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许玉秀,前大法官,德国佛莱堡大学博士,前国立政治大学法律学院教授,精研刑事法,于2003年至2011年出任中华(zhōng huá)民国司法院大法官,是迄今最年轻的女性大法官
嘉义县东石乡61线西滨快速道路北上路段3日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火烧车事故,一辆载蚵货车与自小客车追撞,造成车辆起火燃烧,自小客车车上3名民众,其中丈夫与女儿已自行脱困,但妻子已成焦尸,货车驾驶没有受伤
男子(红衣者)到彩券行偷走4张刮刮乐,最后没中奖还倒赔2千5百元和解金
同日11时8分许,步行至西○国小对面之治○社区骑楼处等待并寻找行?炊韵螅?11时15分许,适有3岁女童刘○○骑滑步车与母亲王○○行经该处,王景玉自对街观察,认定刘○○即为其欲寻找的四川女子,遂于同日11时17分许穿越马路至刘○○后方,先将刘○○推倒、压制在地,持菜刀猛力砍切刘○○之后颈部,致刘○○死亡,并当场身首异处
小说 > 现代言情 > 掌上甜妻:神秘老公深深宠 > 章节目录 第317章 坏笑什么?

第317章 坏笑什么?


    上次曲晋之向她求婚,她还纠结辗转,给自己(zì jǐ)做了很多心理建设(building),才勉强接受。

    这次曲晋之再向她求婚,她心中更多的是欢喜喜悦和对未来生活的期待。

    她和曲晋之之间的感(sense)情,像浓酒,时间越久越香醇。

    除了简澈一家,曲晋之很多朋友也来了。

    曲晋之那些朋友,围着曲晋之恭喜打趣,起哄让曲晋之请客,今晚一定要喝个通宵才行。

    明幼音回头看了一眼,战云霆独自站在一边,看着远方的海岸线,不知道(knew)在想些什么。

    明幼音觉得自己(zì jǐ)的战大哥被冷落了,晃晃韩天雪的手:“天雪,我们回去吧?”

    两人之间太熟悉了,她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韩天雪就知道(knew)她在想什么。

    她也看了战云霆一眼,笑着说:“怎么,心疼了?我看你的战大哥,是喜静的人,你觉得他被冷落了,实际上他正在享受独处的感(sense)觉,这就叫子非鱼(yú),安知鱼(yú)之乐!”

    “谁说战大哥喜静?”明幼音歪头看她,调皮的笑,“战大哥明明更喜欢我!”

    韩天雪失笑,戳她太阳穴:“你这丫头脸皮越来越厚了!”

    她又看了战云霆一眼,有些怅然的说:“曲晋之性子冷,你的战大哥性子也冷,两个人以后怎么做好朋友呢?”

    她和明幼音是要做一辈子好朋友的,她当然希望,她的丈夫和战云霆也能做好朋友。

    明幼音倒是不愁:“君子之交淡如水!惺惺相惜也是友谊的一种!你老公那么优秀,我未来的老公也那么优秀,他们两个互相欣赏,也算是朋友!”

    “什么老公?”韩天雪脸蛋儿飞红,掐她手心一下,“说你脸皮厚,你还更来劲了是不是?”

    “就是嘛!”明幼音嬉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答应你们家曲院长了,明天就去登记领证,登记领证之后,你就是法律认可的曲太太了!以后要是有妖艳贱货勾引曲院长,你就可以(can)名正言顺的一巴掌甩过去,让她离你男人远点!”

    韩天雪笑着摇头,“你说的那是你吧?我可没你这么威武霸气!”

    “那你就和我学着点!”明幼音洋洋得意说:“女人就要像我这么威风霸气,才能捍卫自己的主权……不对,是捍卫自己的男人!”

    韩天雪摇头,“能抢走的男人,就不是好男人,我才不捍卫,谁爱(ài)抢谁抢!”

    明幼音歪头想了想,“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不过你能忍得了,我可忍不了!谁要是敢和我抢我的战大哥,我肯定使出浑身解数,让她做梦都后悔打战大哥的主意!”

