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那段时间我和米菇留宿的地方主人们正好在从事狗狗救援的活动,运输笼正好是日常必备工具之一
我第一次做试管婴儿,子宫外孕,虽然不算真正怀孕,但我始终自欺欺人,相信<xiāng xìn>那一次,我根本流掉一个孩子
我婆婆更是伟大,我做了七次试管,从工厂开张、做到工厂倒闭;从第一次打得出六个卵泡、到最后无疾而终,最后还是她喊停的
进入江西,往东北方向又走了两天,到了上饶市,见到铁道,父亲的劲儿就来了<老弟>
每个人都说要做自己<his>,签书的时候<When>常要我签『莫忘初衷』,但我常想问的是:你的初衷是什么?你有具体的找到自我吗?
所以下次当你经过一间餐厅或咖啡<coffee>馆时,看到有警察<policeman>停在那,请不要<bù yào>在社群软体上PO:『警察<policeman>又在休息喝茶』或『警察又在偷懒』来讽刺我们
很多人都会被『意义<yì yì>』两个字绑住,但意义<yì yì>跟爱<ài>情都被高估了,流行文化过度<attitudes>吹捧爱<ài>情的重要<important>性
小说 > 玄幻仙侠 > 武道大帝 > 第三千二百八十九章 剑魔

第三千二百八十九章 剑魔


    “你太弱了。 .”

    罗修摇了摇头。

    最古一脉丝毫不把无尽一脉放在眼里。

    他还以为最古一脉中,会有很多具有挑战性的高手<gāo shǒu>。

    结果呢?

    他在这里迎战了最古一脉接近上百位天才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让他打起精神动用真正的力量来对待。

    魔道派系的这个血焱,算是比较强的了。

    但在罗修的眼里,他还是太弱,让他仅仅只需要动用五成的力量,就能压制了。

    “咚!”

    罗修的身影再次踏步走出,他随手捏出一道法印,一掌朝着那血焱拍去。

    虚空如被爆破撕裂,罗修的这一道掌印蕴含着可怕的力量,强大的压迫感<sense>让人窒息,如果换成是寻常的修士直接就要被碾碎成肉泥了。

    “噗!”

    下一刻,血焱的口中鲜血狂喷,他所凝聚的符文根本无用,一个照面就被罗修击碎。

    “哧!”

    罗修屈指一弹,一道可怕的剑气斩出,将血焱的身体洞穿,让他凄惨大叫,浑身鲜血淋淋。

    这让血焱的脸上写满了深深的惊恐和畏惧,他总算是明白罗修的实力有多么的可怕了,他的实力已经<have been>完全<completely>超越了同代的认知。

    “死!”

    罗修的眼中并没有丝毫的怜悯,他没有再次出手,而仅仅是瞳术的演化,就透发出一股可怕的气息。

    他的瞳术,融合了森罗魔眼,九纹紫瞳,十天重瞳。

    三大瞳术融为一体之后,伴随着<Along with>罗修自身境界的提升,已经<have been>演化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高度<attitudes>。

    “你……”

    血焱的眼神中充满了骇然,像是看到了极其可怕恐怖的事情<affair>。

    他只是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他的身体就寸寸的崩裂,就像是被切割开来,犹如脆弱的瓷器,碎裂了一地。

    “什么!?”

    这样<zhè yàng>的一幕,让战台周围的人,皆都骇然至极。

    一位位自诩强大的天才,眼神都变得无比凝重起来,他们也显然都深刻感<sense>受到了罗修的强大,他的强大,简直是无人可以<can>阻挡。

    要知道<zhī dao>,到了此刻,最古一脉中,已经有数位仅次于古

    子的天才出手了,结果有的人被杀,有的人得以离开<absence>战台。

    显而易见的是,那些能够活着从战台上下来的,都是对罗修没有杀意的,他也是手下留情的结果。

    “太可怕了,难以想象这是一个无尽一脉的人,并且仅仅修炼了五万年的岁月。”

    “若是仅凭无尽的道与法,他不可能<kě néng>走到这一步,看来他已经跳出了无尽的道法范畴,开创出了独属于自身的大道,而且<ér qiě>极其强横。”

    “难道他已无敌?”

