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据法国《欧洲时报》报导,由巴黎北郊欧拜赫维利耶市华商创意发起的“我爱『ài』我家”系列活动,将于9月5日拉开帷幕。
相比业绩增减本身,业绩增减背后的原因更值得关注,这也是投资者需要从季报中首先获取的“重大信息”。
此外,还向小宾客们提供中文『Chinese』教材和赠送中国『zhōng guó』民乐CD、钥匙扣、2008年奥运会帽子『caps』等纪念品。
据义大利《欧联时报》报导,义大利华裔协会开通的义大利文网站已经『have been』成为『chéng wéi』义大利年轻人了解中国『zhōng guó』和当地华人移民生活的一个视窗,也成为『chéng wéi』华人移民第二代互相沟通和交流的一个重要『important』资讯平台,当地警方在米兰华人枪击案后能够迅速抓获兇手,也正是从该网站的留言中发现了重大线索。
这也是沪指今年1月15日下跌以来首次出现『chū xiàn』连续四个交易日上涨。
受害者儿子的回忆,他当时正在餐厅的楼上準备沖凉,先是听到楼下有些声音异常,没过多久就见两名『two』男子沖上楼来,不由分说将他的手脚用胶带绑住,而且『ér qiě』用胶带封上了他的眼睛。
在德国中餐馆年余酒楼血案开审之际,另一个案子几乎『jī hū』没有引起注意『zhù yì』。
“来了『lai l』米兰3个月,我想在中餐馆找份洗碗工都找不到。
小说 > 玄幻仙侠 > 武道大帝 > 第214章 传送离开

第214章 传送离开


    草庐内,桌案上的魂灯已经『have been』熄灭,黑玄武帝的残存魂灵,融入到了罗修的左手掌心之中。

    除此之外,草庐之中便别无他物。

    当罗修从草庐中走出来的时候『shí hou』,元成武君等人的目光,便都热切望来。

    “诸位前辈,这座洞府小世界『shì jiè』即将『jí jiāng』崩溃了,我们离开这里吧。”罗修如此说道。

    对于自己『his』在草庐中得到了什么,他并没有解释。

    元成武君等人欲言又止,有心询问,却又不知该如何『how』开口。

    “罗小友,不知你从草庐之中,可否得到了什么宝物?”

    与其他『other』人不同,魏浩然直接就开门见山的问道,一双老眼中,充满了热切。

    “呵呵,是啊,我们诸位武君千辛万苦找到此地寻宝,这草庐唯有你才能进去,我等的确很是好奇。”

    “莫非罗修你想要独占此地宝物机缘,我们岂不是都白来一趟,未免不太好吧。”

    有了魏浩然开头,其他『other』的几位武君强者,也都有些按耐不住了。

    “宝物机缘各凭本事,诸位进不去草庐,至于我罗修从中得到了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告诉你们?”罗修面露冷笑。

    “难道罗修你就没有想过,你在此处杀害了数位武君,这件事情『affair』就如此揭过了吗?”

    带着面具的玄阳宗主缓缓开口道:“或许你觉得『felt』离开此地后,便天下之大,何处皆可去得,但你的亲人呢?”

    “据我所知,你在天武国中还有父母『fù mǔ』和姐姐,虽说有狩猎者公会的庇护,但是『dàn shì』你觉得『felt』,就凭青云城那种小地方的狩猎者公会,能够确保你的家人安全『ān quán』吗?”

    玄阳宗主此言,可谓直入罗修的软肋。

    正如他所说,青云城狩猎者公会的会长叶向斗,不过是炼神境界的武宗而已,就算他在青云城中留下了金火灵狮,但若随便一位武王出手,他的家人也定有性命『their lives』之忧。

    一旦有哪位武君强者觊觎他在此处得到的机缘宝物,说不定也会不顾身份的对普通人下手。

    这世上,未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毕竟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ér qiě』对于这个问题『wèn tí』,就算是元成武君,也不敢保证他父母『fù mǔ』的安全『ān quán』问题『wèn tí』,因为这其中牵扯到的武君强者太多。

