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此外,大陆环球网日前刊登社评表示,中国〖zhōng guó〗不答应的事情〖affair〗,美国许什么诺都是白搭
有调查指出,近半数的上班族平均〖píng jūn〗无薪、无假加班的时数每周达8小时,相当于每周多出一天工时,平均〖píng jūn〗每天加班1
澳洲阿德莱德 28岁的华裔男子朴春光,涉嫌于2015年元月用高跟鞋及清洁玻璃窗的刮刀片残忍杀害华裔应召女子方婷
根据1111人力银行调查,目前有5成上班族无薪加班,平均每周工时多8小时;且调查结果还发现,有3成1的上班族曾在下班后被用LINE交办公事,成为〖Become〗变相的无薪加班,平均用通讯取 dù〗硖逦扌郊影嗝恐芙6小时,相当于每天因此〖 yīn cǐ〗加班超过1小时
福尔摩沙国际艺术博览会主席张学孔说明,这次福尔摩沙艺术博览会广邀国内外如中国〖zhōng guó〗、菲律宾顶级收藏家亲临现场参观,更有来自韩国〖Hán ɡuó〗的20位重量〖weight〗级收藏家特地
小说 > 玄幻仙侠 > 太上剑尊 > 章节目录 第792章 天下大势,谁能尽算?

第792章 天下大势,谁能尽算?


    这一转眼的时间,宁江也终于冷静了下来。

    无论是墨擎,还是叶玄实际上,都与老掌教一样,寿限将至,自然〖natural〗并不怕死,可是这一切的核心,其实还是在白乐身上。

    只要杀死白乐,那么墨擎与叶玄所做的这一切,自然〖natural〗便都成了无用功。

    打蛇打七寸,如今面对墨擎与叶玄的强势,也必须抓准核心,才能解决〖settle〗问题〖wèn tí〗。

    “宁宗主要〖main〗杀白乐,我自然阻拦不住。”

    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叶玄淡淡开口道,“就止不知道〖zhī dao〗,用圣女来换白乐,这一笔交易,宁宗主,敢不敢做!”

    这一句话出手,宁江心中顿时一片冰寒!

    以他的实力,若是不顾一切的想要杀白乐,自然是办的到的,可是同样的,能够恢复一炷香时间巅峰战力的墨擎要杀云梦真,他也同样拦不住。

    事实上,就在叶玄这一句话出口〖export〗的瞬间,墨擎的眼中却是陡然闪过了一抹精芒!

    之前叶玄出面,他想的也只是保下白乐,可是这一句话,却是陡然给了他另外一个思路。

    即便是以墨擎的定力,也不禁怦然心动。

    杀死云梦真!

    相比于救下白乐,或许不顾一切的杀死云梦真,才是更好的选择。

    他救白乐,本就不是因为感〖sense〗情,而是因为利益。

    他要的是,魔道的复兴,是终结道凌天下的时代,因为白乐表现〖performance〗的太过耀眼了,他才愿意放下成见去救白乐。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不恨白乐了!

    杀徒之仇,焉能说放就放?

    要知道〖zhī dao〗,到了墨擎这种境界,一个倾尽心血培养的弟子,甚至比儿孙更为重要〖zhòng yào〗。

    如果还有别的方法可以〖 kě yǐ〗达到目的,那么他自然不在乎放弃白乐,借道凌天宗的刀来为弟子报仇。

    只是……如今的云梦真还在上古禁地之中。

    察觉到墨擎眼神的变化,不止是宁江与叶凌云,纵然是叶玄,心中也不禁咯噔一声。

    之前只想着反制道凌天宗,可却忘记了,墨擎的弟子,正是死在白乐的手中。

    而且〖ér qiě〗……无论怎么看,以白乐的命,去换云梦真的命,也都是值得的。

    要知道,今日本〖rì běn〗身就是杀死云梦真最好的机会〖jī hui〗。

    错过了今日,即便是以墨擎的实力,想要在一炷香之内,闯入道凌天宗找到云梦真,并且杀死,也几乎〖much〗是根本不可能〖kě néng〗完成的任务。

    更何况,如今的云梦真才刚刚突破星海,又获得了五彩仙宫的传承,只要渡过了今天,以云梦真的天赋,实力必然迅速暴涨,到了那个时候〖shí hou〗,再想杀,可就真的难如登天了。

