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台南市消防局第五大队为加强辖区内医疗及避难弱势各类场所,火灾预防及整备作业,于6日上午《morning》9时,由五大队大队长黄辉林率所属安检小组及盐行分队,前往奇美医学中心《zhōng xīn》加强执行各项消防安全《ān quán》检查
影片中,穿背心的小弟弟站在沙发前看电视,身旁有一只Neo正虎视眈眈,只见?劢舳⑿∈稚系谋?乾,一看到
3日分享了一则有趣的影片,只见动物园内两只大白熊在人造岩壁上,左边的大家伙把脸凑到伙伴的屁屁边,尝起了对方排出的
0以上地震,其中花莲、宜兰震度《 dù》达7级,花莲市区传出二栋大楼倒塌,而居住在花莲市的郑姓网友表示,从11时50分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地震之后,地鸣一直未曾间断,同时余震不断,也有朋友传给他马路巷上隆起裂开的照片,很多人也不敢睡在家里,都睡在车上
林智坚向24小时坚守岗位的消防弟兄致上诚挚谢意,感《sense》谢同仁不畏危险与艰辛,为市民的安全《ān quán》付出及奉献,
小说 > 恐怖悬疑 > 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 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第二百五十八章 ,故宫遇熟人。

第二百五十八章 ,故宫遇熟人。


    沉默的这么一句回话让我大吃一惊,这小妞竟然不认识《known》我了。_!~;

    我没有将惊讶表现《performance》在脸上,而是放出一道淡淡的灵气钻进了沉默的体内,一切正常,经脉内的灵气也很稳定,甚至连十神的烙印都非常稳定,简单的来说,沉默的身体内没有任何异常,但是《dàn shì》她明显就是不认识《known》我了。

    “哦,冒昧了。”

    既然沉默不愿意表现《performance》出和我认识,或者如果是故意装成失忆的话,自然《zì rán》有其苦衷,我微笑了一下,略带歉意地退到了一边。

    虚神祖的到来,给火魂子,正气道人和因尔布勒带来了《lai l》新的希望《hope》,这三个老家伙比起项聁来就单纯的太多了,一心想要抵抗补天一脉,根本就没联想到齐丞的身上。

    虚神祖的出现《chū xiàn》燃起了他们心中新的希望《hope》,自然《zì rán》对于这位到来的玄尊强者非常热情,即便三个老家伙明明知道《zhī dao》虚神祖的不少内幕和人道天,国字号第五组的不少内部勾当,却也没有在这个节骨眼上拆穿。

    几个老家伙围坐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重新制定了方案,落在我头上的又多出了一个新任务,在故宫和整个紫禁城范围内布置一个巨大的芥子空间,要非常稳固的那种。

    补天一族降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被凡人看见了,保管引起巨大的恐慌。到时候《shí hou》报纸媒体满天飞,在这个网络时代,传播新闻速度《 dù》实在是太快了,转瞬间的事情《shì qing》。

    所以,需要提前在皇城周围布置好相对应的芥子空间,到时候《shí hou》直接在芥子空间内开打,速战速决。

    这项任务在齐丞的提议下直接落在了我们通天会的头上,推也推不掉。

    第二次来故宫,上一次来这里是为了查九龙壁的闹鬼事件,这一次来却不同,上一次鬼如果没封了最多就是闹出一撞奇闻。这一次要是失败了,那我可就要见证整个华夏大地的大劫。

    第二天一早,我一早就走到了故宫附近,在午门附近徘徊了半天,已经《yǐ jing》将任务都交代了下去,通天会北京部派了最得力的精英弟子跟着我。

    布置芥子空间,说难也不难,说容易当然也不容易。

    需要的材料都比较好找,关键是这些材料布置好以后,启动的话需要一段时间,这需要人在一边守护,而我必须站在整个太和殿的上方,以**力沟通故宫每个门边上的布阵材料,将整个芥子空间覆盖全部《all》紫禁城。_!~;

    其实这难度并不大,我要潜入故宫,并且在里面悄无声息地施法,并不是什么难事。

    唯一《sole》难的,却是故宫地下的皇城之气以及龙脉。

    这里可是紫禁城,是全球最大《zuì dà》的宫殿群,虽然可能《kě néng》不是我们国家历史《History》最悠久的地方,但是《dàn shì》就算是一般的老百姓都知道《zhī dao》,这里地下有龙脉。

    即便看不见,猜都能猜出来。我上一次来故宫,在九龙壁收那个朱姓女子之时,就曾经和故宫的龙脉打过一次交道,记忆犹新。

    虽然当时的我连半仙水准都没有到,不过却也根本不敢和龙脉对拼,连接触都不敢,只有逃跑的份。

    如今,虽然我是以玄尊修为重返紫禁城,不过依然不敢小觑龙脉,这是华夏大地的精气神所在,是真龙留下的痕迹。

    手上的手机震个不停《back again》,我看了看,各个点的行脚商人发来了《lai l》消息,都表示完成了布阵材料的放置,而且《but》每个人都守在了布阵材料的身边。

    我找了个垃圾桶,将烟头掐灭,然后大大咧咧地走进了午门,门口值班的保安无意间瞟了我一眼,接着满脸都是惊讶。

    “年,年轻人,你是不是好久之前来过咱们这里参观九龙壁的那个?”

