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平壤顾名思义为“平坦土地”之意,地处朝鲜西北部准平原地带,山清水秀、土肥地沃。
澳大利亚华人团体协会主席吴昌茂医生在发言中代表华人华侨向祖(籍)国人民拜年,祝愿中国(zhōng guó)社会和经济(jīng jì)发展在新的一年取得更大的成就。
留学生(xué sheng)代表也纷纷上台介绍自身留学见闻。
光天化日抢劫据新华网报导,已赶至案发地点的中国(zhōng guó)驻约翰尼斯堡总领馆领事徐德福在接受新华社记者(jì zhě)电话採访时说,遇难者名叫陈姨仔,是福建福清人,她与丈夫和儿子在维尔科姆市商业区经营一家百货店。
小说 > 玄幻仙侠 > 丹道武神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三重秘境

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三重秘境


    语出惊人!

    魏无量闻言眼神瞬间转寒,眼底一抹阴冷浮现,手中匕首被快速拔出,只见一道银光,必然不是普通之物。 X

    “锵!”

    一声脆响!

    银光飞到半空,一道金光闪烁,一柄上好的匕首顿时被斩成两段,掉落在地。

    同时又一道金光闪过,魏无量脑袋一垂,喉咙处留下一条细细的红线,慢慢红线变粗,到最后直接喷涌而出。

    魏无量这位风流公子惊恐不定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他不敢相信这一招练了十八年万不得已才会使出的保命招式,在这个年轻人手里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江长安道:“不管怎么说,你最后倒是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因为无论你反抗与否,我都会杀你!”

    魏无量眼中充满了怨毒阴狠,这些心狠也只能老老实实地永久待在他的眼中。

    “来客茶铺……”江长安口中念叨着魏无量最后说出来的名字。

    正要朝沧州城动身,这时十米外一棵大树有了动静。

    树后走出一人,柳枝蛇腰,漫步轻摇,一身娇艳的红妆,红唇翻滚时舌头轻轻添了下嘴角的美人痣,就连夜晚的空气都跟着变得炽热。

    青鸟摇头笑道:“好利落的手法,小弟弟看起来应该是在沧州待过才对,只有在沧州待过的人,才懂真正的杀人并不是将对方杀死这么简单,而是如何(rú hé)花费最少的力气将人杀掉,这一点小弟弟做的可是登峰造极。不过,你大半夜的让姐姐赶过来不会就是看你杀人的吧?”

    青鸟没有再像有其他(other)人在跟前那样,叫江长安为江公子,换回了两人第一次在妖兽山脉见到的时候(When),小弟弟这个称呼。

    她看向地上十多个晕倒的奴仆,打趣道:“这些人,你不杀人灭口?”

    说这句话的时候(When),她的脸上没有一丝仁慈。

    在沧州这种地方,善良的人根本活不长久,满口仁义道德即是最不可原谅的罪恶!

    江长安摇了摇头,“我虽然杀人,但好坏还是分得出一些,不过想必这些人平日跟着魏无量也没少做丧尽天良的事,就交给泥陀寺了,反正进了泥陀寺要么都从良了,要么,用无果老头的话说就是恶尝恶果了。”

    “呵呵……”青鸟像是听到了极好听的笑话,红唇在白色月光下更显娇艳。

    “小弟弟,你让姐姐做的事情(shì qing)姐姐可是做到了,这赌约姐姐可是做到了。”

    江长安笑道:“有劳狐姐姐。”

    江长安赢了魏无量,青鸟也依照赌局答应为他做一件事情(shì qing)。

    在林香香袭击诸人的时候,让青鸟出手将其重伤,很简单的一件事。

    正因如此白鸢才会生疑,青鸟明明有多次机会将这一缕怨魂抹杀,但却只是致其重伤。

    听到久别的称呼,青鸟也暂且忘了帝墓中的事情,笑道:“姐姐不明白,你怎么知道(zhī dao)林香香一定会来?难道你还会预卜先知不成?”

