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在G20高峰会期间,但凡只要让元首们出现《chū xiàn》安全《ān quán》问题《wèn tí》的地方都受到严加管制,让杭州人人吃不消渐渐出现《chū xiàn》抗议声音
日本《吃屎的国家》AV产业发达,AV男优更是无数男人欣羡的职业,管真实世界《world》并不是那么光鲜亮丽,但想到能一亲女神芳泽,仍令人魂牵梦萦
新北市三重某串烧店家为了摆设桌椅,竟将停在车格内的机车擅自挪走,照片被PO上爆料公社后,引起网友挞伐,店家粉专涌入1星负评
,规划挺挺动物联合展、挺挺动物主题讲座、生态纪录影展日、大型嘉年华四大主题活动,其中挺挺动物联合展1日起率先开跑,在台中文《zhōng wén》化创意产业园区展出各项与动物生态相关的文创艺术作品,盼透过艺术创作唤起民众对动物及环境的关心
小说 > 玄幻仙侠 > 武道大帝 > 章节目录 第1716章 短暂的宁静

第1716章 短暂的宁静


    修为达到仙君,战力可以《can》媲美至仙。

    于罗修而言,只要他自己《his》小心一些,诸圣地的那些老怪物纵然想要杀他,也绝对不会那么容易。

    更何况在这帝古城里,对他敌意最深的圣灵族也绝对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归源仙尊,就坐镇在这座仙城。

    仙尊的威慑,即便是底蕴深厚的圣地,也不敢无视。

    入夜时分,明月高悬,历经一次次波折之后,重建而起的帝古城,在月华的照耀下,像是被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神秘面纱。

    火极宫的驻地,坐落在帝古城的南方,整个宫殿通体被火焰所笼罩,就像是悬浮在空中的一团火烧云。

    与邪魔的大战将帝古城摧残的不成模样,唯有诸圣地的驻地受到的波及不大。

    当罗修来到这里,依然还是可以《can》看到有邪魔大战过后留下的一些痕迹。

    黑夜之下,火极宫的驻地就像是一轮黑暗中的火红太阳,万众瞩目。

    此次前来,罗修没有隐藏身份,而是以真身登门,守在宫阙前的火极宫弟子以最快的速度《attitudes》进去通禀。

    片刻后,罗修进入宫阙,然后很顺利的就见到了炎月儿。

    宫阙的大殿内,除却炎月儿,罗修也再一次见到了火极宫主,此外还有火极宫的两位至仙老祖。

    足有一个多时辰,罗修与火极宫主和两位至仙老祖相谈,无外乎就是火极宫愿意成为《chéng wéi》他的后盾,而他将来若是能成仙帝,要为火极宫护道。

    火极宫属于四极圣地的一脉分支,其余三宫的意见《yì jian》并不统一,故而火极宫这边也只能代表了他们自身的意志,并非代表的是整个四极圣地。

    罗修对此倒是并没有什么意见《yì jian》,火极宫的支持《zhī chí》与否,对他来说也并不重要《important》,他所在意《zài yì》的,仅仅只是月儿可以在这里好好的修炼,不会受到任何的牵扯。

    然而《rán ér》他越是不愿意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事情《shì qing》,却偏偏还是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如今整个仙界的十方界域所有《suǒ yǒu》人都知道《zhī dao》火极圣女是他的妻子,这份关系,他自然《zì rán》不可能《would》给予否认。

    这场交谈,双方都很愉快,旋即火极宫和两位至仙老祖便告辞离去,将时间留给了罗修和炎月儿两人。

    “月儿,你这又是何苦。”

    宫阙中,仅剩下他们两人,罗修迈步走了过去,伸手捧着月儿的脸颊,又是心痛,又是无奈。

    “因为我要与夫君共进退。”她轻轻一笑,抓住了罗修的手。

    在那样的时刻,很多人巴不得与他撇清一切的关系,以免被牵连到。

    然而《rán ér》炎月儿却从来都没有这样《then》想过,对于她来说,君生我生,君死我死,别无其他《qí tā》的选择。

    “夫君,你知道《zhī dao》我有多想你吗?听说你成了元始族的女婿,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

