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12月24日当天,4名孩子就聚在同一个房间内用火盆烧柴取暖,由于<Meanwhile>门窗紧闭,4童都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年纪最大<largest>的11岁,最小<smallest>的才4岁
即日起至2月底止,到店里消费并出示《ETtoday新闻云》app,便可获得一份店家招牌的?F肉饭一碗
樱花虾XO酱炒饭华泰大饭店集团自?u樱花虾XO酱结合香米,搭配简单的葱花、蛋及东港樱花虾快炒,粒粒分明
店址位在基隆路巷弄内,信义区美食的一级战区,从捷运市政府站1号出口<export>出来,步行约3分钟即可抵达,交通超级方便
喝起来是真的有柚子香气,不过不是很明显,要多喝几口才会感<gǎn>受到,汤头?y度< dù>上也有再降低
小说 > 玄幻仙侠 > 武道大帝 > 章节目录 第2340章 嚣张的女人

第2340章 嚣张的女人


    “两位师姐不要<压嘛碟>误会,我是来找人的。”罗修苦笑着说道。

    “哼,每个男人来到我们娲尊岛都说是来找人的,赶紧离开<absence>。”两名<two>女子对他并不是多么的友好。

    毕竟罗修的长相说不上有多么的英俊,只是相对来说比较耐看而已。

    “我真的是来找人的,前段时间刚加入娲尊岛的女弟子里面有一个叫做罗玉儿的,是我的妹妹,我叫罗修。”他解释说道。

    “都姓罗?”

    “你真的是玉儿师妹的哥哥?”

    两名<two>女子听了罗修的话,倒是信了几分。

    因为她们也都看出罗修的修为只是无上境初期。

    就算是其他<other>岛的男弟子想要来勾搭娲尊岛的女弟子,起码也是修为最少在无上境后期以上才有那个胆子和底气来。

    “如果你真的是玉儿师妹的哥哥,那么你就赶紧过去吧。”

    “是啊,顾香香那个女人去找玉儿师妹的麻烦了。”

    这两名女弟子倒是心地不坏,当即就将玉儿所在的位置说了出来。

    “多谢两位师姐。”

    罗修拱手抱拳,听到有人欺负玉儿的时候<shí hou>,他的眸子中透出一丝森然的冷意。

    旋即,他身影一闪,就消失不见。

    “好快的速度< dù>!”两名女弟子皆都一愣,她们的修为都是无上境后期,却是连罗修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楚,他就已经<have been>消失不见。

    “糟了,这位师弟只是无上境初期的修为,怕是他去了也解决<settle>不了什么问题<foul-ups>,还有可能<kě néng>会被顾香香那个女人一起<with>给欺负了。”

    “我们能有什么办法?顾香香那个女人背后有她那个厉害<lì hai >的哥哥撑腰,我们也是招惹不起啊。”

    两个女弟子叹了一口气,虽然她们有心想去帮忙,自身却根本没那个实力。

    罗修的速度很快,甚至于他听到有人找玉儿的麻烦,直接就开启了身上所铭刻的雷光神纹。

    他的身形恍若化作了一头雷龙,穿梭在虚空中。

    只是片刻,就来到了那两个女子所说的地方。

    这是一座混沌灵气还算比较浓郁的山峰脚下。

    类似这样<zhè yàng>的山峰,在娲尊岛上很多。

    罗修刚刚来到这里,就听到了一个声音。

    “小丫头,这个地方姑奶奶我看上了,你立刻<lì kè>给我滚!”