    我听见问话,转头一看,脸上不禁有了笑意,好家伙还真是那时候曾经和我说过九龙壁闹鬼事件的保安大叔,我冲他笑了笑,脚下没停,继续往里面走去。

    此时四周游客渐渐多了起来,去过《been》故宫的人都知道,很多景点和景区都是限时开放的,而且《but》很多大殿都不让进,甚至有时候还会遇到有摄制组来拍戏。

    我就好巧不巧地遇到了一个摄制组将太和殿给租了一段时间,打了批条说是要拍历史大剧,附近游客不让靠近。

    这下子可就麻烦了,我原本的打算是,找个机会《offer》等到了太和殿附近,开启灵气罩子,随后将轮回世界《world》弄出来,以我的世界《world》之力将我的身体隐去,随后爬上太和殿顶上,施法开启巨大的芥子空间,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压根就靠近不了太和殿,保安,摄制组工作《gōng zuò》人员都站在路口,看见我们有游客靠近就立马走上来将游客劝走,不少游客因此《therefore》而大声抱怨。

    我正没有头绪,想着是不是要弄张昏睡符,将门口两个保安给弄晕了,随后悄悄溜进去的时候,却瞧见了剧组里坐着一个华服女子,穿着潮流,浑身名牌,穿戴也都是极为考究,身边的导演对着她也是低眉顺眼,很是巴结的样子。

    刚巧,这个女子我还真认识,孟琴,当年我曾经两次救她。第一次在他们孟家老祖救了她,奋不顾身封了他们家世世代代保护的夜游神。第二次在飞机《用来打的》上,有厉鬼附身,借尸还魂,原本飞机《用来打的》都要坠落了,还是我封了厉鬼,救了她的命。

    说起来,这位富家千金家里钱是真不少,而且和我关系不错,如今看来要找她帮忙了。

    我走到摄制组门口,拍了拍身边保安的肩膀。

    “先生有什么事吗?如果要参观的话,您明天或者后天再来,这里被里面拍戏的都给包了,不让进呢。”

    保安看见我的模样,以为我也是来参观太和殿的游客,开口就劝我绕道。

    我摆摆手,说道:“我找孟琴,你让她出来一下。”

    这保安估计也是新来的,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傻愣愣地问我:“孟琴是谁?”

    这话被一边走过去一个女的副导演听见了,她立马走了过来,打量了我几眼后,估计看我穿的也是破破烂烂,不像是有钱人的模样,挥了挥手里的底稿,居高临下地问道:“你是哪位啊?孟小姐正在和导演谈剧本呢,没空着。”

    我笑了笑,这种人我见的多了,有点芝麻绿豆的小权就以为自己《zì jǐ》是天王老子,狗眼看人低。我没搭理她,脚下一迈步,一下子穿过了两个保安,动作很快,等我已经《yǐ jing》踏出4步的时候,三个人才《牛B人物》反应过来。

    那个女的副导演大声喊了起来:“你干什么!给我把他轰出去!”两个保安也因为刚刚没有反应而觉得《jué de》自己《zì jǐ》工作《gōng zuò》不到位,立刻《lì kè》挽起了袖口,准备《ready to》上来将我架出去。

    这副导演一喊,立马引起了四周的关注,孟琴听到了动静抬起头,远远地瞧见了我,漂亮的小脸上露出了甜甜的微笑,优雅地站起来后,慢慢向我走来。

    此时副导演正准备《ready to》赶我走,没想到孟琴真的走了过来,而且脸上带着笑容,立刻《lì kè》知道我身份不一般,要知道平时这位孟大小姐可是很少笑的,对待工作上的事情《shì qing》那是一百个严肃,甚至见了帅气的男明星《míng xīng》来巴结,她都没有好脸色看。如今竟然对着一个看起来土里吧唧的老百姓微笑,很可能《kě néng》这个男人真是孟大小姐的朋友。

    想到这一层,这副导演立刻给两个保安使了眼色,然后走上来殷勤地冲我做了个请的手势,弯着腰跟在了我身后。

    “什么风把我们的罗大忙人给吹来啦?”

    孟琴冲着我一边笑一边说。

    “哈哈,找你有事呢,要请你帮我个小忙。”

    我也不矫情,直接进入主题说出了来意。

    “小忙?”孟琴一愣,随后看出了我的尴尬,立刻拉着我往化妆间走去。

    见到我们一走,身后的女副导演立刻换了副嘴脸,叫了两个工作人员来,耳语了几句后,几个工作人员连连点头,立马跑出了剧组。

    此时,我和孟琴坐在化妆间里,我看见四下里没有别人,便开口说道:“你们剧组什么时候离开《lí kāi》这里?”

    孟琴被我问的一愣回答道:“还要拍3,4天的戏呢,怎么了?”

    我眉头一皱,略略思考了一下,心里也在挣扎到底要不要《bù yào》和她说实话。

    “你到底怎么了?”

    孟琴疑惑地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坚定地说道:“2天后,一股来自天外的势力将要入侵华夏大地,我们一群修士准备和他们死战,地点就在这故宫,我需要在太和殿顶上布置大阵,需要你帮忙让我登顶,而且你们必须全部《all》撤离,不然到时候有性命《xìng mìng》之忧。”

    此话一出,孟琴整个人立刻惊的说不出话来。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