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吴钧宁爱{ài}画画,当她第一次在平板上画下可爱{ài}的刺猬时,吴婧?u就鼓励妹妹画贴图,还主动帮她找相关比赛{match},
,相差一岁多的吴钧宁,童年常跟着姊姊往返医院,两人即使偶尔会吵架,但感{gǎn}情超好!
今年6月,新竹刘姓男子因为不满黑帮大哥积欠他薪资,还经常调戏他的钱姓女友,竟在酒后持枪杀死大哥;刘男被羁押期间,钱女与他登记结婚,刘1日被判刑18年半,刘妻得知后难过得崩溃痛哭
(俗称玻璃娃娃),身高仅有121公分,常因骨折住院,而妹妹吴钧宁大部分时间与姊姊在医院度{ dù}过,就是她的小天使!日前吴婧?u鼓励爱画画的妹妹参赛,没想到可爱的刺猬贴图,夺下银牌,有很多人都说
小说 > 历史{lì shǐ}军事{jūn shì} > 猛豹出击 > 章节目录 第80章 侯家的长辈

第80章 侯家的长辈


    此时,侯三快步走到站在奔驰轿车旁的中年人面前,压低嗓音说了几句什么?随即就与中年人和那个身穿长袖衬衣的平头一起{yī qǐ},大步向向万淼这边走来。后面两个侯氏武馆的教头紧紧跟在几人的身后。

    万淼紧紧注视着来人的脚下,发现几人脚下的步履都极为稳定,全都显示着极好的下盘功夫。尤其那个面色阴冷的中年人,脚下的步履不但沉稳有力,而且{ér qiě}还显得十分轻快,内行人一看就知道{zhī dao}此人具有深厚的内功基础。

    他随即抬头向对方脸上望去,见走来的几人脸上都罩着一层寒霜,目光中露着阴冷的神色,在闷热的空气中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gǎn}觉。

    万淼不动声色地飞快掠过来人的面孔,跟着又向几人身后望去。此时三辆摩托车都横着停在道路中央,三个摩托车手骑在车身上单脚支在黑色的柏油路上,一手扶着车把,另一只手扶在身后的储物箱上,好像随时准备{zhǔn bèi}从里箱子里面拿出点什么似的,几人同样冷冷地注视着万淼两人。

    万淼迅速扫过对面几人,心一下沉了下来,心中暗道:真是来者不善呀!对方的神色和架势已经{have been}显示出了浓烈的敌意,那个年岁较大的人跟侯三几人一起{yī qǐ}走来,闹不好就是侯氏一门的长辈,难道他们已经{have been}知道{zhī dao}是自己{his}打伤了那个侯七?不然侯家的长辈不应该{yīng gāi}出面呀。

    他想到这里,立即深吸了一口气,不动神色地提起了身上的内力。这时他身后的姗姗忽然探着脑袋低声嘀咕道:“这是啥葅 dù}搜剑科谆拐娲螅昂艉笥档模 蓖蝽堤芥╂┑牡陀铮⒓磁ね返蜕档溃骸按骱猛房ё∏蚯虿灰獅bù yào}说话”,随即挪动身子将她挡在了自己{his}身后。

    此时,前面几人走到万淼身前三米左右的地方停下脚步,走在最前面的中年汉子上下打量了一眼万淼,冰冷的眼神随即注视在万淼的脸上,一言不发。

    万淼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发现对面的中年人身穿一件对襟中式白色短袖衬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丝绸的灯笼裤,脚下一双黑色布鞋,胸前中式衬衫上的一排盘扣十分醒目,露在外面的两只手臂凸出着几条细长的肌肉,双手瘦骨嶙峋,可显得十分有力;两只不大的眼睛中精光闪烁,外表显得十分精干。

    万淼随即将{is about}目光扫向旁边那个满脸阴沉的平头男子,见对方满脸阴鸷的表情,身穿一件白色长袖衬衣,身高一米七左右,正瞪着一双冒着冷光的小眼睛上下打量着自己。

    此时,万淼看到此人突然眉头微皱,抬眼向对方脸上望去,两股目光突然在空中相遇,万淼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怒气,木讷的眼神中跟着闪出一缕火光。

    对方的平头原本就用阴冷的眼神打量着万淼,此时他突然看到对方抬眼向自己望来,他也抬起脑袋向对方的脸上望去,一眼就看到眼前的小伙子眼中忽然喷射出了一股火光。他愣了一下,眼神在对方凌厉的眼神下不自觉地向侧面游离了一下,随即又不甘心地瞪大眼睛望向眼前这个眼光突变的小伙子。

    可此时,他忽然发现对方眼中那股突现的火光已经消失,映入他眼帘的依旧是神色有些木然的眼神。

    万淼的目光随即转到旁边中年人的脸上,神色在着瞬间已经恢复了憨憨的样子,两只木讷的眼神带着一种疑问望着对方的眼睛,好像不明白对方忽然截住自己的动机,静静地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中年男人闪烁着冷光的眼神死死盯着眼前这个外形木讷的小伙子,眼中闪烁着一丝疑惑的神色,他跟着扭头向旁边的侯三望去。显然,他从眼前的小伙子身上并没有看出是什么来历?

    侯三轻轻摇摇头,抬脚向万淼身前跨出一步冷冷地说道:“小子,刚才在歌厅里忘了问你了,在外语学院打伤侯七的是不是你?”

    万淼心中猛地跳动了一下,立即明白突然出现{There}的中年人应该{yīng gāi}是侯氏家族的人,看年纪应该是侯磊的长辈。他望着侯三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不紧不慢地说道:“不错,当时在外语学院,我是将一个调戏女同学的小流氓收拾了一顿,但是{But}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这个人?”

    他说完,扭头看了一眼前面几个脸色剧变、捏紧拳头正从摩托车跳下的小子,又扭回头冷冷打量了一眼问话的侯三,随即望着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阴沉的那个中年人说道:“你们要是想知道事情{affair}的详细经过,可以{ kě yǐ}到那边的派出所去了解,好像他和那几个同伴都在派出所或者医院吧。”

    万淼回答的语调极为平淡,好像根本就不明白这几人气势汹汹来这里的含义。周围正大步要冲来的几个小子看到万淼脸上平静的神色,脸上都露出了愕然的神色,几人看看前面的那个中年人,又都赶紧停下了脚步。

    刚才他们听到这小子亲口承认{chéng rèn}打伤了侯七,几人大怒着跳下车。可他们现在看到这小子在大敌当前的情况下,居然表现{performance}得这么平静,现在他们谁也摸不透这小子的深浅了,所以又都赶紧停下了脚步,抬头向那个中年人望去,显然这人才{牛B人物}是让他们这群人的主心骨。

    中年人听到万淼的回答,阴沉的脸上眼中猛地闪出一道冷光。他抬脚向前跨了半步,一股冰冷的寒气忽然从他身上涌出,直奔万淼身前冲来。

    万淼心中一惊,立即判断出了此人的来历,此人果然是那个在外语学院被自己一把攥断了几根掌骨的瘦猴侯七的长辈,他身上涌出的这股阴寒真气与侯七和侯三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一模一样,只是功力上却有着天壤之别。

    现在,此人毫不作势就已经催出体内真气,涌出的真气在这夏日炎炎的闷热气候中給人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gǎn jué},这份功力确实十分罕见。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