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此次慰问西班牙人的老人院是公司回馈主流社会的新举措。
当现场官员问及陈会长就此事发表评论<píng lùn>时,陈会长表示,西班牙是个法制的社会,作为警务人员知法犯法公然践踏华人移民的合法权益令人感<sense>到不可思议,他对此事表示非常的遗憾,对这些害群之马的卑劣行径表示强烈的谴责。
4月12日,中国<China>驻佛罗伦斯总领馆顾宏林总领事在领馆工作<work>人员的陪同下,赶赴离领馆数百公里以外的意大利北部城市<chéng shì>热那亚。
罗马华侨华人贸易总会办公室主任林锋说,在检查过程中,对商店工作<work>人员和前来进货的商家,不分男女一律进行搜身检查,超出法律规定、违规携带的现金一律没收。
几位受害华人对他的採访,及其对大家维权行动的支持<support>表示感<sense>谢。
由于<yóu yú>华埠附近另有4宗爆窃,怀疑也是这名贼人的“杰作”,警方正作进一步调查,一经证实,便一併作出提控。
政府甚至已经<have been>制定好了该市场所在地块的规划方案。
小说 > 穿越 > 遥望行止 > 章节目录 第两千八百五十八章 雨夜

第两千八百五十八章 雨夜


    院长对江瑶怎么安排治疗况天宝很是好奇,江瑶看得出来院长想安排人参与治疗,只是目前的情况,她不允许<yǔn xǔ>有人跟在身边,也不需要助手什么的,所以在院长试探她的时候<shí hou>拒绝了。 X

    好在校长也没有因此<therefore>恼羞成怒什么的,大概就像是陆行止说的,当有的人有本事将大部分人甩到身后的时候<shí hou>,很多人就失去了嫉妒的心理了。

    送走校长,江瑶就开始<appeared>督促况天宝吃药和用药,这个半天况天宝身体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还调侃江瑶之前说的那么严重时吓唬他的,还是江瑶给他吃了假药。

    江瑶只回了况天宝一句,年轻人,到底还是太天真了。

    等到了晚上**点的时候,江瑶说的那些症状况天宝真的是一个不落的全出现<There>了,头昏,脑胀,还吐了个不停<back again>。

    也幸亏江瑶就在边上看着,要不然况父况母两人单独<dān dú>面对这样<zhè yàng>的况天宝估计是真的会被吓坏了,可以<can>说,江瑶站在边上,即便不用做任何事说任何话,她不慌不忙不惊不乱的站在那,就是他们两人最好的定心针剂。

    药的确很凶,况天宝躺在床上整个人迷迷糊糊了好一会儿才睡着。

    等况天宝安静下来睡着的时候,已经<have been>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很晚了,两位可以<can>先回去<get back>休息,晚上我会在病房守着况天宝,这两天你们要养好精神,等做完手术以后,况天宝还需要你们细心的照顾,到时候,才是你们操劳的时候,所以,这两天放心的先交给我。”

    况天宝一晚上不舒服,他的父母<Parental>忙前忙后的照顾了一晚上,江瑶反倒是没什么事的在边上坐了一个晚上。

    病房里加了一张陪护床,江瑶一个人睡也不觉得<felt>小,再加上有她在,况天宝又已经睡着了,他的父母<Parental>留在这里,也是多两个人陪着熬夜和累。

    劝走况天宝的父母以后江瑶合衣躺在了陪护病床上,人在外,睡眠浅,况天宝稍有动静她也能醒来,所以江瑶也没准备<ready to>睁着眼睛守一个晚上下去。

    医院的晚上,特别是这种特殊病房的楼层更是万籁寂静,还不到吵闹的盛夏,外面树梢都是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嘈杂声。

    落市的春,是一个多雨的时节,到了后半夜,竟然下起了雨。

    江瑶被落在窗户上的雨水声吵醒,睁开眼睛朝着床上的况天宝看了一眼过去,确认他还睡的好好的没有醒来,身体也没有不适的现象,她将被子往上拉了拉,翻了个身。

    一下雨,病房里的温度< dù>都降了一点点。

    习惯了在陆行止怀里睡的她,忽然间一个人谁在这种陪护病床上,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虽然窗外有豆大的雨水在打着窗户,络绎不绝的发出稀里哗啦的声音,但是<But>,以江瑶的听力,还是能清晰的辨别出门外的声音。高跟鞋踩在地砖上的声音,咯噔,咯噔的,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听上去总是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