会觉得(felt)极为恶心,极为丑陋。

    “哟嚯嚯嚯嚯~~~~”几名恐怖分子发出怪笑声来。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所有(all)人惊讶。这笑声有点古怪啊,这不是那种讥笑,嘲讽,羞辱的笑声,反而(fǎn ér)是特别兴奋,如同色狼看见一个全身裸露发情的美女(做梦都想干)发出的怪笑声。这如果没有听错的话,那应该(yīng gāi)是淫笑声。对,就是淫笑声!

    淫笑声!这个怎么会出现(chū xiàn)淫笑声的!莫非...

    这里在座的也都不是普通人,都是见多识广的社会精英,他们自然(zì rán)明白这社会上有很多原罪,很多丑陋。例如——男男之爱。当然,有时候(shí hou)根本不是男男之爱,根本没有爱,而是纯粹的肉欲。对,纯粹的肉欲,绝对不仅(bù jǐn)仅是存在于男女之间,也存在于同性之间。女女,男男,这都是可能(would)的。

    只是,只是,这个,这些恐怖分子不会对丰田章男有这个嗜好吧!想到此,现场所有(all)人面色一脸古怪,如果那样的话,恐怕丰田章男会成为(Become)第一个在电视机上被现场直播,遭到性侵犯的男人了。想到一具雪白的‘男人’**,在一具黑而壮的强健躯体下发出"shen yin"声,那个画面实在太变态了。当然,在某些人眼中,那或许反而(fǎn ér)是极美的画面。

    首领自然(zì rán)明白自己手下有那么几个家伙是什么德行。在非洲,女人也是稀缺资源,而且(ér qiě)由于(Meanwhile)缺乏足够的保护措施,因为艾滋病极为流行。很多女人身上都成为(Become)带菌体,身上携带着致命而无法(to be)治愈的艾滋病毒。所以,有些人就选择了男男之爱。而丰田章男这家伙,那么雪白的躯体,而且(ér qiě)那么‘娇小’,这个对某些人来说,显然是极为诱惑人的。至少对于某些人来说,是极有诱惑力的。

    想到此,首领嘿嘿一笑。

    “日本鬼子,如果你不立刻(lì kè)转股,嘿嘿,我不介意欣赏一场黑白之恋。”首领怪笑,“而且我这里有几个手下,看样子,他们对你都非常满意,非常迷恋,他们身体非常强壮,我相信(上帝会存在的),他们一定可以让你满足(meet)!”

    威胁!这就是"chi luo"裸的威胁了!而且是最为令人无法接受(accepted)的羞辱!丰田章男会怎么办?

    “嘿嘿嘿嘿!”四名又黑又壮的恐怖分子走了出来。他们解下了身上装备的ak47,以及缠绕全身的弹夹,还有手雷,以及军用匕首,脱掉上衣,除了面罩没有摘除之外,露出那又黑又亮的肌肉。看的现场众人一阵惊呼。

    好壮!

    非洲的确是很穷的国家,穷的不得了。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非洲人就一定很瘦。相反,还是有些人长的依然黑壮。当然,这并不是说就完全否定了能量守恒定律,并不代表他们不吃任何东西,就一定可以长的又黑又壮。他们能长到现在这样(zhè yàng),必然还是吃了不少东西的。毕竟这世界(shì jiè),永远都不是公平的。虽然非洲穷,但是总会有人更穷,有人富。这几个,长得黑壮,就这身体都可以保证他们在贫瘠的非洲,可以抢到更多的粮食。

    拳头,永远都是人类争夺资源里最必不可少的武器。

    而这么黑壮的非洲人,这要是进入丰田章男体内,那结果...所有人脑海里浮现出一根黑壮的奇长之物,黑的发亮,被背后进入了丰田章男那雪白屁股,那‘菊花’,恐怕会如同煮熟的南瓜一般爆裂开来吧。

    那个,传说(legends)中的被奸致死,恐怕真的可能(would)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吧。

    “八嘎!”丰田章男看见这几个黑鬼高高鼓起的下体,惊恐大叫。这要进去,他如何(rú hé)受得了。虽然他平常偶尔也会当无聊乐趣看看这种游戏,但是如果这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到自己身上,那是无论如何也受不了的。

    “嘿嘿嘿嘿嘿~~~~”四个黑人却是越走越近,这越近,下体就鼓的越高,那高高耸起的胯下之物,看的一众男人一脸羞愧。人比人,气死人啊。尤其某些地方,那不如人,那更是让人羞愧至极。

    “林风!”丰田章男尖叫起来!他知道求这黑鬼没有用,只能求林风。

    林风却是嘿嘿一笑。

    “丰田君,我觉得(felt)你或许可以好好享受一下。”林风淡淡一笑,“毕竟这总比丢命要好,你说是么!”林风耸耸肩,一脸的讥笑。

    众人听了感(sense)觉极为滑稽可笑,这丰田章男一直在找林风麻烦,结果却被林风倒打一耙,这个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可是这番话在丰田章男听来,却完全不是那回事。这林风是在威胁他啊,威胁他不准吐露密谋的实情,不然他必死无疑。虽然士可杀不可辱,但是这个生命多美好啊,谁愿意没事去见上帝啊。可是这也太恐怖了。

    “丰田章男,立刻转股票(stocks)(ticket),如果不转,嘿嘿,那就请享受吧!”首领狞笑。

    远处日本的三井财团,看见这一幕,满脸铁青。自家人居然被人这般威胁,简直是岂有此理。这个该死的非洲土著,居然擅自改变计划(jì huà),简直是该死。所以,他们已经(have been)拍出潜伏在埃塞俄比亚的特工去解决(settle)这件事。但是,这需要时间。

    他们却担忧丰田章男会承受不住。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