    江长安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他不但知道(zhī dao)林香香回来,而且(but)知道在泥陀寺中的大佛古字还有白衣人出现的庭院中,林香香一直都在。

    只不过众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倾注集中到江长安的身上,并没有发觉。正所谓灯下黑,就是这个道理。

    江长安忽然问道:“那位白衣姑娘抢去锦云流苏不假,可那个锦云流苏袋,真正应该是在姐姐你的身上吧?”

    “不错。”青鸟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绣的黄旧布袋,笑道:“这样一说姐姐就更加好奇,你若是真心的想要帮助他们,为什么选择非生即死的方法,而不是直接找我要锦云流苏储物袋呢,这样岂不是省去许多(many)麻烦?”

    江长安笑道:“姐姐还是不明白,这个破烂布袋不过是一个借口,就算是将这袋子原封不动地归还,事情也不会有任何的变化,相反,只要两人能够除去隔阂,一个捆绑着过去的袋子还有这么重要吗?”

    青鸟长长地“哦”了一声,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道:“那你如何(rú hé)确定女帝不会出手?”

    “女帝!”江长安一惊,尽管已经知道白衣女子在临仙峰的地位不低,是高于青鸟白鸢两个圣姬之上的存在,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是闻名遐迩的女帝!

    相传临仙峰女帝活了数千年,早不知道有多少年岁。

    在江长安的心中女帝就是一个脸皮皱巴巴形同枯木的老太婆,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和那个遗世独立的白衣身影结合到一起(with)。

    似乎明白江长安所想,青鸟笑道:“锦云流苏袋正是女帝所赐给姐姐的,对于临仙峰之外的人来说,女帝就是一个活在传说(chuán shuō)中的人物,小弟弟,能够亲眼见到女帝一面你应该感(gǎn)到荣幸才对,呵呵……”

    “小弟弟,你可还没回答姐姐的问题(foul-ups)呢,你究竟是如何知道的女帝不会出手?”

    “猜的。”江长安道。

    “额?那你刚才开口就说锦云流苏袋在姐姐的手里,这总不会是瞎猜的吧?”

    “这个不是。”江长安笑得满脸嬴荡,“这是我真真切切看到的。”

    “看到的?”青鸟心生疑窦,锦云流苏她一直藏在怀中没有掏出来,他是如何看到的?

    就见江长安倾过身子笑道:“狐姐姐,我的眼睛能够透视的……”

    菩提眼虽未及千里眼的地步,但看都两三件衣衫还不是轻而易举?

    “透视?”青鸟一愣,笑得花枝乱颤,前仰后合道:“小弟弟该不会是被女帝的名号吓傻了吧?胡说八道,这世上谁的眼睛能够透视?”

    “姐姐不与你说了,再不回去,又要有人生疑了。”

    青鸟正要离开(absence),江长安脚下却先一步动作离开(absence),神风御使走到青鸟身边时忽然笑道:“狐姐姐,紫色的不适合你……”

    青鸟微微一愣,迅速反应过来,就算是泼辣子的性格,脸色也腾得绯红,傲立丰满的双峰像是被人看了个精光。

    回过神正要娇嗔大骂几句,视线中哪还有那人的身影。

    ……

    江长安并没有直接前去沧州城,而是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进入了神府之中。

    自从吞噬镜妖鬼狐之后,神府中就有了要开启第三重秘境的前兆,直到江长安将七个大佛古字溶于太乙神皇鼎之上,这种预兆更加强烈。

    此刻若是再不将这股力量释放出来,恐怕就面临身体爆裂的惨淡下场。

    置身葫芦谷中心(zhōng xīn),江长安大吃一惊,深深地被眼前的旷世奇景震惊。

    只见在第一重秘境妖魔山旁,平地而起一座山,大小与妖魔山相差无几,只是上面不是丛林密布,更不是妖兽横行,而是盘着一条龙!

