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以外,还是有不少的传统人士相信<上帝会存在的>电话或电视节目交友,认为这样<zhè yàng>遇到的对象素质比较高
,整天拿着一堆K线图与表格比手划脚,好像煞有其事,但实际上我们都不知道<zhī dao>是不是在演一?i戏,就算是可以<can>进行风险评估的投资项目,也免不了骗局
这就像是马戏团中最棒的骑牛大赛的小丑,却被当研讨木桶安全<ān quán>会议<meeting>的主持人一样
但通讯行,一般只会愿意接受<jiē shòu>携码(即转换电信业者服务<fú wù>)的用户,原因就在于,这些通讯行都是电信业者特许的
有趣的是,对岸媒体也提到了张某破解线上赌场的动机与操作,由于<Meanwhile>精通机率论与统计,因此< yīn cǐ>网路上不少类似的新闻《高中生利用数学概率原理破解彩票<piào>漏洞获取巨额奖金》,就吸引了张某的注意<zhù yì>,起初他以为是假的,但他算了之后才发现其中的奥秘后,发现有些玩法的赔率事有蹊跷:
非常特别,不似肌肉"横纹肌",持续运动<yùn dòng>会疲累、无法<to be>继续动作,受损时会溶解,随后会渐渐自动修复
小说 > 玄幻仙侠 > 造化之门 > 造化之门 第二卷 第二百一十五章 燕霁的心思

第二百一十五章 燕霁的心思


    燕霁呆呆的坐在一个小湖边,这个小湖是这无边无际黑色沙硕中唯一<sole>有水的地方,而且<but>还是一潭死水。www.pinwenba.com 品★文★吧

    因为这个湖是人工开辟出来的,湖里的水也是大家一起<with>用法术凝聚出来。

    这里是这一片黑色沙硕地唯一<sole>有人居住的地方,而且<but>至少住着三十多名修士。每过一些年都会陨落一些,但是<But>又会有新的修士进来。

    一个没有灵气,没有生机的地方就足以让人疯狂,如果再没有声音的话,那没有任何人能在寻常状态下过数百年。

    一些落入血河的修士聚拢在一起<stay><with>,建立了一个聚集地。在这里不是为了抵挡别的妖兽之类,大家住在一起<stay>,互相说说话,至少可以<can>有一个精神的寄托。

    所有住在这一片的修士,都是比较理智,也知道靠他们去推衍阵法,无论如何<rú hé>都是推衍不出来的。所以他们选择了终老此地,得过且过。至少比陷入神智疯狂,要好很多。

    燕霁的运气不错,她和宁城一样的方式进入了这一片地方。她比较幸运<xìng yùn>的是,半年不到,她就找到了这个地方,而且这里还有一位青霞学院的师姐。这让她更为迅速的融入了这个小小的圈子,成为<Become>这黑色沙硕地中还有理智的人群中一员。

    “霁师妹,落入血河能找到这里来,你已经<have been>算是幸运<xìng yùn>了。不要<压嘛碟>多想,或者等哪一天这里落下来一个天才,打开这里的阵法。那我们就都可以出去了。你已经<have been>是玄液圆满,先想办法晋级到玄丹。然后就在这里慢慢等待。若实在是我们的寿命到了,还不能出去,也是命。”一名身穿灰色布裙的女子走到了燕霁身边坐下,慢慢的劝说道。

    她就是燕霁在这里遇见的同门师姐向芷兰,自从百年前她落下这里后,修为就从未上升过,当年是玄丹二层,现在还是玄丹二层。

    “兰师姐。当时你落下来后,是不是很后悔去采集血河红莲了?”燕霁忽然问道。

    向芷兰将长发往后拨了一些,看着眼前的一潭死水,悠悠说道,“要说不后悔肯定不可能<would>的,每次采集血河红莲,要落进这里面的修士都有不少。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血河潮是什么时候<When>涨。而且一旦被血河漩涡卷中,想要离开<absence>就很难了。我觉得<felt>所有能进入这里的修士都还算幸运,至少不会被血河腐蚀掉。”

    向芷兰性情温和,虽然被困在这里面已过百年,却并焦虑,所以她的容貌看起来也不显苍老。她说到这里的时候<When>。微微一笑,“霁师妹,你问我这话,应该<yīng gāi>是后悔去采集血河红莲了?”

    燕霁摇了摇头,“我不是因为采集血河红莲落下来的。我是因为去救人,结果我没有救成别人。也被卷到这里来了<老弟>。”

    “也是我们青霞学院的弟子?”向芷兰立即就反应燕霁救的人应该<yīng gāi>是青霞学院的,否则她不会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去救人。

    “不是,我和他其实并不是非常熟悉,只是,只是……”燕霁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形容她和宁城的关系。

    向芷兰不解的看着燕霁好一会才说道,“霁师妹,不是很熟悉的人,你上血河山救人?唉,我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才好……”

    “兰师姐,我真的很难向你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落下来后,肯定也不会被血河卷走。百分之九十也会在这一片地方,所以……”

    燕霁的话没有说完,向芷兰就惊声问道,“霁师妹,你不会说要去寻找这个人吧?”

