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台南市长赖清德上周在议会说出主张台湾独立,这个话题持续在本周延烧,5日上午〖shàng wǔ〗国民党议员谢龙介质询时,为了赖清德有没有说他主张
在八代目仪兵卫排队的人龙,可比茶寮都路里,但排队的族群大不相同-茶寮都路里的排队人潮大半是由台湾、香港或中国〖zhōng guó〗的观光客所组成,但八代目仪兵卫前排队的人龙却几乎〖much〗都是日本人-据我去吃了两次、排了两次队的经验来说,我没有看到任何的台湾人在此排队
实际找上业者询问状况,假日没有营业,业者透过电话解释绝对没有伤害婴儿,遭投诉业者说,
500的豪华?S在桃园区价位不算低,使用大尾的胭脂虾,一旁海胆与鲑鱼〖fish〗卵等作陪,但视觉上就是缺了那让人掏荷包的临门一脚吧
原本的图是一个小女孩心不甘情不愿的和一只猫头鹰合照,没想到接下来网友的改图让她出现在各种奇怪的场景里
今天的情形我都不知道〖knew〗,我在上班(记者〖journalists〗:前一天他有跟妈妈吵架吗?),有啦
小说 > 无限科幻 > 乃木坂的阴阳师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七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


    清水寺门前,桥本奈奈未拿着手机正在帮自己〖his〗和白石麻衣还有西野七濑一起〖with〗拍着自拍,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在她们身后正是清水寺有名的仁王门。通常到清水寺来游览的游人都会在仁王门前合影留念,而清水寺的仁王门和本堂正殿外的清水舞台也正是清水寺最有名的标志。

    “娜娜敏,麻衣样,你们知道〖knew〗吗,这边的那个马厩可是真正从室町幕府时期留存到现在的古迹哦!古时候〖When〗来到清水寺参拜的武士,通常都是先把马匹栓在仁王门前面清水坂上的这个马厩里,然后再步行进入寺内参拜。也正因为如此,这里才会有这么多商店。”西野七濑站在仁王门前向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介绍着清水寺前的古迹。

    “好厉害〖lì hai 〗,居然是这么古老的建筑物吗?”听到西野七濑的介绍,白石麻衣忽然饶有意味的指着马厩向西野七濑问道:“娜娜赛,那千夜当年来清水寺的时候〖When〗,是不是也把马拴在这里呀?”

    听到白石麻衣的问题〖foul-ups〗,西野七濑忽然捂嘴笑了起来,让一旁的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看的莫名其妙之后才解释道:“师傅他从来不会骑马来清水寺的,因为他……哈哈哈,因为他不会骑马的。”西野七濑的话让桥本奈奈未和白石麻衣在一愣之后也跟着她一起〖with〗笑了起来。

    “千夜他居然不会骑马的吗?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学会骑马?”桥本奈奈未感〖gǎn〗到有些不可思议,活了一千年的千夜居然不会骑马这件事,让她大感〖gǎn〗吃惊的同时,也感到很好笑:“那千夜以前是怎么出门的呀?难道他每次都是坐马车吗?”

    听到桥本奈奈未这么问,西野七濑这才忍住笑,对桥本奈奈未和一旁好奇不已的白石麻衣解释道:“师傅他很少出门的,这一点你们看他在此间大社呆的时间和出门的频率就可以〖can〗知道。而且〖but〗在过去,师傅他出门一般都是坐马车。而在更早的平安时代,那时候师傅出门都是坐牛车的。”

    “牛车?娜娜赛你说的是牛拉的宫车吧?”听到西野七濑说道牛车,桥本奈奈未很快便联想到了她所说的应该就是古代只有公卿和皇族才会乘坐的牛拉的宫车,但是桥本奈奈未还是有些不明白:“千夜他那么厉害〖lì hai 〗,为什么不会骑马呢?在古代的话,无论武士还是公卿,应该都是会骑马的吧?”

    西野七濑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道:“这点我也不是很清楚,无论是我还是玉子都曾经问过师傅,但是他只是回答说不喜欢骑马,而若蝶小姐似乎也不知道这件事,起码她也是没有见过师傅骑马的,所以这是个谜。”

    “这件事回头再说吧,大不了直接问千夜就是了,今天我们来这的目的是为了开开心心的玩!”白石麻衣大声的笑道,打断了桥本奈奈未和西野七濑的讨论〖discussion〗,拉着她们两个的手朝着仁王门冲去。

    被白石麻衣拉着的桥本奈奈未和西野七濑只能无奈的停下了讨论〖discussion〗,任由白石麻衣拉着她们的胳膊超前跑去,不过两人的脸上,依旧挂着开心的笑容,并没有因为被白石麻衣拉着胳膊而有什么不满。

    三人穿过了仁王门,沿着石阶向前走着,石阶旁悄然矗立的三重塔,古老的朱漆黑瓦与飞檐斗拱,让她们不自觉的驻足流连。站在三重塔旁,三人向前远眺,正好将清水寺最著名的清水舞台和一旁的音羽瀑布尽收眼底。

    “为什么清水寺正殿前面的这个高台要叫‘清水舞台’呀?难道是用来表演歌舞的吗?”白石麻衣好奇的对一旁的西野七濑和白石麻衣问道,她显然对一个寺庙正殿前的高台要叫做“舞台”而感到奇怪。

    “因为它真的是一个‘舞台’呀!清水寺与奈良的东大寺和药师寺同属奈良佛教,这些寺庙在举行特别法会时,要在本堂前搭一个舞台进行舞乐奉纳。其他〖qí tā〗寺院本堂前都有搭舞台的空地,可是处在山岳陡坡上的清水寺本堂因为没有造舞台的地方,所以只好从山下用巨木搭建起这样一个悬空的舞台,这里也因此〖 yīn cǐ〗得名‘清水舞台’。”西野七濑指着前面凌空而建的清水舞台,向白石麻衣介绍着它名字的来历。

    听了西野七濑的介绍,白石麻衣一脸赞叹的看着眼前这座古老的清水舞台,感叹着古代工匠们的伟大:“几百年前的古人是怎么修建起这座高台的呀?没有起重机和吊车,要怎么才能修建起这样的高台呀?”

