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近距离亲眼凝视着心仪的偶像,不少粉丝一个太感『sense』动、害羞下,会忍不住红了眼眶、眼泪『yǎn lèi』掉了下来
影片,只见影片里,10位伴郎统一穿上合身西装,在众人面前一字排开,他们害羞地跳着维吾尔族舞蹈,虽然动作看起来卡卡的,但台下观众才不在意『zài yì』咧!因为大家都被他们一致帅气的长相帅晕啦~
信长初次会面就很中意他;但以为黑人的肤色是染上去的,于是脱了他的衣服用水擦洗,结果当然一点都没掉色,信长这才在惊叹中相信『xiāng xìn』深色肤色是天生的
Sara在实验人员的要求下,用了自己『his』原本的自拍照到交友网站上面与五名男性约会『为了啪啪』,当然这五个人看到她的美照,马上都答应要约出来跟她见面
仔细看下来,粉?@发现这几位男星年纪增长之后,不仅『not only』没有年轻时的青涩感『sense』、多了成熟魅力,身材也都变得更壮了内!我想,年纪越大越有魅力的?z诀就是懂得精进自我吧!只要随时保有一颗年轻的心、要求自己『his』不懈,也可以『can』跟他们一样哦~
不过呢,教徒们的本意不是卖肉,每年的重点都不太一样,但大多对同性议题非常关注
小说 > 玄幻仙侠 > 造化之门 > 造化之门 第二卷 第二百七十四章 因果屋

第二百七十四章 因果屋


    落虹剑宗的中年儒士见宁城接过玉符,又和颜悦色的对站在房间中间的两名『two』年轻男女笑着说道,“这次我们落虹剑宗的宁城修为最低了,你们两个都是元魂一层,要照顾一下宁城师弟啊。www.pinwenba.CoM ”

    那年轻男修听到中年儒士这么说,赶紧躬身说道,“请贝前辈放心,辛海必定会对宁师弟照顾的。”

    中年美妇没好气的盯着这站着的年轻男修说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落虹剑宗底蕴深厚,别看你一个元魂修士,进去后还不一定比得上这个宁城。”

    宁城这才知道『zhī dao』这站在中间的两个年轻男女,就是这次和他一起『with』去的辛海和步眉。辛海很是客气的回应落虹剑宗中年儒士的话,而那个斩情道宗的步眉就好像没听到一般,依然站着不动。

    ……

    宁师弟,你的修为太低了点,暂时就跟在我后面。一旦出现『chū xiàn』什么不妥,你立即捏碎手中的玉符。”辛海出来后,还真的对宁城很是关照。

    “多谢辛师兄。”宁城感谢了一句后问道,“化鼎前辈进来肯定没有事情『shì qing』吗?”

    辛海凝重的说道,“问题『wèn tí』就出在这里,化鼎前辈进来不但没有事情『shì qing』,而且『but』我们跟在化鼎前辈一起『with』,连我们都没有事情。还有一个古怪的地方,在那洞府出现『chū xiàn』的地方,就连化鼎修士的神识也接触不到。”

    “那这里岂不是一个阵法?”宁城问道。

    辛海点点头,“听那些化鼎前辈说,这里就是一个阵法。只是有九级阵法宗师都看不出来这里是什么阵法。我们更是看不出来了『lai l』。”

    说到这里。辛海话锋一转。“你一个玄丹修士敢来这里,实在是了不起。不过你还是要听我一句,宗门奖励虽然好,还要量力而行。”

    宁城已经『have been』有些了解辛海的秉性,他知道『zhī dao』辛海这话不是讥讽他,而是好意。

    “我会尽量小心的,再说辛师兄也会照顾我一些,我知道怎么做。”宁城随意说道。

    果然辛海咧嘴一笑。伸出胖胖的手掌拍了拍宁城的肩膀说道,“宁师弟放心吧,就算是有事情,我们及时捏碎玉符,也可以『can』传送出去。我虽然会照拂你一些,你自己也要随时注意『zhù yì』。斩情道宗的步师妹修为也非常厉害『lì hai 』,她也会对你照拂一二的。”

    从宁城见到对方,一直到现在就没有说话的年轻女修皱了一下眉头,依然没有说话。

    “宁师弟,你注意『zhù yì』点。这黄线之后就是危险区域『qū yù』。进来寻找洞府的弟子,都是在这后面失踪的。”辛海指着脚下的一条粗大黄线。提醒了宁城一句。

    宁城踏过黄线,看着依然荒凉无比,因为战争『zhàn zhēng』坑坑洼洼的地方,有些疑惑的说道,“这里没有什么啊?既没有山林沟壑也没有险峰江河,怎么会在这里失踪……”

    宁城的话忽然止住,他发现身边的辛海和步眉非常突兀的不见了,完全『completely』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波动。

    不等宁城头皮发麻,他就感觉『很爽』到浑身一轻,下一刻他也突兀的出现在了一个阴暗无比的大殿当中。不要『压嘛碟』说捏碎玉符,连反应的机会『jī hui』都没有。此时宁城再次捏碎玉符,却没有半点作用。

    大殿周围没有一个人,除了阴冷冰寒之外,还是阴冷冰寒。

    宁城的注意力立即就集中起来,他感觉『很爽』到了这里已经『have been』不由他控制了。

    这肯定还是一个传送阵,只是这个传送阵等级太高,连九级阵法宗师都看不出来。看样子辛海和步眉被传送的地方和他不一样。

    尽管宁城的注意力和神识时时刻刻都在观察周围的情况,但是『But』他在这大殿中呆了好久,都没有看出任何危险。唯一『wéi yī』不同的感觉,就是这个大殿中有一种很是奇怪的气息力量环绕。如果宁城没有接触过愿力,他肯定无法『to be』知道这是什么力量。