    燕霁点点头说道,“我是打算去寻找他。”

    “你疯了?”向芷兰如此平和的性子,也有些无语的说道,“你因为就对方落到这里来,对他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你还要去找他?找一个和你不熟悉的人?你知道这里面无边无际,就算是你走一辈子,或者也走不到尽头吗?你应该见过一些疯疯癫癫研究阵法的人吧,他们有的研究数百年了,依然还是这样<zhè yàng>。”

    燕霁淡淡笑了一声,“兰师姐,你知道我的性子和你不同,如果我闷在这里等死,我真的会疯掉的。”

    “那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向芷兰看出来了<老弟>燕霁的决心,有些无奈的问道。

    燕霁想了好一会才说道,“我很难想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想在奕星大陆这种人肯定不会很多了。他救过很多人,但是<But>感<sense>激他的却并不多。有些人甚至说他是魔修,不屑与他为伍。他也救过我,不过我钦佩他,并不是因为他救过我,我甚至没有见过他长的是什么样子……”

    “你说那是一个魔修?”向芷兰惊声问了出来。

    燕霁点点头说道,“别人都说他是魔修,我认为他应该不是魔修。就算他是魔修,他这种人也值得我去救……”

    向芷兰想到了这里已经出不去,再说燕霁毫无意义<meanings>,她叹了口气说道,“那应该是一个男修吧?霁师妹,你对一个男修这样,会不会因为你喜欢<enjoy>那个男修?”

    燕霁沉默了好久,这才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他易容了,我甚至都没有看过他长的是什么样子,根本谈不上喜欢<enjoy>。再说,我也没有想过要喜欢一个人,我还是想一个人自由自在一些。我纯粹是欣赏他,当然,如果我能在这里找到他,和他在一起过个几百年,想必也不会太过寂寞了。”

    向芷兰没有再说,她明白燕霁的意思。落进了血河之底,那种煎熬和难耐根本就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就算是她这种安静性情平和的人,也找了一个临时道侣。只是她的道侣陪她才几十年,就突然消失了。她相信<上帝会存在的>燕霁时间久了,也会和她一样,找一个男修互相寄托着生活下去。

    本来她想帮燕霁介绍这里另外一名修士的,那名修士对燕霁明显也不错。而且他还是这里的第一人,这里没有人的修为可以上升,除了他之外。他在这里面不但可以升级,升级的还非常快。当初他进来的时候,才玄丹一层,如今已经是玄丹九层了。

    向芷兰也没有想到,燕霁要离开<absence>这里。

    燕霁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兰师姐,我要走了……”

    说了一句后,燕霁似乎想起了什么,她拉掉了面纱说道,“兰师姐,如果我没有回来,将来你有机会<offer>出去的话,请告诉燕家,说我在血河陨落了。”

    向芷兰呆呆的看着燕霁的容貌,好一会才喃喃说道,“霁师妹,你竟然如此漂亮,我从未见过比你更漂亮的女子……”

    “兰师妹,霁师妹,你们都在这里啊,我的灵草园培养了一些新的灵果出来,等会我邀请大家,你们也一起去品尝一下吧。”随着声音,一名中等身材的男子大步走了过来。

    这男子和脸色有些苍白的向芷兰不同,他面色红润,语气带着强大的自信<confidence>,完全<wán quán>没有半分被禁闭在血河底的样子。

    “见过玉山师兄。”向芷兰和燕霁赶紧躬身施礼。

    来人叫冯玉山,正是向芷兰打算撮合给燕霁的男修。冯玉山也是他们这一群人中,实力最大<largest>的,或者是一个领头人。不过冯玉山性格还不错,很少以势压人,而且特别是对她很好。

    “霁师妹,你……”冯玉山更是愣神的盯着燕霁的脸,他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人。之前看见燕霁被衣服裹住的完美身材,他就知道燕霁绝对不会丑,却也想不到,燕霁竟然漂亮到了这种地步。

    在这一刻他已经知道,他喜欢的人出现<chū xiàn>了。燕霁就是他的最佳道侣,没有人能从他身边抢走燕霁。

    “玉山师兄,兰师姐,我走了,后会有期……”燕霁赶紧再次躬身施礼了一下,转身就要离开。

    “你不能走。”冯玉山几乎<jī hū>是脱口而出。

    燕霁却完全<wán quán>没有听到冯玉山的话,她呆呆的看着远处一个衣服褴褛、头发凌乱却在慢慢移动的蹒跚身影,忽然鼻尖一阵阵的酸楚。

    (第三章送上,朋友们晚安了,顺便求一张月票<piào>支持<support>!)

    ......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