    这个声音很狂妄,罗修不用去想就知道<knew>,肯定是刚才那两名女子所说的顾香香。

    “顾师姐,你也太欺负人了吧?我刚在这里建好一个木屋,你就要来赶我走,你是故意的吗?”玉儿愤怒的说道。

    “我是故意的又如何<how>?识相就给我赶紧滚,不然的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顾香香冷笑着说道。

    罗修站在空中,看到那山峰的脚下,一座刚刚搭建好的木屋,虽然看起来很简陋,却很精致。

    别的女弟子都是祭出各种法宝宫殿来当修炼地。

    玉儿却是亲手搭建了一座木屋,这样<zhè yàng>的举动,实际上让人很奇怪。

    然而<rán ér>,罗修却感<gǎn>觉这个木屋,有点熟悉的感觉<很爽>。

    追溯过去的记忆。

    他蓦然想到,当年他第一次见到玉儿的时候<shí hou>。

    她被人封印了罗修,有人要对她不轨。

    而在那个时候,他突然出现<There>,解救她与水火之中。

    玉儿搭建的这座木屋,虽然和当年的那个地方不太一样,却存在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罗修的心头也是有些触动。

    同时他也明白了玉儿建造这样一个木屋的心意和含义。

    “滚!”

    就在这时,那名为顾香香的女人抬手打出一掌,道力凝聚成的掌罡,将木屋拍的粉碎。

    “你……你太过分了!”

    看到木屋被摧毁,玉儿的眼中透出怒火。

    “我就是过分怎么了?再敢给我废话,我毁了你这张脸,你信不信?”顾香香很嚣张。

    “你敢再说一遍?”

    罗修身形一动,便如一头雷龙从天而降,落在了地上。

    “你是什么人?”

    名为顾香香的女人冷然看向罗修。

    同时,罗修也看到了这顾香香,是一个长的倒也还算不错,只是那张脸上的恶毒,让人看了很反感。

    “哥哥!”

    玉儿看到罗修出现<There>,登时就委屈的跑了过来,扑进了他的怀中。

    她知道<knew>,既然哥哥来到这里,就没有人可以<can>随便欺负她了。

    感受到怀中玉儿的委屈,罗修的心中就更是怒火升腾。

    他可以<can>容忍别人欺负到他的头顶上。

    却绝对无法<to be>容忍有人欺凌他身边在乎的人。

    “你就是顾香香吧?跪下给玉儿道歉,然后滚!”罗修冷然说道。

    你不是嚣张跋扈的欺负人吗?

    既然如此,我便以更嚣张的态度来欺负你!

    “你找死!”

    顾香香听了这话,登时大怒,“你可知道我哥哥是谁?你敢让我下跪?”

    在顾香香看来,这罗玉儿就算是有一个哥哥又能怎样?

    难道还能比她的哥哥更厉害<lì hai >?

    况且,顾香香发现这个罗玉儿的哥哥,甚至修为还不如她,只是一个无上境初期而已。

    “区区无上境初期的修为而已,居然也敢让我下跪?我今天就废掉你的修为,然后当着你的脸,毁了你妹妹的脸!”

    顾香香冷笑一声,同样身为世尊宗的弟子,她们娲尊一脉并不比其他<other>五脉的男弟子差。

    只是一个无上境初期的家伙,还用不到她去请自己<his>的哥哥来出手,她自己<his>就能解决<settle>!

    “是吗?”罗修的目光反而<fǎn ér>平静下来。

    但若是熟悉他的人就会知道,越是在这种平静的状态下,就越是代表着罗修随时都会爆发。

    而在这种平静的目光中,眼前的顾香香,就恍如已经<have been>是一个死人。

    宗门规矩,严禁同门残杀。

    但却并不禁止门下弟子之间进行私斗,只要不伤对方的性命<xìng mìng>即可。

    实际上这里面的漏洞,罗修能发现,其他人自然<natural>也能发现。

    否则这顾香香也不会明目张胆的说出要废掉他修为的这番话。

    同时这也能从侧面看出来,世尊宗对于门下弟子之间的竞争与私斗,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约束性。

    而世尊宗的目的也很简单。

    想要通过这种近乎于残酷般的竞争环境下,培养出最强的弟子与天才。

    “胆敢违逆我的人,都要付出代价!等我废掉你的修为,我会一点一点的折磨你,还有你这个小贱人!”

    顾香香恶毒的指了指罗修,然后又指点着他怀里的玉儿。

    “是的,有些人的确要付出代价。”

    罗修平静的说道。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