    宁城接触过愿力,他能感觉的出来,这是一种和愿力类似,却绝对不是愿力的力量。

    同时宁城也发现这个大殿没有出口『chū kǒu』,他小心的进入大殿的深处。当他走到大殿最深处的时候『shí hou』,却看见了一丝淡弱的光芒射出来,这一丝光芒就是神识触摸一下就觉得『felt』无比舒适。显然这是灵气光芒,宁城心里一动,立即加快了步伐。

    ……

    与此同时,在一间犹如童话世界『world』一般的雪白冰屋中,冰冻着一百多名修士,这些修士从玄液到元魂都有。

    这个雪白的冰屋,却有一个古怪的名字,叫因果屋。

    所有『suǒ yǒu』在因果屋中的修士,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全部『quán bù』被冰冻在一根晶莹剔透的冰柱当中。而且『but』所有『suǒ yǒu』的修士都祭出了自己的法宝将全身上下护住,同时又无法『to be』动弹,他们在抵挡冰柱中的可怕冰寒。

    忽然间,其中一个冰柱内的修士微微颤抖了一下,他防御法宝上的光泽一暗。随即‘咔嚓’一声,一道淡淡的影子从这修士身上飘了出去,落进了这冰屋最上面的大鼎中。下一刻,这名被冰柱冻住的修士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attitudes』融化,慢慢的消失不见。

    冰屋中其余冰柱中的修士看见这一幕都是默默不语,除了更为拼命的用法宝挡住冰柱的冰寒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样『zhè yàng』的情景在这冰屋当中每天都会不断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数个大宗门的弟子,还有许多『many』做任务的散修,落在这里后,都会被送到这个冰屋,同时被冰冻起来。然后任凭你抵挡这些冰寒,只要抵挡不住,你的魂魄就会飘出身体,进入冰屋的大鼎中。

    一旦魂魄消失,肉身将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attitudes』分解涅化。肉身涅化后,法宝东西全部『quán bù』都会消失一空。

    而且在这个冰屋中被冰冻住,根本和修为毫无关系。你的修为越高,冰冻你的冰柱越强大。

    被冰冻在这种冰屋之中,只有拥有一件好的防御法宝,同时神识和真元强大的修士,才可以抵抗的更长一些。但那也只是抵挡的更长一些而已,到了最后,依然还是会化成冰渣消失无踪。

    只有在这里,才可以看得出来散修和宗门弟子的区别。能用法宝护住自己几个月不被冻化消失的,大部分都是宗门弟子,散修寥寥无几。但是『But』随着『Along with』时间流逝,这冰屋中的冰柱也越来越少,最多的时候『shí hou』有一千多冰柱,现在只有一百多了。

    又是三道人影分别落在了三个不同的角落,冰屋中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冰屋中即将『jí jiāng』再增加三个冰柱。

    别看进来的人看不到冰屋,可是冰屋中的人对进来的人看的清清楚楚。他们自己也是这样『zhè yàng』进来的,然后只要随便拿这里面的任何一样宝物,就会被传送到冰屋,然后被冰柱冻住。

    这个大殿就和冰屋的名字一样很奇怪,如果你在这里面什么东西都不拿,绝对不会被传送到冰屋。事实上进入这个大殿后,还没有一个修士能忍住什么东西都不拿的。而且进入这个大殿后,似乎只会记得这里是一个上古洞府,只知道自己是来这里寻找好东西的。至于怎么来的,都会在意『zài yì』识中变得模糊,或者是不重要『important』起来,甚至根本就不愿意想起来。

    “宁城怎么也来了『lai l』?”被冻在冰柱中的梁可馨一看宁城就认了出来,随即她就叹了口气。宁城确实是厉害『lì hai 』,但他很快将和她一样,被冻在这个冰屋之中,然后慢慢等死。

    能在这冰屋中坚持三四个月还能不陨落的玄液修士,绝对不超过五个,而她梁可馨却是其中一个。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曾经是一名元魂境修士。她的底牌远比一般的玄液修士要多一些,就算是这样,她也知道她距离陨落最多只有一两天时间了。

    ……

    “下品真器?”辛海刚被传送下来的时候,还有些吃惊,但是当他看见一件下品真器的时候,毫不犹豫的伸手就抓过去。这一刻,他完全『completely』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进来的。

    冰屋中被冰冻住的修士纷纷摇头,这家伙的抵抗能力太差了,一件下品真器就忍不住动手。不过想到自己,这种摇头立即就变成了深深的叹息。当初他们不一样是因为看见了一件喜欢『enjoy』的宝物,然后伸手一抓,然偶就被传送到因果屋中来的吗?

    辛海在抓到下品真器的瞬间,一种他根本就无法抵挡的力量席卷了过来,他立即就知道不好,这瞬间他想起了是怎么回事。只是不等他反应过来,下一刻他同样出现在了冰屋之中,并且被一根冰柱冻住。

    看着冰屋里面一百多冰柱,每一个冰柱里面都困住了一名修士,辛海在这瞬间彻底的明白了过来。难怪消失了这么多的修士,原来这些修士都和他一样,因为要拿这里的宝物,然后被冻在了这个冰屋当中。

    他的念头刚刚转到这里,冰屋中又是一道光芒闪了一下,屋子中凭空再多了一个柱子。看着在柱子里面的步眉,辛海摇了摇头,他知道那个宁师弟很快就会过来了。

    一阵阵冰寒袭来,似乎要将他的肉身撕开,然后摄走他的魂魄。辛海赶紧祭出自己的防御法宝将周身护住,这才感觉稍微好了一些。随即他就看见了宁城,宁城也走进了他之前走进的那个豪华的大殿。

    (双倍月票『piào』到来的第一更送上,求月票『piào』)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