    “是啊,古时候的工匠们确实很了不起呀,能够建造出这样宏伟的建筑来。”桥本奈奈未感叹着,眼神里也满是惊叹。毕竟在没有现代化的施工机械的古代,想要完全〖completely〗依靠人力修建起这样完全〖completely〗悬空的高台,并且在上面修造佛寺,确实需要相当高超的技艺。

    “娜娜赛,那所谓的舞乐奉纳是不是就是表演神乐舞呀?就是在这个清水舞台上表演吗?”三人继续向前走着,在穿过了一扇写着“普门阁”的木门之后,三人便已经来到了清水舞台上,白石麻衣看着眼前视野开阔的清水舞台,向一旁的西野七濑问道:“千夜是不是以前也来过这里呀?从这里赏枫真的是绝景呢!”

    西野七濑点了点头,似乎是回想起当年明智玉子和千夜一起来这里赏枫的记忆,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意对白石麻衣说道:“师傅他很喜欢这里的,每年春天樱花盛开的时候和秋天枫叶红了的时候,他都会来这里赏樱和赏枫,我跟在他身边的时候,也是每年都陪他一起来这里。”

    这时一直研究着眼前清水舞台的建筑结构的桥本奈奈未向西野七濑问道:“娜娜赛,这是能乐的舞台结构吧?”因为大学里所学的专业是空间设计的原因,桥本奈奈未对于清水舞台的建筑结构格外的感兴趣。

    “嗯,这里确实是能乐舞台,我们现在站的这个走廊就是能乐舞台里的‘桥挂’,而本堂两边伸出来的屋顶,就是供乐人演奏用的乐舍。”西野七濑点了点头,肯定了桥本奈奈未的判断,同时眼睛里带着一丝狡黠向桥本奈奈未问道:“那娜娜敏你既然能够看出这是能乐舞台,那你能看出来这里和一般的能乐舞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桥本奈奈未仔细打量着整个清水舞台,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她来回看了几遍之后,依旧没有找到清水舞台与一般的能乐舞台之间的区别:“娜娜赛,清水舞台就是按照一般的能乐舞台修建的呀,我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唯一〖sole〗的区别也就是清水舞台的面积更大一些吧?”

    看着桥本奈奈未皱着眉头的样子,西野七濑捂着嘴轻笑起来,对桥本奈奈未提示〖tips〗道:“不对哦,娜娜敏,清水舞台和一般的能乐舞台之间可是有着很大的不一样呢。娜娜敏你真的没有发现吗?其实区别很明显的哦,娜娜敏你仔细想一下就能发现的。”

    “是不是清水舞台没有一般能乐舞台的屋顶和柱子呀?我看过一般的能乐舞台都会有四根柱子和屋顶的,这里好像没有诶!”一旁白石麻衣也被桥本奈奈未和西野七濑之间的对话所吸引,看着眼前的清水舞台,回想起自己〖his〗曾经见过的能乐舞台,不确定的猜测着。

    “虽然确实是这样,但这并不是清水舞台和一般能乐舞台之间的区别,也有一些能乐舞台是没有屋顶和柱子的。”听到白石麻衣的猜测,西野七濑歪了歪脑袋,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否定了她的猜测。

    “明显的区别?明显的区别的话,应该是很不一样的地方吧?”桥本奈奈未想了想西野七濑的提示〖tips〗,走到清水舞台的围栏边,看着脚下悬空的舞台边沿,以及眼前空旷的山景,仔细回想了一下之后忽然灵光一闪,向西野七濑问道:“娜娜赛你说的是观众席吧?清水舞台没有观众席对吗?”

    西野七濑笑着点点头,肯定了桥本奈奈未的猜测:“果然是娜娜敏呢!只要一说你就猜到了,清水舞台和能乐舞台最大〖largest〗的不一样,就是它没有观众席呢!”西野七濑走到桥本奈奈未身边,同她一起俯览着音羽山上灿烂若红霞,殷红似血浸一般的枫叶,不由得张开了双臂,任由山风吹拂过她的发梢。

    “娜娜赛,为什么这里没有观众席呀?作为舞台的话,表演歌舞也好,还是表演能剧也好总要有观众的吧?”白石麻衣站到西野七濑身边,不解的向她问道。对于没有观众席的舞台,白石麻衣感到很疑惑,没有观众席的话,观众要在什么地方看表演呢?

    “清水舞台的观众一直都在的哦!”西野七濑笑了起来,指着白石麻衣身后的清水寺正堂本殿对她说道:“这里作为舞乐奉纳的舞台,所表演的就是供奉给神明的舞乐,那么既然是供奉给神明的舞乐,那么观众自然〖natural〗就是神明本身呀!”

    “诶!所以说清水舞台的观众就是供奉在这里的观音菩萨吗?”白石麻衣眼睛瞪的大大看着西野七濑,脸上的挂着饶有兴趣的笑容:“难怪清水舞台没有观众席了,原来要欣赏舞乐的是神明呀!神明的话果然不需要观众席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