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像是101贵宾之夜、Mont Blanc、SKII、Loreal、Nu Bra或花旗银行等贵宾活动,都看得到他戴着帽子(caps)作画的招牌模样
的战车,这台车可以(can)随着(suí zhe)她的心境变得更刚毅,服装也要因应他的心境变得更粗旷,而不同的是,以往的
我身为一位梦幻小少女,当然也?煌?情深深雨?鞯奶鹈鄱曰埃这款以小甜甜为主角的贴图,就适合各位和亲密爱(ài)人使用,让你们聊着聊着就春心荡漾,一路甜到骨子里
39岁的莎莉赛隆2012年时热切的表示,自己(his)一直想要一个家庭(family),也不想再让妈妈等待,于是领养了非洲男童杰克逊(Jackson),过着幸福的家庭(family)生活
谈到公益影展的源起,赵怡表示,他4、5年前在北京大学出席一场论坛,偶然机会(offer)观看到一部电影(diàn yǐng)《我的少女时代》,影片描述一位患有小儿麻?w的小女孩(nǚ hái),凭着刻苦自学读书、学针灸,之后在乡里间义诊帮忙治病,因此( yīn cǐ)获得乡民的爱(ài)戴,而这部电影(diàn yǐng)不仅(bù jǐn)令他感(sense)动,甚至还泪洒会场,但一方面也很感(sense)慨,认为一般人为什么看不到这种电影
Limelight Stella为伯爵首枚专属于女性的?}杂功能腕?l,由瑞士La Cte-aux-Fes及日内瓦伯爵自家的高级钟?l?u造厂自主设计及研发
HTC One E9+ dual sim 拥有这么多好处,建议售价却仅有 15,900 元,而且(ér qiě)搭电信公司的方案还有零元方案,这样(zhè yàng)的定价策略搭配直逼主流规格的高阶旗舰手机,像是 5
小说 > 无限科幻 > 万界建道门 > 第九十章 第五大势力

第九十章 第五大势力


    数日之后,朝廷拿出了一件又一件的证据,指明了北斗城主的种种恶行,本来期待朝廷做些什么的官员们看到了铁证如山的证据之后,纷纷保持了沉默。

    随后,朝廷宣布,将北斗城以及周边土地全部(quán bù)赐给了青云门,并派人前往恭贺青云门的成立(chéng lì)。

    三大宗门也都准备(ready to)派重要(important)人物前往祝贺,一时间,青云门名声大震,前来入宗的人不计其数。

    张三丰前世乃是武当掌门,对于如何(how)发展管理(guǎn lǐ)门派自然(natural)是手到擒来,因此( yīn cǐ)尽管青云门初建,事情(affair)极多,他也处理的井井有条,毫无差错。

    此时,东环山下,哦不,自从青云门建立后,这座名不见经传的东环山早已被改名为青云山,并传遍了整个雍州。

    自从青云门宣布招收弟子后,,青云山下,时不时便有有人前来请求加入青云门,来来往往,络绎不绝,但今天,山脚下却迎来了(lai l)一位大约(dà yuē)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年轻人穿着一件黑衣,剑眉星目,身后跟着一位大约(dà yuē)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来看,这名中年男子的修为,竟然已经(yǐ jing)达到了化灵境。

    “这里便是青云山了么?”黑衣男子问道,一脸倨傲不屑之色,“我看比我们紫阳山差远了。”

    中年男子见状,连忙劝说道,“少宗主慎言,这青云门来历神秘,本身实力便不在我紫阳宗之下,传闻身后更是有更加强大的势力支持(zhī chí),万万不可得罪啊。”

    紫豪不耐烦的说道,“知道(zhī dao)了,知道(zhī dao)了,这不没到山上吗?你烦不烦啊?到了山上我自然(natural)会好好说话的,在这里,谁能知道我说什么?”

    此时,一名路过的青年听到了他这番言论,心想,这人还真是没用,只敢在背后说人坏话,当下不由得轻笑着摇了摇头。

    青年同紫豪一样穿着一件黑衣,看上去略微有些消瘦,从衣着上来看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

    好巧不巧的紫豪恰好将头看向了他这个方向,正好见到了青年嘲讽他的一幕,当即勃然大怒,说道,“贱民,你笑什么?”

    青年一愣,他知道紫豪不是他可以(can)惹得起的人,本来是他事先嘲笑人家,被发现了他自然会上去道歉,可是当他从紫豪口中听到贱民两个字时,不知为什么,突然只觉得(felt)心头火起,说道,“我笑有些人,胆小怕事,只敢在背后说人坏话。”

    “你找死!”被戳穿的紫豪顿时有些气急败坏起来,二话不说一掌就朝青年身上拍去,紫豪做为紫阳宗的少主,一身修为自然不俗,年纪轻轻就已经(yǐ jing)是玄云境中期的强者,而青年不过是区区真元境三层的修为,又怎么会是紫豪的对手(Opponent)。