    如今,云梦真并不知道外面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事情〖affair〗,所以,当她从上古禁地之中出来的时候〖shí hou〗,便是杀死云梦真最好的时机。

    袖子一拂,一刹那间,原本在天空之上的投影,瞬间消散。

    叶凌云虽然无法〖to be〗看到五彩仙宫之中的情景,但是〖dàn shì〗透过禁制,却依然可以〖 kě yǐ〗第一时间看到云梦真离开〖absence〗仙宫,这种情况下,叶凌云自然不肯再暴露丝毫消息给墨擎。

    杀死白乐固然重要〖zhòng yào〗,可这一切,却又如何〖rú hé〗能够与已经〖have been〗获得了五彩仙宫传承的道凌圣女相比!

    现在的局面下,毫无疑问,墨擎才是最大〖largest〗的危险。

    锁魂链已经〖have been〗落到了墨擎的手中,如今就算是叶玄,也不可能〖kě néng〗再左右墨擎的选择了。

    一时间,整个道凌山上,仿佛都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死寂之中。

    五彩仙宫!

    云梦真看着近在咫尺的另一个自己〖zì jǐ〗,不禁有些痴了。

    从小到大,云梦真一直被灌输的使命,就是护佑道凌天宗,成为〖Become〗这世间最强大的修行者,令道凌不败的神话继续延续。

    为此,历代圣女甚至都必须终身奉道,就是为了保证,不生任何私心。

    而如今,机会〖jī hui〗就摆在她的面前。

    如今道凌天宗的局势有多紧张,云梦真自然一清二楚,没有什么比她获得仙道传承更重要了,只要踏出了这一步,她便有信心,成为那个不败的道凌圣女,扫清道凌天宗的一切威胁。

    甚至于,云梦真有一种感〖sense〗觉,只要自己〖zì jǐ〗获得了仙道传承,就一定能够踏出最后一步,在不远的未来,真正成为,凌驾与化虚之上的……仙!

    化虚之上,谓之仙!

    这几乎〖much〗是所有〖all〗修行者的终极梦想啊。

    可是就是这最后一步,每当她想要迈出去的时候,就会感到心像针扎一样的疼。

    可是……为什么啊?

    眼泪〖tears〗止不住的流,可她却偏偏不知道为什么流泪,心疼的几乎难以呼吸,可她却偏偏不记得,为什么而心疼。

    站在原地,云梦真沉默了许久,却终于还是骤然转身。

    她想不到什么理由,但是〖dàn shì〗她却有一种感觉〖很爽〗,仿佛只要踏出这一步,就势薄紅icket〗鼗崾ヒ恢稚凶钪匾亩鳌

    不,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然而〖rán ér〗,就在云梦真转身的瞬间,变故陡生。

    身后那另外一个云梦真的身影,仿佛在这一瞬间骤然活了过来。

    “愚蠢!”

    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仿佛万古不化的寒冰,一瞬间,令整个世界〖world〗都为之冻结。

    一刹那间,云梦真脚下的步伐骤然一滞,猛然转过身来时,眼中已然透出了一缕寒芒。

    很多事情,云梦真似乎都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当她转身过去的那一瞬间,却仿佛受到了什么触动,隐约间,仿佛很多记忆都在随之复苏。

    更重要的是,那一个转身,便仿佛让云梦真从之前那种懵懵懂懂的状态中苏醒了过来。

    这一刻的她,便骤然收起了一切脆弱与无助,变回那位道凌圣女。

    “你是谁?”

    “我是谁?”听到云梦真的问题〖wèn tí〗,那个与云梦真一模一样的身影脸上露出一抹嘲讽之色,“我就是你,是你该有的样子!”

