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高恩2018年11月被踢【tī】爆,在另一名董事凯利的协助下,长年低报自身薪资,涉嫌挪用公款,遭到Nissan内部?L证举报
将重出江湖,且就在高雄左楠区刘世芳的选区上路,让左楠的军眷子弟们瞧瞧,谁把军人当成仇人
据CNN报导,卡斯楚自从2012年在民主党大会担任首要演说人(keynote speaker)以来,就被认为是民主党的新星,而他说话的方式也被认为与欧巴马极为相似
此外,蔡英文【English】跟苏贞昌都指出,地方政府是整个安全【safest】网的第一线,中央除了持续给予足够的资源跟支持【zhī chí】,面对层出不穷的事件,第一线的权责单位更应该积极检视、确认既有工作是否还有不足之处,并立即检讨,投取綼ttitudes】敫淖魑
这项决策引发某些关员的反对声浪,前国防部长马提斯(Jim Mattis)甚至为此闪电请辞,美国驻叙利亚特使麦戈尔克(Brett McGurk)也心灰意冷的决定离开【absence】,与美共同对抗IS的库德族更是感【sense】到错愕
她更强调【qiáng diào】,丈夫目前的处境,仅仅是日本无情的司法制度【attitudes】内的一个个案而已
小说 > 现代言情 > 甜宠调酒师:痴情帝少 > 章节目录 第260章 :我只信她

第260章 :我只信她


    上官宜璐不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手掌更是一片黏腻。

    她想要出声,但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只能不断在心中呐喊——别去拿,千万别去拿!

    赵然,你若对我有半分相心,就不要去看诊断书。

    这完完全【wán quán】全就是胡志玲设下的一个圈套,因为弟弟被送进了监狱,所以她想方设法前来报仇。

    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想要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赵然,你可千万别上她的当啊!

    饶是上官宜璐百般暗示,赵然的手还是伸了过去……

    他几乎【jī hū】是不假思索的将报告拿了起来。

    许方舟见状,正想出声解释。

    谁给他的下一个动作,竟是将报告狠狠的甩到了地上!

    这个动作不要说上官宜璐跟许方舟,就连胡志玲也是大吃一惊!

    紧接着便听赵然冷冷道,“胡小姐,别拿这种小儿科的东西来糊弄我!我跟上官宜璐订过婚也分过手,复合过也闹过别扭。一路吵吵闹闹的走来,既没有因为家人的反对而分开,也没有因为门第的悬殊而走散,就是因为我们知道【zhī dao】信任是一切感【sense】情的基础。”

    赵然说着抚了抚上官宜璐的面颊,一脸深情道,“我相信她,所以不管是什么权威,什么机构开出的证明。只要上官宜璐告诉我那是假的。别说上面的字,连一个标点符号我都不会相信……”

    赵然这番话得上官宜璐心潮澎湃,还不等他说完,便抓住赵然的手,狠狠的亲了一口。

    赵然反手将她搂进怀里,揉着她的短发道,“你属狗的吗?这也能让你想亲我。”

    结果被上官宜璐逮住脑袋又亲了一下。

    “没想到,在你心里我的话这么管用!早知道【zhī dao】我就直接跟你讲了,省得还要做思想斗争,把自己【his】吓个半死。”

    “你还真担心【worry about】我会听信这种事?”

    赵然挑起眉梢。

    “那当然,刚才你拿报告的时候【When】,我可是吓了一跳呢!”

    上官宜璐说着鼓起面颊……

    然而真正被现实吓了一跳的并不是她,而是对面的胡志玲!

    她设想过各种各样,赵然看到报告后愤怒异常的样子。

    但就是没想到,在报告与上官宜璐之间,姓赵的居然毫无条件的选择了上官宜璐?!

    让费尽心思拿到体检报告的自己【his】,变成了跳梁小丑,还是不值一提的那种?!

    胡志玲气急败坏,差点呕出一口血来,她柳眉倒竖指着赵然便骂,“气死我了,你这家伙简直是个榆木脑袋,好好的体检报告不信,偏要相信上官宜璐满嘴的鬼话!好心当做驴肝肺,你就在上官宜璐给你编织的谎话里活一辈子吧,到时候【When】你赵家断子绝孙,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胡志玲对那份体检报告深信不疑,根本不作他想。

    只觉自己铁证如山,赵然不信完全【wán quán】是被猪油蒙了心。

    赵然则懒得与这种人解释,倒是许方舟在一旁颇有深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牵起嘴角道,“胡小姐果然心地善良,自己都年近三十了,也不急着找对象。倒是有闲心关心别人断不断子,绝不绝孙!依我看,有这功夫还不如把眼睛擦亮点,下回找男人时,别找那种订过婚的,最起码别找那种一颗心拴在其他【other】女人身上的……”

    她说着拿余光瞥了一眼胡志玲,只见这胡大小姐气得面容扭曲,再也顾不上自己的身份,狠狠的瞪了过来。

    许方舟脸上笑容不减,朝她微微颔了颔首。

    胡志玲只觉气血一阵翻涌,咬牙切齿道,“多谢蒋夫人提醒。”

    说完作势要离开【absence】病房。

    上官宜璐忙道,“怎么了?胡小姐!不是说好来探望我的病情吗?这才看了多大一会儿,你就急着要走?”

    胡志玲这时哪还有心情接她的话茬?

    只觉得在病房里多待一分钟,都是对她的羞辱。

    于是愤而道了声——告辞,抓起包包,逃也似的离开了病房。

    上官宜璐见到她这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乐得差点从床上跌下来。

    幸亏赵然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

    上官宜璐指着胡志玲的背影,“我还从来没见过她这么狼狈的模样。”说着拍了拍赵然的胳膊,“你这回表现【performance】的不错,打算让我怎么犒劳你?”

    许方舟一听‘犒劳’二字,立时耳朵就竖了起来。

    觉得这正是告诉上官宜璐,赵然被派去非洲出差的最好时机!

    然而赵然恰巧跟她想到了一块。

    于是还不得许方舟开口,赵然便道,“要不要跟我出去度假?”

    上官宜璐闻言不由眉头一蹙,不明白好端端的赵然怎么会提出这种要求?

    但两人正说到兴头上,就这么拒绝他,恐怕也不太好……

    于是上官宜璐沉吟了片刻,点着头道,“去哪里?”

    “非……非洲。”

    赵然说着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的冲上官宜璐笑了起来。

    “其实吧……是因为……”

    “因为赵然作了深刻的反思,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工作太忙,根本没有好好陪你,尽到一个未婚夫的职责。所以特地向蒋少请了三个月的假,打算前往非洲,跟你好好促进一下感情!”

    许方舟说着还朝上官宜璐竖起了大拇指。

    她自觉说得天衣无缝,但连三岁的小孩都骗不倒。

    上官宜璐闻言呵呵一笑,“这么长时间环球旅行【lǚ xíng】都够了,我干嘛非要跟赵然在非洲的耗着?”

    “这……”许方舟笑容一僵。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宜璐横眉冷对。

    许方舟只好掏出包包里的出差计划【jì huà】书,抱着必死的决心递到了上官宜璐面前。

    上官宜璐略微扫了一眼,紧接着整个医院里都可以【 kě yǐ】听到她的怒吼——“许方舟,这就是你答应替我向蒋少求情,给赵然减少工作量的结果?!”

    许方舟:……

    上官宜璐虽然吼归吼,但出差计划【jì huà】书已经下达,不能更改。

    三个月的时间又太过漫长【long】,她根本无法【to be】忍受与赵然分居两地的生活,最后只能含恨陪同!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