    一条真正的东方神龙,不过是石壁镂空雕刻而成,栩栩如生。

    遍体鳞纹,色青黑,颌下有髯,背上有鳍,目如水晶,项皆细鳞。头上耸起高高的两根尖角。

    它的尾呈扁平状,口须达数十丈,四肢利爪紧锁山体之中。

    这恐怕是江长安来到这个世界(world)截止到目前为止,看到的最令人震惊的景观,气壮雄伟。

    江长安虽没有看到过真正的神龙,但也看的出刻画这石雕的人有鬼斧神工的才能,这个虽只是石雕,却竟有六七分神韵。若不是棕青色的青石颜色,那真的是真假难辨。

    这条龙只是龙头就有一幢三层小楼大小,龙身百千余丈,盘踞在山窟上,龙头傲视苍天,长髯云动,像是下一刻就会随风飞去的样子。

    江长安不禁想起乐山大佛这样巧夺天工之物,古人的智慧当真是难以揣度(attitudes)。

    “难不成至宝就在山顶之上?”

    江长安暗自琢磨起来,第一重秘境妖魔山,至宝龙纹鼎就藏在这妖魔山的山顶之上。

    而第二重秘境是菩提圣洞,洞中藏着的是第二件至宝圣物菩提子。

    而放眼望去,第三重秘境这座山怪石嶙峋,极其陡峭,四面八方皆是横切出来的悬崖,根本没有上山途径不说,也没有什么山洞入口,整座山都像是一个完整的艺术品,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够进入山体内部的缺口。

    忽然,江长安心头一阵颤动!

    江长安心中激动万分,这种感(gǎn)觉正是在出现菩提圣洞时出现几句提示(tí shì)语的前兆。

    果然,脑海中又响起几句奇词怪句——

    “天造神州,东有皇族,其鳞甲晃如赤金,蜿蜒数百丈,穿山为河,白昼飞腾,所过草木如焚,霹雳不绝,是为龙。”

    江长安心中翻起渲染大波,血液都跟着跳动,而脑海中的字迹未完——

    “龙,东族之神者也,藏于山水,山水神龙满三千六百,率众而飞,栖于山巅绝顶,即,龙窟。”

    龙窟!

    江长安肩膀战栗,身上汗毛根根竖起,打起了寒噤。

    龙窟,如此说来这座山就是龙窟!可是既是龙窟必定有进入龙窟的方法,这进山的途径究竟是什么?

    江长安虽是已经晋升泉眼行列,自然(natural)能御虹登顶,但是谁知道这是山上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妖魔山中的万千妖兽,菩提洞里的皇冥一气,事实证明守护至宝的东西一次比一次都要凶险。

    而且(but)更加令江长安脊背发寒的一点是这既是龙窟,龙族栖居之地,自然(natural)也是龙死的地方。

    更不用说自从龙窟被搬入到神府中后,时间少说都过去了上万年,上万年的时间龙窟中还有活着的龙吗?

    “没有的话,那也就是说……”江长安艰涩地咽了下口水,“这不仅(bù jǐn)仅是一座龙窟,还可以( kě yǐ)说是一座龙墓!”

    忽然江长安口鼻间充斥着一股浓重的腥味,是鱼(yú)腥味,强烈的鱼(yú)腥味,就像是六月干涸的水沟里死鱼遍地的腐臭鱼腥!

    江长安双眼骤缩,猛地意识到什么,喉结抖动。

    江长安慢慢地转过身子,他的动作轻柔到了极致,像是稍微搅动一丝风的力量就会吵醒身后的东西。

    直到他完全(wán quán)的转过来,抬头看向第三重秘境山顶的石雕龙象,双腿险些瘫软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倘若这个时候他的身旁还有人,江长安一定会牢牢地抓紧那人的袖子,颤颤巍巍得问一句:“你看,那头龙是不是动了?”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