    明幼音攥拳,斗志满满。

    韩天雪笑的不行,连连点头,“精神可嘉!不过看你这样,我就更建议你赶紧把亲爸妈认了,有了亲爸妈给你撑腰,以后你和人掐架,底气更足,我也更放心。”

    明幼音撇撇嘴,看了战云霆一眼:“不说了不说了,我送你回去,我也该和战大哥回家了。”

    韩天雪白她一眼,娇嗔:“见色忘友!”

    “没有没有,”明幼音挽着她的手臂,脑袋一歪,枕在她的肩上,笑眯眯说:“我是心疼你,你才高烧过,吹夜风不好,要早点回家,多休息!”

    两人说说笑笑的离开(lí kāi)沙滩,慢慢的往回走。

    战云霆不远不近的跟在她们身后,脚步很缓慢,声音很沉稳。

    明幼音一边和韩天雪说话,一边分出一部分心神,去倾听跟在她们身后的脚步声。

    偶尔回头看一眼,眉眼间像是浸了蜜,甜的腻人。

    她回头看时,战云霆会冲她微微勾勾唇角。

    明幼音忽然就明白了什么叫无声胜(win)有声。

    一波又一波的甜蜜在她的心湖荡漾开,她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把韩天雪送回咖啡店之后,两人离开(lí kāi)咖啡店,回了战云霆的公寓。

    一进门,战云霆就把明幼音推到墙上,低头吻了下去。

    明幼音被他吻的喘不过气了,他才将明幼音松开,指腹描画她的美艳脸颊,最后摩挲她娇艳欲滴的唇。

    明幼音一时兴起,张嘴咬了他手指一口。

    战云霆身体一僵,浑身像是有一阵电流席卷而过,最后集中到了某一点。

    两人身体是紧贴在一起(with)的。

    明幼音清晰的感受到了他的变化,惊讶不已,而后吃吃的偷笑。

    战云霆揉她脑袋一把,“坏笑什么?”

    “没什么,”明幼音一边笑,一边摇头说:“我就是想到你让我从你书房里拿出来的那些鉴定报告了!战大哥,你确定那不是你故意造假,骗你爷爷的吗?”

    “不是,”战云霆一板一眼的回答:“我不会欺骗自己的亲人。”

    “我跟你开玩笑啦!”明幼音伸出一根手指,戳他的胸膛,“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在那种事情(affair)上造假!”

    她的手指在战云霆胸口上一戳一戳的,战云霆的身体越来越紧绷,裤子上的小帐篷越支越高。

    战云霆忍无可忍,俯身将她抱起,抗在肩上:“洗澡!”

    浴室里,水流中,两人脸对着脸,明幼音羞的不敢睁开眼睛。

    两人尽管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明幼音还是不好意思在这种情况下,欣赏眼前的男色。

    战云霆掌心中打满了沐浴露,一丝不苟的给她洗澡。

    明幼音羞的浑身滚烫,怀疑自己身上的温度( dù)会不会把洗澡水给烧开了。

    战云霆抚摸着掌下绸缎般柔滑的肌肤,一贯幽沉的眼中,难掩惊艳。

    他的女孩儿人,就像一座看不见底的宝藏。

    每接触的更多一些,就会发现她更美、更吸引人的地方。

    他像照顾一个婴儿一样,细心的帮明幼音洗完澡,穿上衣服,擦干头发,然后将她抱到卧室的床上。

    他覆身压在她身上,握着她的手,轻轻吻她的手指:“音音……”

    “嗯?”明幼音也不知道自己是被热气熏蒸的,还是被战云霆的柔情蛊惑的,大脑中一片空白,身上的力气像是被全部抽空了,整个人都懒洋洋的,搂着战云霆的脖子,一刻都不想放开。

    战云霆的薄唇,在她右手的五个指尖挨个亲过,轻声问:“音音,你什么时候(shí hou)和你父亲说一声,我们也去登记结婚?”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