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看到这里,很多人一定和熊喵一样有疑问,究竟里肌肉和腰内肉要怎么选择呢?其实一般而言,炸猪排几乎<much>都是选用里肌肉和腰内肉这两个部位来油炸
BRONTE?u造,?窕钇蒙?实牡愕阃佳?设计托特包,共有米色、海军蓝,售价4,680元
日前曾有一名美国街友,收到<shōu dào>千元捐款后并没有独吞,反而<fǎn ér>拿去买东西发给更多人,震惊许多<many>网友
建议可至收容所或,找寻看对眼的狗狗,除了能给小生命一个家,毛宝贝还会因为获得新生,而对毛主人忠心耿耿喔!
英国诺森伯兰郡(Northumberland)的医师伯威勒(Ben Burville)喜欢<xǐ huan>潜水,而他也在水底交了一群很特别的朋友,这些小家伙已经<have been>认得他了,一下水就会自动靠过来与他玩耍、握手与亲吻,这群新朋友是可爱<ài>的海豹
Oivo 是专门为时常旅行<lǚ xíng>的朋友们设计的,在如此忙碌奔波的生活,当然也需要有强劲的保护功能:除了提供稳定的电压,Oivo 还有耐冲击和防溅构造,所有<suǒ yǒu>的金属部件配有厚厚的防腐涂层,确保使用寿命
小说 > 玄幻仙侠 > 造化之门 > 造化之门 第二卷 第五百三十三章 够种的修士

第五百三十三章 够种的修士


    天吉城论道大会的问道台一直是比较有名的,在这里决斗的修士也不在少数。相差两个境界上问道台打斗的修士也不是没有,不过如宁城和娄平川这样<zhè yàng>,相差两个境界,又带着仇恨上台,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的,还真的没有。

    无论是因为宁城和娄平川修为的差距,还是娄平川的天才之名,都是看点。此时论道会场上几乎<much>所有<suǒ yǒu>的人都围过来了<老弟>,想要看看这相差两个境界的决斗。或者说是想要看看,宁城这个差点将娄平川说的吐血念星修士,到底有什么本事,是不是就一张嘴说话犀利。

    “我会让你明白,你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娄平川站在问道台上后,早已恢复了原来的冷静,再也没有一丝急躁或者是愤怒的表情。

    说完,根本就不等宁城回答,他的周围已经<have been>模糊起来。

    瞬息间,宁城就感<sense>觉到自己<zì jǐ>被一种力量束缚,空间完全<wán quán>挤压。宁城心里暗懔,他和许多<many>窥星境修士交过手,知道<zhī dao>相比起之前的打斗,星空修士的域占有非常大的作用。

    现在娄平川束缚他的就是域,而且<ér qiě>这种域和普通的域完全<wán quán>不同。宁城肯定,如果他还是之前的那种识海,哪怕现在晋级念星中期了,他的域在娄平川这种强大的域下面,也只能勉强护住自己<zì jǐ>。娄平川的域可以< kě yǐ>压制对方的域伸展,然后浸透入对方的域中。

    若真是这种情况,对宁城来说。他只能凭借自己的枪技和星元来对抗。不过娄平川既然能伸展出这么强大的域。法技神通岂能差了?

    可以< kě yǐ>想象,一般的念星修士,在这种域下挣扎的时候<When>,对方已经迅速的下杀手了。这家伙果然有点来头,难怪被叫着天才。

    宁城不是普通的念星修士,他的识海渡过涅槃劫,是星空识海。娄平川的域可以碾压普通念星修士的域。然后秒杀对方,但对宁城没有作用。

    宁城知道<zhī dao>他不是娄平川的对手<duì shǒu>,他也不主动出击,而是通过躲避自保,他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娄平川想要杀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affair>。

    问道台和普通决斗台不同,决斗台是生死战,问道台是道法争执战。只要他打一会,就主动认输。宁城并不会怕认输,就算是他能赢。他也不打算赢。这种出风头的事情<affair>,宁城绝对不会去做的,至少现在他不会脑残的去做这种事情。