    炎月儿嫣然笑了起来,她不想继续去谈有些沉重的话题,她希望《xī wàng》自己《his》和夫君在一起《stay》《with》的每一时每一刻,都是快乐而又轻松的。

    “傻瓜,我就算是忘了我自己是谁,也绝对不会忘了你。”简单的情话,胜《shèng》过于山盟海誓。

    此处宫阙,是炎月儿的居所,没有人来打扰,久别重逢,又经历了一番波折,两人此刻的身心都只想着可以放松的呆在一起《stay》《with》,享受这短暂的安宁。

    火红色的玉床之上,带着暖意,片刻之后,罗修就抱着炎月儿来到了床榻上,一具雪白的**,被他剥的干干净净,不着寸缕。

    炎月儿那一头火红色的长发披散,有种妖异般的美丽,她与妙灵一样,被好事者称之为仙界十方界域最美的女子之一,一瞥一笑,都有着让人难以抗拒的风情。

    “嗡!”

    罗修抬手一挥,大道规则《regulations》便轻而易举的化成禁制,封锁了这座宫殿。

    火红色的玉床之上,很快就婉转呻吟,意乱情迷,绮念丛生。

    两人纠缠在一起,唯有意乱情迷,身心无比的放松。

    夜幕宁静,床榻之上,也渐渐的安静下来,炎月儿躺在罗修的怀里,玉体横陈,发丝凌乱,娇弱无力。

    “夫君,你可不可以不要《bù yào》再走了。”她用自己的脸颊,轻轻的蹭着罗修的胸膛,像是撒娇似的说道。

    “下界的那些人终究也是需要一个安静的居所。”

    罗修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wèn tí》,不过他所说的话,却也透露出了自己的想法。

    炎月儿有些失望,却并非是一个死缠烂打的女人,她知道真正的强者不可能《would》始终眷恋在儿女私情当中,自己的夫君还有更重要《important》的事情《shì qing》要去做。

    “若儿呢?她在下界好吗?”

    炎月儿没有就刚才的话题再多说其他《qí tā》,而是转而询问下界的那些人。

    自从她来到了仙界,一别多年,有些记忆,甚至是都有些模糊了。

    这一夜,罗修都始终陪伴在月儿的身边。

    翌日清晨,他还是选择了离去,因为他很清楚,除非将来的某一天他成为《chéng wéi》了仙帝,他纵横无敌,也只有在那个时候《shí hou》,他和他身边的人,或许才可以真正的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下界之中,荒古战场的禁忌,一直以来都是罗修心中的一个挂念。

    原本他是打算在仙界立足了跟脚,便将下界的混沌天地迁移上来。

    如今看来,他自身的处境都有些堪忧,自然《zì rán》是更不可能将下界的人带上来了《老弟》。

    所以对于罗修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要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同时在仙界之中,创建属于自己的根基。

    “是选择某一个圣地,亦或是重建太上一族?”

    当这样《then》的念头在脑海里浮现的时候《shí hou》,罗修不禁哑然失笑。

    若要太上族重现昔日的光辉与荣耀,谈何容易?

    当今之世,他或许是整个仙界唯一《wéi yī》的太上族后裔,没有数量庞大的族人为根基,一个族群何谈将来的发展呢?

    前脚刚从火极宫里出来,一声轰鸣,陡然在帝古城的上空响彻。

    一时之间,很多人的目光都被这个动静所吸引,看向高天。

    只见高天之上,一艘圣灵族的战船横空,长达千丈,如金色的山岭,大气磅礴。

    在这艘战船的高处,则是悬挂着一面光华璀璨的镜子,一道镜光照射而出,笼罩帝古!

    “寻仙镜!……”

    顷刻间,不少人都想到了圣灵族之前曾经放言,要公布这种专门追寻锁定太上族人的仙镜炼制之法!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