    眉头紧锁,云梦真似乎依然还是能够感受到自己与对方直接那一点冥冥中的联系〖links〗,仿佛在告诉着她,对方说的并不是假话。

    “我就是我,没什么该有的样子。”

    “愚蠢!云梦真,你的心已经沾染了太多的尘埃……如何〖rú hé〗还能为仙?”

    冷冷瞥着云梦真,那个身影寒声说道,“既然你自己斩不掉这些尘缘,我便亲自帮你斩!”

    “斩不斩尘缘,也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不管你是谁……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摆布!”紧盯着对方的双眼,云梦真沉声说道。

    “你的事情?”脸上露出一抹浓浓的嘲讽之色,那一模一样的身影,不屑的说道,“我说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只是,你的心中沾染了太多尘埃,忘记了你自己的使命!”

    “从你第一天修行的时候,你便该记得,身为道凌圣女,必须终生奉道!你应该〖yīng gāi〗拥有的,是一颗晶莹剔透,不染丝毫尘埃的道心!”

    “你守不住这份道心,我便帮你来守!”

    “你斩不断的尘缘,我来帮你斩!”

    “云梦真,你已经偏离了,你原本该走的道路……而现在,我只是帮你走回正确的道路而已!”

    “绝情绝性,谓之仙!”

    “云梦真……这本就是你的宿命!”

    “宿命!”

    缓缓重复着这两个字,云梦真的心底,却仿佛有什么东西被骤然触动,透出一抹锥心刺骨的痛楚,已经模糊的记忆,也仿佛在一瞬间,定格在了某一个瞬间!

    “嗡!”

    一刹那间,昆吾剑骤然出鞘,青色的剑锋,遥指对方。

    心底,有一句话自然的涌出!

    “或许真有宿命,可我……不信命!”

    “叶玄,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目光转向叶玄,叶凌云缓缓问道。

    这么多年以来,叶玄都始终蛰伏不出,大乾王朝似乎也都始终收敛着獠牙,仿佛已经全然放弃了昔日的荣耀。

    可当道凌天宗衰落,这些人便都跳了出来。

    道凌天宗似乎已经到了末路,所以,任谁都想要来参上一脚。

    叶玄并没有回答,只是神色却也同样变的凝重了起来。

    天下大势,又岂能被一人算尽!

    无论是他,还是叶凌云,或者墨擎几乎都已经上一代中最顶尖的人物了,也几乎便已经代表了这世上,最大〖largest〗的三方势力。

    可是,这结果,却依然并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所能控制或者左右的。

    从理智来说,道凌圣女与魔君传人同时陨落,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人,也同样死在这道凌山上,也未尝不是一种可以接受〖accepted〗的结果。

    上古禁地之战,道魔双方的天才,都可谓是死伤惨重。

    若是以道凌圣女与魔君传人的死,作为落幕,似乎也没什么不能接受〖accepted〗的。

    尤其是对于大乾王朝来说,同时削弱了道魔两方的势力,也更利于重建皇权,问鼎天下。

    可是,从感情的角度〖 dù〗来说,叶玄是真的不忍心见白乐死在这道凌山之上。

    这不仅〖not only〗仅只是因为他与通天魔君的关系,更重要的是……他心中的那种心愿。

    他要的,并不是道消魔长,或者道凌天下,而是一个没有尖锐对立,没有道魔之争的天下。

    大乾王朝在他的掌控之下,也始终是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的,所以,大乾王朝才没有道魔之分。

    可是……他也快要死了啊!

    当他死去,谁能保证,大乾王朝还会继续向着他想要的方向继续发展?!

    白乐的确非常出色,可是真正让他真最看重的,却并非白乐的天赋或者通天魔君传人的身份,而是白乐曾说过的那两句话。

    “我修魔,非为魔正名,而是告诉天下,何谓魔!”

    “我持剑,非以剑争锋,而是告知世人,何为剑!”

    道魔双修,白乐才是叶玄心中最有希望〖hope〗完成他心愿的人选啊!

    (本章完)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