    感<sense>觉到宁城在自己的域中,只能伸展出一个存身的空间,娄平川狞笑一声,靠嘴厉害<lì hai >就行了吗?他已经下定决心。不让宁城生不如死。他就不是娄平川。

    在娄平川以为域完全建功的时候<When>,一对铜钹被祭出。

    随着<suí zhe>铜钹轰出,让人浑身不自在的声音一**的轰了出来。

    宁城第一个感受到其中的可怕,在这种铜钹声音渗透进他的域中后,他浑身都不自在起来,一种煎熬无比的难受传来。他唯一<sole>的感觉<很爽>就是,是觉得<jué de>自己要吐,而且<ér qiě>要将五脏六腑都要吐出。

    可这还不是最终的攻击<gōng jī>,随着<suí zhe>铜钹的声音越来越低沉,越来越密集。一道道看不见的刃芒轰在了宁城的身上。

    一道道血光溅出,宁城感觉<很爽>到自己的星元在迅速减退,好像下一刻就要消失不见一般。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zhè yàng>下去。他本来就不是娄平川的对手<duì shǒu>,如果任凭对手这样攻击<gōng jī>下去,他有死无生。

    台下的人看见双方普一交手,宁城就被娄平川的域束缚住,娄平川的第一次攻击,宁城就受伤。而且到现在为止,宁城连法宝都没有祭出。

    一阵阵的叹息传来,这个念星修士虽然够种,怎奈和对方的修为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一些。可以肯定,只要再过几个呼吸,这个念星修士就会陨落在娄平川的手中。

    娄平川讥讽的盯着宁城说道,“我还没开始<kāi shǐ>呢,你这就不行了?那等会我更厉害<lì hai >的手段攻击出来,你是不是要跪在地上求饶了?你放心,我会好好折磨你的。”

    原本要祭出一柄普通枪器的宁城心里忽然一动,他肯定自己的域不会比娄平川差,他只是没有全部<quán bù>爆发,现在处于抵抗中而已。

    既然域不比对方差,对方想要瞬杀他,那就绝对不可能<would>。

    想到这里,宁城同样不屑的说的,“你是孬种大家都知道,有什么手段尽管拿出来吧,你爷爷等着。”

    说完后,宁城不但不祭出法宝抵抗,反而<fǎn ér>运转了炼体功法。他的炼体功法同样是无形无相,哪怕在打斗中,一样可以运转如意。他肯定以娄平川这种爱<ài>面子的号称天才,就算是要杀他也是光明正大,绝对不会搞什么阴险袭击。再说,就算是娄平川搞阴险袭击,他有强大的域做后盾,也可以及时躲避。

    台下观看的修士,也不得不佩服宁城有种。被打成这样了,还在讥讽娄平川。

    娄平川更是额头青筋直冒,铜钹轰出的无形音刃芒更多,更是密集。这些刃芒每一道都夹杂着磅礴的星元轰在宁城身上,连绵不断。

    宁城疯狂的运转炼体功法,不断的将这种攻击用来凝练自己的肉身。这一刻,他恨不得娄平川的攻击来的更猛烈一些,更狂暴一些。

    “噗噗噗……”一道道的血光不断的溅起,宁城身上的血肉被轰的和碎布一般,血肉淋漓。这一刻宁城浑身都成了血人,被娄平川轰断的骨骼连台下都可以听到。可是宁城依然冷静的盯着娄平川,手中拿着一柄只有真器级别的长剑做着无用的抵挡。

    娄平川心里是快意不已,攻击愈发密集,他觉得<jué de>对宁城的这种折磨,可以让他赢回一点面子,让他心里舒畅。

    但是<But>很快他就感觉到不对了,宁城身上受到的伤越来越多,而他的气息竟然越来越强,似乎还有一种奇怪的星元波动,这是怎么回事?如果说这不是最古怪的,那他的域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碾压对方的域,这才是最大<zuì dà>的古怪。