    甚至,有可能『kě néng』将紫府宫,玄阳宗,长河门的三位武皇老祖宗都给惊动出来。

    “谁若敢动我的亲人,他日我修炼有成,必然灭他宗门,诛他全族!”罗修的声音森寒而又冷冽。

    话虽然这样『then』说,但罗修也很清楚,紫府宫和樊家皇室必然会对自己『his』穷尽报复手段,为了自己亲人的安危,他需要给这些人一些好处才行。

    短短瞬间,他心中念头急转,笑道:“不过我相信『上帝会存在的』诸位前辈都是明事理之人,晚辈在草庐中得到了一些修炼上的经验,倒是可以『can』与诸位前辈分享一二。”

    说话间,他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几块没有用过的空白玉简,分别在其中烙印上一些信息,分别递到了在场的几位武君手上。

    元成武君,裘老怪等人得到的玉简中,乃是有关于武君五重到七重的一些修炼心得。

    魏浩然得到的,则是一些七阶阵法的心得体会。

    这些东西,自然『zì rán』都源自于黑玄武帝,对于一名武帝强者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但对于元成武君这些人来说,却是一个个如获至宝。

    然而『however』玄阳宗主和长河门主,对此就不怎么满意了,他们宗门内有武皇老祖坐镇,类似的心得体会,他们也能得到,并不是急需之物。

    罗修对此也有所准备『ready to』,额外多准备『ready to』出了两枚玉简,交给玄阳宗主和长河门主。

    “这两枚玉简,就要烦请两位前辈转交给武皇老祖,并且帮晚辈带一句话。”罗修说道。

    “不知你要让我们带什么话?”玄阳宗主和长河门主面露疑惑。

    “玉简只是见面礼,若是紫府宫要对我的亲人不利,两位武皇老祖只要帮我拦住紫府宫的武皇,晚辈定然还有厚报!”罗修笑道。

    听闻此言,玄阳宗主和长河门主顿然明白,罗修让交给武皇老祖的玉简,只怕非同凡响。

    能够足可打动武皇老祖的好处许诺,相比起他刚才给诸位武君的一些修炼心得好处,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没过多久,一行人走出了黑玄宫,而就在最后一位武君从黑玄宫走出来的瞬间,巨大巍峨的宫殿便顷刻间光芒大盛,紧接着急速骤然缩小,化作一道黑色的光点,没入到了罗修的体内。

    随后,众人脚下的黑金山峰也剧烈震动起来,整个洞府小世界『shì jiè』的天空开始『appeared』龟裂,显现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痕来。

    诸位武君齐齐变色,他们不清楚罗修到底做了什么,但显而易见的是,这座洞府小世界的空间,的确是真的要崩溃了。

    空间崩溃的力量极其恐怖,就算是武皇强者都无法『to be』独善其身,若是在空间完全『wán quán』崩溃之前不能离开,他们这些武君,必然尽数陨落于此。

    “我的六面上古阵旗毁掉了,无法『to be』破开禁飞阵法,我们如何『how』离开?”魏浩然变色说道。

    众人此刻位于黑金山峰的顶端,距离地面足有万丈之高,无法御空飞行的话,即便是武君强者掉下去,也必然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呵呵,诸位前辈不用惊慌,这件事情『affair』交给我来解决『settle』即可。”罗修淡然笑道。

    说话间,他手捏操控上古阵法禁制的印诀,禁飞阵法对诸位武君的压制效果,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诸位前辈都已经得到了我的好处,所以我希望『hope』在我离开的这段期间,我在天武国的亲人的安全,就要麻烦诸位前辈帮忙了。”

    罗修的身形御空飞起,回头望向在场的几位武君强者,朗声道:“他日我若归来,对于帮忙的前辈,晚辈必然还会另有厚报!”