    “这倒是并不见得,最古一脉的古子还未出手,况且在我们初古一脉中,亦有一些更强的天才没有出手。”

    “我来战你!”

    又有一个最古天才出手了,此人肉身强横,无数的符文烙印在体表,像是穿着符文战甲一般。

    “太上法!”

    罗修脚下有金色的涟漪扩散,顷刻间便让对手<Opponent>全方位的实力都被压制了五成左右。

    同代之中,几乎<jī hū>很少有人可以<can>抵挡的住太上法的压制,很多时候<When>罗修也是凭借了太上法的强大与逆天,才得以跨越境界的桎梏,击杀那些难以抵挡的强敌。

    既然动用了太上法,结果自然<zì rán>是不会有任何的悬念,又一个最古天才被击败,身受重创,所幸他没有对罗修透出杀意,而只是想要与之一战印证己身,得以活命。

    这让那些对罗修怀有恶意的人,皆都心惊胆颤,不敢再轻易的出手了。

    “百战百胜<shèng>的成就快要完成了!”

    “看来罗修即将<is about>成为<Become>第一个晋升下一轮的人了。”

    许多<xǔ duō>人都在惊叹,也很羡慕<envy>。

    因为根据他们所知,在最古时代终结的时候,也就是上一次青铜塔的开启时,第一个百战百战的成就,两大时代上千位天才中,仅有不到十个人晋升!

    “剑魔来了<老弟>!”

    “他要出手了!”

    蓦然间,最古一脉中这边,略有骚动。

    因为在青铜塔的入口处,一个身影走了进来,乃是最古一脉中极其强大的一个天才。

    在最古一脉的诸多天才中,以古子为首,无法<to be>以常理来揣度。

    在古子之下,还有跻身于第一序列的天才强者,每一个都是同代

    中的王者,堪称无敌,难逢抗手。

    即便如雷神君那般,虽然也能排入最古同代的第一序列,但实际上排名比较低,也比较靠后。

    但这位剑魔就不一样了。

    他是魔道派系的顶尖强者,放在最古同代中的第一序列中,也是排名极其靠前的人。

    所谓最古同代的第一序列,在最古一脉中的地位<dì wèi>,就等同于是无尽一脉的至强天骄了。

    据说,剑魔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圣皇巅峰境,修炼了九万八千年。

    要知道<zhī dao>绝大多数能踏入这一境界的强者,都是修炼了数十万年以上。

    传闻,他自从出世以来,在永恒世界<world>便对战过无数的天才强者,未曾一败。

    永恒世界<world>的天才水准,自然<zì rán>是远非无尽道界能够相提并论的,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与档次。

    此刻,剑魔出现<chū xiàn>,他要出手,这让很多人都意识到,这将是一场真正的大战,那罗修要危险了!

    毕竟罗修虽然强大。

    但在初古与最古两脉的天才眼中,终究是比他们层次低的人,实力再强,终究也是强大的有限。

    一身黑衣的剑魔踱步走来,他的双眸是银色的,身上环绕着三道如龙的气息,皆以符文凝聚组成,透发出森寒的剑意。

    罗修看到那三道如龙般的气息时,就感受到了源初的气息。

    显然无论是最古亦或是无尽,当在一个境界可以达到极致超过的时候,都能凝聚出所谓的禁忌气息,源初之力。

    不同的是,无尽天才的源初之力,是以秩序升华而成,而最古天才的源初之力,则是符文大道的升华。

    起始虽然不同,有强有弱,有高有低,但若是演化到源初的级别,便没有了什么特殊的差别。

    也就是说,初古强于最古,最古强于无尽,这是时代孕育大道的级别高低与强弱。

    但若是走到极致超脱的层次之后,孰强孰弱就要看各自所领悟与掌握的源初力量了,而与时代大道的力量无关了。

    如此也就是说,无尽一脉,也只是在源初境界以下,弱于最古与初古,但如果是放在源初境界层次的强者之中,无尽并不弱!而是与初古和最古强者同等级的存在。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