    这不对劲,肯定有问题<wèn tí>,娄平川心里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咔咔……”宁城第一次感觉到在这种猛烈的攻击下,他一边要用域抵抗,一边要疯狂运转炼体功法时候的好处,这种危机感激发了他的身体极限,他的炼体修为迅速攀升,很快就来到了七级神躯的临界点。

    鲜血飞溅,骨骼断裂,台下一些修士心理上已站在宁城这边,甚至不得不佩服宁城够种。一些修士已经不忍宁城继续这样下去,不是因为心软,这里的修士有几个没有杀过人?只是这种血淋淋的折磨,实在是比直接斩杀更血腥。

    “咯咯”的骨骼声音被娄平川听到,娄平川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个小小的念星蝼蚁,竟然敢在和他对战的时候炼体。不但炼体,而且还到了即将<jí jiāng>晋级的地步。

    宁城的确是到了即将<jí jiāng>晋级的地步,他的体表血肉模糊,看起来极为可怕,事实上肉身在迅速凝聚小范围的组合,伤势并不重。或者说这点伤势,他连丹药都不需要用,就可以随时恢复。

    “你找死……”娄平川再也顾不得慢慢折磨宁城,手中的一面铜钹化成了一道若有若无的淡金色影子,迅速的飞了出去。

    铜钹穿透宁城域的瞬间,宁城就感觉到了。宁城震惊的发现,他根本就无法<to be>抵抗。哪怕是他祭出了涅槃枪,这一下也挡不住。除非他祭出无极青雷城,但是<But>祭出无极青雷城必须早点祭出,现在也是来不及了。

    这一刻,宁城心里产生了一种惊慌,他觉得自己太张狂了些。之前娄平川是想要折磨他,所以没有下杀手。现在对方想要杀他了,他如果再继续这样炼体,那是找死。

    “噗……”不等宁城扭转身形,铜钹直接从宁城的腰间穿过,卷起一道血箭。宁城被铜钹轰飞的同时,也是一口鲜血喷出。他的经脉在这一瞬间断裂,重伤<zhòng shāng>,同时在这一瞬间又组合起来。

    下一刻,宁城就感觉到自己的骨骼开始<kāi shǐ>重组,他的肉身在这一刻晋级到了八级神躯。

    娄平川嘴角更是带着死一般的杀意,周围的空间发出一阵阵的颤动。他要撕裂宁城的域,然后一次干掉宁城。

    宁城吁了口气,正准备<ready to>祭出涅槃枪拼命,就听到一个冷厉的声音说道,“够了。娄平川,你一个聚星修士和一个念星修士切磋,到了这里已经行了,不用再打下去。”

    没有人说话,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同情宁城。就算是引起这件事的昭言翔也不得不佩服宁城够种,竟然能撑到现在。不但是撑到现在,宁城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他的杀意反而越来越强。

    整个论道场,只有娄平川和宁城明白是怎么回事。宁城也不想打下去了,他刚刚晋级到八级神躯,加上今天在问道广场听到的东西,他早就有了极大的收获。和娄平川这一战,他的目的全部<quán bù>达到了,何必再打下去?

    娄平川知道宁城在利用自己炼体后,更是恨不得杀了宁城。可是听到这个叫停的声音,他也不得不停<bù tíng>下。这个女修叫唐雨,对方的身份他很清楚,同样是曼伦星空的天才之一,名头却远不是他能比的,

    如说曼伦星空有十大天才,他娄平川可以名列第十的话,那唐雨就可以名列前三。这不是主要<main>的,主要<main>的是这个说话的女修有一个强大的老爹,曼伦星空的永恒境强者唐一堂。

    (第二章送上,请求最后几小时的双倍月票<ticket>支持<support>。)

    ......(未 完待续 ~^~)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