    紫豪的一掌就要拍到他的身上,这一掌乃是紫豪含怒出手,威力自然不凡,若是被这一掌打中,青年恐怕就算不死,下半辈子也要在床上度(attitudes)过了。

    青年自然也知道这一掌的威力,可是以他的修为根本不可能(kě néng)挡住,当下青年咬着牙,准备(ready to)等待死亡的到来。

    突然,异变陡生,自青年身后伸出一个手掌,狠狠的和紫豪撞在了一起(with),只听轰的一声,两只手掌的主人都是倒退数步。

    而处在二人交锋中心(zhōng xīn)的青年自然是更不好受,当即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嘿嘿,紫豪,以你的修为欺负一个真元境的人,好像不大好吧?”先前救了青年一命的人出声嘲讽道。

    “雨丹,你不要(压嘛碟)没事找事。”紫豪恨恨道。

    天龙门与紫阳宗一向不和,连带着小辈们的关系也势同水火,先前雨丹救了青年一命也不是因为善心大发,仅仅是因为他想和紫豪对着干罢了。

    “我怎么没事找事了?这个小兄弟(就像安全套)不过是说了句实话,你就以大欺小,紫阳宗还要不要(压嘛碟)脸了?”雨丹嘲讽道。

    青年的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

    “雨丹,我今天不想和你动手,你给我让开。”紫豪的声音越来越冷。

    雨丹见到紫豪这幅表情,也是知道自己(his)若是在刺激他下去恐怕他真会找自己拼命,但自己先前一直要保这个青年,若是让人一吓就退步的话,那他以后也不用混了,当即笑道,“紫豪兄,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如你今天就卖我一个面子,废了他的修为就是了,你看如何(how)?”

    紫豪皱了皱眉,说道,“好,我今天就给你一个面子,饶他一条狗命,现在你可以让开了吧?”

    雨丹笑了笑,闪到了一边,紫豪瞬间冲到青年面前,卡住了他的脖子,狞笑道,“小子,以后给我记住(remember),别去招惹一些你惹不起的人。”

    青年这才明白,原来这个帮自己的人也不是真心要帮助自己,他只不过是想要和紫豪作对罢了,对于他的性命(their lives),雨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否则,他也不会随口就让紫豪废了他的修为。

    “我若不死,定要你们不得好死。”青年冷声道。

    “呵,你没机会(offer)了。”紫豪冷笑一声,一掌就往青年的丹田拍去,要毁了他的一身修为,让他从此再也不能修行。

    “青云山下,不得滥杀无辜!”远方一阵声音响起。

    紫豪停住手掌,将青年扔到一边,转头看向远处走来的人,问道,“阁下是什么人?”

    做为紫阳宗的少主,最基本的眼力紫豪还是有的,先前他之所以敢随意一掌就要击杀青年,不过是因为他看得出青年只是一个普通百姓,杀了也就杀了,绝对不会有任何后果,而此时走来的人修为虽然弱他不少,但他出现(There)在青云山脚下,又阻止他杀人,这个人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

    “在下青云门核心弟子玄剑,见过两位师兄。”那人对着紫豪与雨丹行礼道。

    青云门如今已经发展壮大,由于(Meanwhile)弟子人数太多,张三丰将弟子们分为外门,没门,核心与亲传弟子四种类型,亲传弟子的由长老级别的人亲自教授的,如今整个青云门也就七个亲传弟子罢了,紫豪与雨丹也不敢怠慢,当即还礼道,“见过玄剑师兄。”

    玄剑道,“门主有言在先,青云山中不得私斗,还望紫豪师兄暂息雷霆之怒,卖师弟一个面子,饶了这位小兄弟(就像安全套)一回吧。”

    紫豪本来坚持要废了青年修为,不过他还没说话,他身后一直沉默的中年男子先闪了出来,抢先说道,“既然如此,那便客随主便,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了。”

    紫豪本想再说,玄剑连忙说道,“那就多谢紫豪师兄了。”

    “哼,小子,算你好运。”紫豪见到事情(affair)已经这样(zhè yàng)了,也不好再纠缠下去,只能恨声道,直接上山了。

    ……

    四大势力的恭贺青云门的建立,宣告着雍州已经形成(xíng chéng)(formed)多年的格局重新打破,雍州一下子就从四大势力变成了五大势力。

    “哼,那小子的事,我咽不下这口气。”夜晚,紫豪坐在屋子内,对着身边的中年男子恨声道,“今天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青云门早有规矩,青云山中不得私斗,万一惹怒了青云门主,造成的后果恐怕极其严重。”中年男子道。

    “他青云门再厉害(Fierce),也就和我们紫阳宗一样的实力,用得着那般畏惧?”

    “若是有人在紫阳山下要杀人,难道宗门会坐视不理?”中年男子道。

    “难道这仇就不报了?”紫豪还是有些怒气难消。

    “仇,自然是要报的,只不过,有时候(When)报仇,用不着杀人。”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神色。

    “哦?”紫豪有些兴趣了。

    中年男子神秘一笑,缓缓对紫豪说了几句话。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