    “呵呵,老夫我修为止步不前已有数百年之久,索性也是无所事事,便去那青云城中住上一段时间也好。”

    诸位武君中,裘老怪首先笑着说了一句,旋即便朝着罗修拱了拱手,飞遁离去。

    其他的几位武君也都纷纷表态,因为他们都很清楚,罗修得到了此地的上古传承,肯定不会留在天武国中,必然会等自己成了气候,才会回来。

    以他那可怕的修炼速度『 dù』,只怕用不了几年的时间,就能媲美武君,十年之后,甚至于媲美武皇老祖,也尚未可知。

    一个成长潜力如此恐怖的少年,即便是玄阳宗和长河门,也都要掂量斟酌一二。

    洞府小世界的空间开始『appeared』破碎崩溃,诸位武君强者也都纷纷离开,在小世界中其他地方活跃的各方势力武修,也都察觉到了情况不对劲,纷纷选择离去。

    罗修找到了龙溟和炎月儿,将他们一起『yī qǐ』带到了太玄黑金山的顶端。

    “这里的空间即将『jí jiāng』崩溃,我们还不走,来这里做什么?”龙溟一脸不解之色。

    “自然『zì rán』是离开这里,而且估计我们要很久以后才会再回来了『lai l』。”罗修说道。

    经过这件事情,他自然不可能『kě néng』继续呆在天武国中,除非有朝一日,他拥有能够抗衡武皇,灭掉紫府宫的实力。

    至于那些得到修炼经验心得的武君强者,以及玄阳宗和长河门的武皇老祖,罗修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只要他们还想着从自己这里得到更多的心得,让自身修为更进一步,应该『yīng gāi』会很卖力的帮他保护亲人的安危。

    深呼吸一口气,罗修平复下波澜起伏的心境,眼中闪过一丝决然。

    踏天而立在太玄黑金山的上空,他脚踏虚空,手捏印诀,口中念念有词。

    他的双手化作残影,每打出一道印诀,脚下的太玄黑金山,就会震荡一下,绽放出朦胧的光晕。

    太玄黑金山,是一件上古灵宝,稳固这片洞府小世界的空间,而此宝一旦被取走,这片小世界空间,就会彻底的崩溃,烟消云散。

    “你居然能够收走这座太玄黑金山?”龙溟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罗修手上的动作。

    “据我所知,这太玄黑金山乃是太玄门三大长老之一,黑玄老怪的看家法宝,而且黑玄老怪擅长阵法,精通炼宝,最成名的便是三件法宝,分别是黑玄珠,黑玄宫,黑金山!”

    “但凡法宝,都需要独门法诀才可操控收取,莫非你得到了黑玄老怪的传承?”

    这龙溟在上古时代也是媲美武帝强者的存在,但他的言辞之间,对于太玄门的黑玄长老,却是评价极高,似是自愧不如一般。

    不过罗修并没有对龙溟多做解释,他之所以懂得这些法门印诀,一切都是因为,那黑玄老怪的一缕魂灵,就寄存在他的体内。

    轰隆隆……

    太玄黑金山剧烈的摇晃着,但罗修的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真元消耗极大,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一道精纯的灵魂之力从他的左手掌心逸散出来,传遍全身,瞬间就让他如有神助,真元暴涨数倍。

    “你的修为太浅,尚无法收取黑金山,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这股精纯的灵魂之力,自然源自于黑玄武帝的魂灵,有了这股能量的相助,罗修捏动印诀的速度『 dù』,也陡然加快了不少。

    没过多久,原本万丈的太玄黑金山,已经缩小到了数丈大小,而且还在不停『bù tíng』的旋转缩小。

    直至最终这座万丈山峰变化成巴掌大小后,这才停止变小的趋势,化作一道流光,没入罗修的体内。

    此刻,在罗修的丹田气海中,黑白两极生死元丹的附近,悬浮着一座黑色的宫殿,还有一座黑金色的山峰。

    上古黑玄老怪的三件成名法宝,如今尽数都在他的体内,即便罗修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福是祸。

    远处的天空已经彻底的破灭,无数的空间碎片搅动在一起『stay』『yī qǐ』,形成『caused』『formed』巨大的漩涡,吞噬粉碎一切有形之质。

    罗修将还在昏迷沉睡的炎月儿背上,而后双手再次化作残影捏动印诀,催动这座洞府小世界的上古阵法禁制之力。

    一道道黑金色的阵光在罗修的脚下凝聚,排列布设而成一座巨大的阵法,无数的阵符闪烁,蕴含着无穷的奥妙。

    最终,罗修手指凌空点在了这座阵法的中心『zhōng xīn』位置,以整个洞府小世界的上古禁制之力,开启了传送。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